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外特典?! 論破面第零十刃被兩個人追著跑的日子(惡搞慎入)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x純惡搞x
x作者腦子不好x
x本篇烏爾x情殺x一護x
x人生贏家不要問我是誰x


----------------------

虛夜宮。

情殺抹了一把臉,滿臉無奈地開口,「烏爾奇奧拉,我拜託你快出去,我還想睡覺。」

原本躺在堅硬的石床上的情殺被烏爾奇奧拉的臉孔給嚇醒,坐起來後的他非常的無奈。

「藍染大人要我傳達你,要你跟我一起去現世。」烏爾奇奧拉面無表情的撒謊。

「讓他去死吧!」情殺一個翻身又要睡覺,只可惜被抓住了後領。

「不行。」

情殺:我有一句話想說。

「滾!」

烏爾奇奧拉就這樣被打出了房間。

「混帳!等我睡飽再說!」

烏爾奇奧拉也沒做什麼,就是淡定的站在門前,一站就是站兩小時。

這裡是第零十刃的寢宮,據說是藍染特別做的,這裡沒有什麼人(破面)會來,原因是第零十刃的靈壓太強小寶寶們受不了(誰

站了兩小時的烏爾奇奧拉看著門被打開,一臉無奈的情殺披散著一頭亂髮,「等我,我綁頭髮。」

烏爾奇奧拉直直進去後拿起在桌上的黑色髮圈,淡然開口,「我幫你綁,坐下。」

「哎?」情殺習慣性的坐下後發現不對勁,「烏爾!這裡可不是我家,你不用這樣!」

烏爾奇奧拉挑眉,「可不管你什麼時候,你綁的頭髮都亂七八糟。之前也是,現在也是。」

情殺難得有了窘迫的心情,他就這樣坐著靜靜地給烏爾奇奧拉綁頭髮。

「好了。」

情殺起身,摸到了從藍染那邊黑來的穿衣鏡,看了一下烏爾奇奧拉綁的頭髮,高高豎起的紫灰色長捲髮整齊的束在後腦稍高處,穿著蒼白的衣賞,屬於虛的面具安穩地掛在耳朵至頸脖處。

與烏爾奇奧拉的衣服差不多,情殺不喜歡裸露皮膚,他曾經表示那感覺很噁心,於是又從藍染那邊黑來的烏爾奇奧拉相同的衣服然後加以改造。

對此,藍染有一百種心情想表達但是又不知道怎麼解釋。

開心地甩著頭髮,情殺關起鏡子後俐落的甩頭走出房間。

烏爾奇奧拉也跟著走出去。

在虛圈還未嚴重損失前,情殺飛快地與死神總隊長,山本簽下契約,並愉快的約定絕不傷害屍魂界。

在藍染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情殺聳肩,然後將自己多到可以淹死人的靈力分了三分之二全部灌給崩玉,讓藍染開心的又去製造破面。

反正藍染主因是要把靈王給幹掉,那我就達成他的目的。

情殺不愧對於第零十刃稱號,全身血的踏回虛圈,給當時在附近的烏爾奇奧拉與葛力姆喬給嚇傻了。

扔下半死不活的目標物,他垂下眼,「惣......藍染大人,您想要的東西我給您送來了。」

至於藍染有多開心情殺並沒有注意,他只知道他當時走在走廊上就這樣突然暈倒。

當時把他帶回去寢宮的是葛力姆喬。

哦謝天謝地,不是烏爾奇奧拉。

天知道他會對自己幹什麼。

對此,烏爾奇奧拉表示他不背這鍋。

走出去的兩破面,烏爾奇奧拉走在前頭開了黑腔,他們就直直往媕Y走去。

---現世。

「阿,又是空座,到底這裡有什麼好的哦。」

烏爾奇奧拉沒回答,他不過就只是聽藍染的話再來空座一次----結果誰知道。

又是黑崎一護!混帳!不知道這是他的人麼?!

「情染姊?」

情殺一臉疑惑的看過去,「阿,小草莓。」

「不要再叫我小草莓了啊!!!」一護崩潰的大叫,叫完才發現一旁的烏爾奇奧拉。

「情染姊,你們這次來要做什麼?」

情殺皺起好看的柳眉,「我哪知道,我是被烏爾拖著來的。」

「我們只是探查......」

「阿,嗯,好,那烏爾,你慢慢查去,我要先走了。」情殺丟下一句話就直接響轉走遠。

留下黑崎一護與烏爾奇奧拉。

「黑崎一護。情,是我的人,你別想搶。」

「啊?正好,你們虛圈的渾帳們搶了多少東西我們一次算清,連我姐姐也敢搶?」

在遠方的情殺:媽的什麼都能吵,不就是人,搶你個頭

情殺響轉到不知名的地方後就開始晃晃悠悠,然而他的腦核仁又痛了起來,「葛力姆喬,你怎麼來了?」

「嘖!我要帶你回去!」

「什麼鬼?」

葛力姆喬扛起了情殺,正準備開黑腔的那一秒,兩道聲音傳來。

「誰讓你摸情染姊的阿!」

「給我放開他。」

葛力姆喬不明白發生了啥事,低頭就問,「喂喂喂,情殺你是招惹死神了嗎?」

「我如果招惹死神,烏爾奇奧拉會追著你打嗎?」

「哦也是,所以是怎樣?」

「我哪知道,不就是被你扛著而已。」

聳肩,既然第零十刃這麼說,葛力姆喬就這樣扛著情殺踏入了黑腔,慢悠悠的扔下一句,「我帶走了阿。」

論一破面一死神當場氣炸。

情殺看著這情況抬起腦袋,「你故意的吧,葛力姆喬。」

葛力姆喬哈哈哈大笑,「你不覺得看他們氣炸的時候很有趣麼哈哈哈!」

「阿,確實挺有趣的。」

站在原地的烏爾奇奧拉已經開始盤算著回去虛圈需不需要歸刃去揍葛力姆喬一頓。

一護已經思考著要不要去打藍染一頓逼他把他姐姐還來。

不得不說,你們兩位思考的點怎麼都那麼的獵奇呢。

這是情殺,基本上會一星期會輪迴個四次的一天。

反正他是虛,你倆吵吧,我不會理你們的。

-隔天早上-

烏爾奇奧拉看著闖進第四塔的情殺,後者舉起手上的緞帶,「幫我綁頭髮。」

論人生贏家的爽感。

-----------------------------

對不起腦洞突然大開
反正這情況正篇是不會出現的,作者再怎麼無恥也不會扔上正文裡的
哈哈哈哈(被打
單純想寫烏爾奇奧拉跟情殺的無腦互動(又被打一頓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