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見家長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由韓翔鷹帶著,果然夏佟恩立刻成了場上的焦點,原本只是猜測著夏佟恩與韓家關係的人此刻更大膽的圍到兩人身邊。

    「韓少爺,這是你朋友嗎?」

    「總裁,該不會您換了新的秘書了吧!」

    「吶,你叫什麼名字?」

    突然湧上來的一群人讓夏佟恩有些措手不及,本來就不擅長面對陌生人的他有些害怕的想躲到韓翔鷹背後去,可又怕這樣的行為會被人看笑話,只得改而緊緊的握住韓念恩的手假裝鎮定。

    但那雙始終飄忽不定,不敢直視著前方的雙瞳卻被韓翔鷹看在眼裡。

    知道他不安,韓翔鷹趕緊開口解圍。「抱歉,他還不太習慣這樣的場合。」

    幸好,那些人聽了韓翔鷹這樣說,也知道主人是希望他們能自動離開,聊個幾句之後便識趣的轉身離開。

    一群人走後,夏佟恩緊繃的精神終於放鬆下來。

    「還好嗎?」韓翔鷹關心的問。

    「嗯!」夏佟恩點點頭。

    看來自己果然不太適合這樣的場面啊!

    剛坐在角落,看韓翔鷹笑容滿面的與人交談,感覺像家常便飯那麼輕鬆自在,可換成了自己,卻只感覺到周圍一道道的壓力,壓的他快喘不過氣。

    這種政商名流的場合……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應付的起的!

    光是剛剛那一下下而已,他就已經感覺自己被抽走了大半的精力,這讓夏佟恩不禁的佩服起韓翔鷹來。

    有些疲累的垂下眼皮,夏佟恩小聲的抱怨道:「早說了我在家等你們就好……」

    「以後就會習慣了。」可愛的抱怨讓韓翔鷹扯開一抹笑容。

    「呃……」這話,讓夏佟恩有些困擾的微皺起眉。

    對呀!生日每年都會有,宴會自然也每年都會辦,那……

    想著剛剛的那狀況,夏佟恩在心裡默默的下了一個決定。

    以後……他一定要堅持自己的決定,再也不要跟翔鷹一起這種地方了!

    韓翔鷹笑笑的看著身旁不知在想些什麼的人,總覺得今晚的心情特別好。

    可能是自己生日能和佟恩一起過的關係吧!

    帶著他走到擺滿各種食物的長桌旁,韓翔鷹遞給他一個盤子。「想吃什麼?」

    夏佟恩看了下桌上滿滿的食物,有些眼花撩亂。

    這麼多的東西,一下子倒是讓他不知該從何下手,加上被剛剛那緊張的狀況一攪和,現在的他其實也沒有特別想吃。

    「都好!」

    聞言,韓翔鷹選了幾樣自己覺得佟恩會喜歡的食物,把兩人手上的盤子裝的滿滿的,這才找一處沒有人坐的空桌坐下。

    「試試這個,很好吃!」韓翔鷹指著盤子裡其中一樣小點心。

    夏佟恩挾起韓翔鷹推薦的,放到嘴邊咬了一口……

    外面包裹住食材的生菜清脆爽口,而裡面鬆軟鮮美的龍蝦肉,搭配幾種香料炒的香嫩,還有帶有一點甜甜的酸味。

    「好好吃!」他驚呼的讚嘆。

    韓念恩在旁邊聽了,也嚷著要吃吃看。

    韓翔鷹挾起盤裡的另一塊,湊到韓念恩的嘴邊……

    「哇……」咬了一口,發現真的好吃,韓念恩跟著咬了第二口、第三口,一下子就把韓翔鷹挾住的那塊吃的精光。

    不知是否菜餚裡酸酸的味道開了兩人的胃口,韓念恩與夏佟恩笑瞇著眼,又朝著盤子裡的其他食物進攻。

    看眼前的一大一小吃的這麼開心,韓翔鷹心裡一股滿滿的幸福洋溢著,心裡想起了一件事……

    緣份這種東西也真是妙!

    明明五年來毫無連繫的兩人,竟然會在那樣的機緣下再次重逢。

    如果不是那天公司臨時出了狀況,他與閔忙的抽不開身而晚到了念恩的學校,想必他與佟恩至今仍不知道對方的心思,更不會有今天這樣的結果了吧!

    錯失了五年才復得的戀情,讓他更懂得珍惜。

    因為失去過,深刻的體驗過失去的痛苦,所以讓他在與佟恩相處時更小心謹慎。

    佟恩太過容易退縮,對周遭的事物又很敏感,一個不留意便會受到傷害。

    偏偏他又是那種〝有事悶心裡,一問裝不知的〞個性,於是學會察顏觀色變成他最重要的課題。

    此刻,看他心情不錯,韓翔鷹開始籌劃著預定好的事……

    今晚,他要實行一個大膽的計劃……他要趁父母都在的今天,把夏佟恩介紹給他們認識。

    當然,是以戀人的身分!

    知道這計劃的只有賴閔跟韓聿鷹。前者,是早知道自己深愛著佟恩,還曾經幫助失戀的自己重新振作的人;後者,則是受過自己幫助,自然也沒表示意見的弟弟。

    至於佟恩本人……自然是不知道他的計劃。

    不用想也知道,如果夏佟恩早知道了韓翔鷹的計劃,這會兒還會乖乖的跟過來嗎?

    所以,一夥人瞞著夏佟恩,悄悄的進行……

    而考慮到先前與夏佟恩定下的約定,在實行計劃的同時,韓念恩不能在場。

    於是,在韓念恩與夏佟恩吃的差不多的時候,賴閔適時的出現了。

    他在韓翔鷹的耳邊說了幾句話,然後又在韓念恩的耳邊說了幾句,只見韓念恩開心的跟爹地說了句〝我去找琳琳〞便牽著賴閔的手離開。

    「翔鷹?」這情況,讓夏佟恩覺得有些奇怪。

    「別擔心,閔會照顧他。」接著,該辦正事了。「走吧!」

    「去哪?」夏佟恩疑惑的問。「就這樣離開沒關係嗎?」

    韓翔鷹沒有回答,逕自走在夏佟恩的前面帶路。

    而雖然心裡滿是疑惑,但信任韓翔鷹的夏佟恩仍乖乖的跟了上去……

    ☆☆☆

    兩人來到了同樣在宴會場地後門的另一間準備室,韓翔鷹舉起手,禮貌的〝扣扣〞敲了兩聲。

    「進來!」一道低沉的聲音自門的另一端傳過來。

    聽到這聲音,夏佟恩心裡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翔鷹?」他輕輕拉扯韓翔鷹的手,不安的表情全寫在臉上。

    韓翔鷹拍拍他的手。「沒事,相信我!」然後,開門走進去。

    夏佟恩緊緊的跟在身後,當他進了門,看見休息室裡才剛在宴會場上見過的人,心裡的不安更是快速的佔據全身。

    那休息室裡坐著的,正是韓翔鷹的父母親!

    韓大哥特意帶他過來到底想做什麼?

    難道是想把他們之間的事告訴伯父伯母嗎?

    不會吧!

    那怎麼可以,萬一……

    夏佟恩想著的同時,韓翔鷹的母親看到自家兒子身後的人,關切的問:「這位就是你說要介紹給我們認識的人嗎?」

    果然……

    夏佟恩心漏跳一拍的顫動了下身體。

    韓大哥竟真的打算把他介紹給韓伯父、韓伯母……

    而且都沒有事先告訴他!

    「伯……伯父伯母好……」緊張的差點舌頭打結,但基於禮貌,夏佟恩還是提起勇氣開口。

    「好可愛的孩子。」韓翔鷹的母親稱讚。「你是翔鷹的朋友嗎?」

    沒想到會被這麼問,夏佟恩驚嚇的心臟狂跳。「我……」想想,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夏佟恩乾脆就順著韓翔鷹母親的話回答。「嗯,我是韓大哥的……」

    「戀人!」韓翔鷹突然接話。

    這驚人之語一出,夏佟恩立即錯愕的轉頭看著韓翔鷹。

    韓大哥竟然說出來了……

    「你剛說什麼?」韓富以為自己聽錯,又問一次。

    夏佟恩心裡猛搖著頭,焦急的眼神對韓翔鷹透露著〝不要說〞的訊息。可韓翔鷹對回以他一個溫柔的微笑,像是在告訴他〝放心,不會有事的!〞。

    他堅定的看著韓富,仍不改答案。「他是我的戀人。」

    「……」韓富這下是說不出話了。

    而夏佟恩不敢看韓家兩老的表情,這會兒把頭壓得低低的,心裡百感交集。

    沒想到他真的說了!

    而且這件事竟然完全沒有先跟他商量過……

    這下怎麼辦?

    韓伯伯跟韓伯母會怎麼看他們的關係?

    在一般人的眼裡,他們這樣的戀情是不正常的啊!

    不會被接受的吧!

    何況,韓大哥家裡在商業界看起來還頗有聲勢,就連那些名氣大到連他都認識的人物也來參加他的生日宴會。

    這樣的消息一旦傳出去,那韓大哥跟他家的人豈不是……

    萬一,要是韓伯伯因為這樣而要求他離開韓大哥,那到時他又該怎麼辦?

    想著,夏佟恩心裡跟著焦急起來,擔心自己的預想會成真,不由得眼眶泛起淚水。

    韓富一樣為此而頭痛著。

    「你……你們……」是怎樣?他韓家的兩個兒子都喜歡上男人?

    明明家世也不錯,認識的女人更不在話下,怎麼偏偏兩兄弟就都喜歡男人,不喜歡女人?

    看自己的父親說不出話,韓翔鷹緊接著說:「我沒有要你們同意,只是把這件事告訴你們而已。」說著,他擁住了夏佟恩的肩膀。

    這舉動給了夏佟恩很大的鼓勵,可也讓韓富更加怒火中燒。

    「韓翔鷹,你誰不愛竟然愛個男人?」

    「爸,你應該也知道我身邊從來沒有過女伴。」即使有,也不是他自己搭上的。「我心裡只有他而已。」

    「翔鷹……」韓翔鷹的母親看著他,由他的眼神,她知道兒子是認真的。只是……「你不再考慮看看嗎?」

    韓翔鷹搖搖頭。「沒什麼好考慮的,佟恩就是我的一切。」

    聽到這兒,夏佟恩眼中的淚已經含不住的往下掉了……

    可韓富可沒有就此放棄。

    「念恩呢?」他剛剛突然想起這件事。「如果你真的無法接受女人,念恩是打哪來的?」

    既可以為韓家生個小孫子,表示他還是有可能接受女人的不是嗎?

    肯定只是一時被眼前這男人給迷惑了罷了!

    韓翔鷹看向懷裡掉著淚始終不說話的人,一邊溫柔的為他抹去淚水,一邊向韓富解釋五年前的那段往事。

    關於韓念恩為何會出生的原因……

    韓富與妻子聽完韓翔鷹的敘述,這會兒是真的沒話說了。

    原來,自很久以前,韓翔鷹就已經非眼前這男孩不可了,這還看不出他的決心嗎?

    只是,為人父母的總是會擔心比較多。

    「可是念恩……」

    「佟恩很會照顧孩子,而且念恩也很喜歡他。」知道父母親擔心著什麼,韓翔鷹解釋。

    談話至此,似乎也沒有再反對的理由,韓富嘆了一口氣,轉而看向兒子護著的人。

    「叫什麼名字?」

    不知道韓富是在問他,夏佟恩仍低著頭默默不語。

    韓翔鷹笑著把他的頭抬起來。「爸在問你!」

    有些遲鈍的看了韓翔鷹幾秒,夏佟恩才釐清他剛剛說的,趕緊轉頭回答:「佟恩……夏佟恩。」

    「……」又嘆了一口氣,看來……是個單純的小傢伙。「罷了罷了……」

    幾年前為了同樣的事,他差點失去一個兒子,這次他也不想再重蹈覆轍。

    他人也老了,沒力氣跟這些小孩玩比智力的遊戲了。

    尤其,這次對象還是三個小孩裡最聰穎的韓翔鷹!

    反正兩兄弟都幫韓家生了個小孫子,也沒什麼好說的了,由他們去吧!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