冒險者天堂
泠玥寒星 的會客室 主題回復 [全部主題]  [精華主題]
主題︰徵單
泠玥寒星
一般作家
天使
主要公會:


加入日期︰2018-01-18
經  驗︰463
積  分︰463
徵單
2018-01-28 16:12:57 | 1樓 

其實不清楚冒天這裡可不可以徵單……應該可以吧?
我取名很廢,所以開個徵單,會先放楔子上來,如果有大大可以幫忙填單或是多數人表示想看,開坑機率會增加……只是增加,我沒有一定能寫出來的自信OTZ

徵單中:2、3、4樓
詢問是否想看後續:5樓

麻煩按照此格式:

隨便放哪篇都好的路人單:
姓名:
性別:
個性(可不填):
外貌(可不填):
種族(可不填):
種族能力/異能/特殊才能(可不填):
武器(可不填):
其他任何的補充(可不填):


想填特定某篇的單:
文章代號(必填!!!):
姓名:
性別:
個性:
外貌:
種族(視文章需要):
種族能力/異能/特殊才能(視文章需要):
武器(視文章需要):
其他任何的補充:

感謝(鞠躬)
泠玥寒星
一般作家
天使
主要公會:


加入日期︰2018-01-18
經  驗︰463
積  分︰463
2018-01-28 16:15:17 | 2樓 

· 文章代號:1
· 第二人生同人文
· 架空世界觀
· 未來科幻風
· 太陽性轉
· cp未定,目前考慮漾陽(WTF這什麼鬼不要問我我不知道)
· 除了機器人或AI請不要給我非人類拜託
· 請給我熱兵器謝謝
· 誰來幫亞戴爾想個代號,比如說雷瑟的代號是審判、艾爾梅瑞的代號是綠葉
· 我才沒有想過要叫亞戴爾忠犬絕對沒有
· 比較急迫的角色有一個溫雅知性的紳士男角和一個性別和個性都隨意的秘書,這兩個角色和亞戴爾的代號如果出來了,開坑機率會大增


三……二……一……

短促的槍聲打破了寧靜的夜,看著瞄準鏡中綻放的血花與倒下的白金色身影,狙擊手腦中空白了幾秒,回過神後只覺狂喜讓他無法思考。

他成功了。

他殺了那個全世界都在通緝的、那個惡行罄竹難書的、那個無法無天宛若惡魔的,太陽皇。

他殺了她。

身為狙擊手他知道他現在應該要冷靜,唯有冷靜才能保持自己在最完美的戰鬥狀態,但是讓血液沸騰的腎上腺素流竄全身──

他無法冷靜。

要他怎麼冷靜。

重重的喘著氣,他嚥下口水妄想平復激動的情緒──然後,眼前一黑。

「什麼啊,不過是這種貨色,他們佈置了那麼久,我還以為他們的王牌終於被派上場了呢。」躲在沒有水的水塔內,由一個小縫往外看的金髮女子嘖了聲,毫不掩飾語氣中的失望。

「妳之前殺掉的那個就是他們的最後底牌了吧,上次那個確實是個高手。」染著綠髮的男子無奈的瞥了對方一眼,將上了迷藥的針藉由上面綁的線小心翼翼地拉回來。

「唉,不會吧……沒想到這不過是個次級品,替身很難培養的。」金髮女子似乎十分不滿,連微笑都懶得保持,不過或許這和地點與身邊的人也有關係。

她全心全意信任他們。

水塔內的第三人拍拍她的頭,不同於女子與生俱來的燦爛金髮或使用吹箭毒昏狙擊手的男子刻意去染的翠綠,第三人的髮眸皆為保守的墨黑,「安靜點,小心被發現。」

「唉唷,不會的啦。」女子滿不在乎的向黑髮男子擺擺手,但是音量壓得比剛剛更低了,如果不是因為三人靠得極近,根本就聽不見,「他們安排瞄準這裡的狙擊手在那棟大樓,但他不會親自過來,應該會……啊。」

耳內利用手術植入的微型耳機傳來提醒的滴滴聲,三人放輕呼吸聽著那似乎極度疲憊的聲音報告現況:『太陽,狙擊手二號已經通知便衣八號小組,預計一分三十秒後會進入你們所在的大樓,再加上爬樓梯到頂樓的時間共約四分鐘左右,不過他們似乎認為狙擊手一號是太激動昏倒了不怎麼著急,和妳估計的一模一樣。』

女子滿意的勾起唇,將拇指和食指的指甲輕輕的撞擊。

短、短、短。短、短、長。長、短。

S-U-N

耳機短促的嗶了聲,指尖皮下接受震動的細小機器自動開始翻譯摩斯密碼,『白雲、刃金小心行動,幹掉八號小隊下手務必快恨準;其他人也是,留意自身安全,性命為上。』

『妳什麼時候變那麼囉唆的,更年期終於到了?』耳機傳來一個語氣輕佻的男聲,太陽一抽嘴角,繼續傳訊:『魔獄,行動的時候不用管大地死活,如果有危險就不要猶豫把他推出去,你自己逃掉就可以了。』

『靠妳怎麼不去死!』這是大地。

『……』這是魔獄。

『別鬧,辦正事。』黑髮男子無奈的使用同樣的方式傳訊,差別只在於他啟動的代號為「J-U-D-G-E」。

『『是!』』

『什麼啊!為什麼你們是審判開口才認真!一群渾蛋!』

『因為審判比較值得信任。』

『滾!』

審判好笑的看著一臉氣呼呼的太陽,有幾個人知道大名鼎鼎的「太陽皇」總是和她的十二名「騎士」之一吵得不可開交、而且吵架內容還那麼幼稚呢?

注意到審判的視線,太陽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

死大地,也不想想自己頂頭上司是誰……不對,理論上就連審判都是她下屬好嗎!

惡名昭彰的太陽皇麾下有十二名「騎士」,而「騎士」之首就是她旁邊這個三黑──黑髮黑眼黑衣服,有時候還會加上黑臉變四黑──的傢伙,她的兄長,審判。

她也聽過無數外界傳言說他們自詡什麼騎士叫什麼審判,但太陽只想翻白眼──拜託,騎士什麼的根本是你們取的好不好?她只不過是因為方便才跟著那麼叫的!而且審判有說他審判什麼嗎?審判的工作除了保護她,是負責內部審判的好不好!審判叛徒怎麼啦!?

……一堆審判好亂啊。太陽默默抹把臉。

算了這不是重點,總之她的公司就是這麼運作,也只有面對她的「騎士」她才能完全放鬆。

啊不對,公司什麼的早被冰炎那渾蛋弄垮了……不過就是個黑袍,囂張什麼,也不怕得罪人!總有一天弄死你哼哼。

不過冰炎那個傢伙最近被調去南美那邊負責一個毒梟了,聽說要走前又再度得罪了一批人。

真是,搞垮她的公司後要乘勝追擊誰不懂,問題是那個「英雄」很多人想當,輪不到你!

不過要不是有人爭功,她現在肯定更慘,主公司沒了她可狼狽得很,要是這次還是由冰炎全權負責,她八成得交代在這裡了。

『太陽,有個意料之內的驚喜。』剛剛報告的聲音雖然還是疲憊,但這次帶了點笑意,『肥豬自己往陷阱鑽了。』

呵……想鼓勵手下順便來場激勵人心的演講?太陽冷笑,『白雲,活捉,我有問題要問他。』

『是。』

『太陽,需要留舌頭嗎?』即使光聽語氣太陽也能猜到刃金轉著匕首躍躍欲試的表情。

『自行判斷。』那隻豬膽小得很,再加上兩個狙擊手夠了,如果還有什麼有用的傢伙再抓就可以了,這點判斷力他們還有,『報位。』

『綠葉就位。』『審判就位。』

『暴風就位。』

『刃金就位。』『白雲就位。』

『亞戴爾就位。』『烈火就位。』『寒冰就位。』

『大地就位。』『魔獄就位。』『孤月就位。』『堅石就位。』

『全員就位完畢,大家小心點,要求救就喊一聲,但如果失敗我會親自安排一堆任務好好鍛鍊你的。』

『對時,現在時間02:57,一旦目標行動,準時開始!』

『『是!』』

ps.刃金說的「留舌頭」是指留活口拷問,不是割人家舌頭啊!

泠玥寒星
一般作家
天使
主要公會:


加入日期︰2018-01-18
經  驗︰463
積  分︰463
2018-01-28 16:16:24 | 3樓 

· 文章代號:2
· 原創故事
· 冷兵器,無特殊能力
· 只要人類一個物種
· 開坑機率極低

「請您由此處離開。」男人將手上獸皮製的包塞進她懷裡,「我會負責拖住他們,快走!」

年紀莫約十歲上下的女孩背起行李,嚴肅的看著男人,「謝謝。」沒有再多說什麼,她矮身鑽進窄小的密道。

男人活不了了,她知道。

時間不能再拖延了,她也知道。

所以即使那是她的貼身侍衛也必須拋棄,讓他在後面為她擋住追兵,這是最好的決定──

為了更遠大的目標。

瞇起湛藍的眸,女孩無視於蜘蛛網和老鼠的吱吱聲堅定的往深處走,將後方的慘叫與血腥味拋在身後。

自始至終,她都沒有回頭。

泠玥寒星
一般作家
天使
主要公會:


加入日期︰2018-01-18
經  驗︰463
積  分︰463
2018-01-28 16:17:20 | 4樓 

· 文章代號:3
· 第二人生古代架空
· 因我不擅長古風所以開坑機率低微
· 一樣只要人類,不可以會輕功啊修為啊結丹啊,更不要告訴我他的能力是會變成妖怪(我朋友給的建議##)



楊西亞閉著眼,雙手往兩旁平舉,讓丫鬟為她梳髮、理衣。

「殿下,可以了。」待丫鬟出聲提醒她才睜開眼睛,與鏡中人相對望。

比陽光更加燦爛的金髮梳了個繁複優雅的樣式,如同熔金般耀眼華貴;豔紅色的衣裙以金絲繡著飛舞的鳳,襯得本就白皙的肌膚勝過冬雪;更令人挪不開眼的是那一雙翦翦水眸,隱藏在淡色羽睫後的是如同大海般美麗而承載太多情緒的藍,幽深無限卻又溫柔如同情人繾綣的吻。

多少男人見了她之後,就此自願沉淪於這片海?                  

「殿下。」詩織捧給她一盒口紙,她小心地輕輕拈起一片,抿在唇間,三秒之後將之交給詩織處理。

即使披著嫁衣,銅鏡中人的微笑卻無半分羞澀或喜悅,甚至可被稱為不帶任何感情的木然,但是依舊傾城、傾國、傾世──

而她又能夠為誰傾心?

泠玥寒星
一般作家
天使
主要公會:


加入日期︰2018-01-18
經  驗︰463
積  分︰463
2018-01-28 16:18:46 | 5樓 

· 非徵單,純粹問有沒有大大想看
· 第二人生同人文
· 縮水文
· 一個不一定會開的坑


移動陣的光芒消失,醫療班的大廳多了兩抹紫色身影。

「……審判殿下、夏碎閣下?」一名正好經過的藍袍看見一黑臉一苦笑的紫袍,心中警鈴大響。

……如果他沒記錯,他們出的……好像是雙黑雙紫任務吧?兩位殿下人呢!?

世界終於要毀滅了嗎?不要啊……

「不好意思,請問你知道提爾在哪裡嗎?」夏碎有禮的微笑,一面調整手上好像是任務物品的黑布包 ── 話說那黑布材質有點熟悉,而且體積還蠻大的,怎麼不放空間裡面?──「因為他今天好像有回來開會……」

「啊、是,剛剛就開完會了,我帶們過去吧。」藍袍連忙領路,也不忘關心一下世界存亡,「請問……兩位殿下呢?」

「嗯,這個可能要請你保密了,不然恐怕會……引起騷動。」夏碎的苦笑又加深了一點,和審判一起將手上抱著的黑布包掀起一角。

細細軟軟的髮絲滑落,燦爛的金與銀紅奪人目光,更別說那精緻到難辨性別的漂亮五官,閉著眼蜷縮在黑袍裡面安穩睡著的孩子讓人不由自主放輕呼吸就怕吵醒他們。

這兩名孩子就是世界上所有美好,藍袍愣愣的伸手想接過孩子──唔,孩子四、五歲了吧,要一次抱兩個好像辦不到。

「咳!」……媽啊他剛剛想幹嘛!?

見藍袍一臉驚恐的縮回手,剛剛出聲提醒對方的夏碎微笑,「沒事,我想大多數人的反應恐怕都是如此。」就連他和審判第一次看時都失神了幾秒,不得不說這兩個人變成孩子後湊在一起比冰炎的精靈型態還驚人呢。

藍袍好像可以理解所謂「引起騷動」了……根本可以引起世界大戰了吧!

「我馬上帶你們去找提……不,找提爾真的沒問題嗎?」提爾的愛好看眾所皆知啊。

「嗯……」夏碎露出很可怕的笑。

審判一臉肅殺的瞇起眼。

「……我現在、立刻、馬上帶你們過去吧!」藍袍很沒用的決定早點結束對每個人都好,比如說他的心臟啊心臟啊還有心臟啊。

他還不想死於心臟病之類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