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競技大賽 章三 試煉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在我們這桌從引人注目變成超引人注目的一桌後,學長他們又拖了一張桌子過來併桌。

    本來一桌就可以夠做六個人,可是因為萊恩跟西瑞的食物實在是堆不下,林只好又移來一張桌子,放茶水。

    在這段空檔,學長也把來龍去脈與林介紹給漾漾。

    「雖然說是候補的備員,但是今天找你們來,主要是想瞭解一下幾位的慣用武器。」蘭德爾說。

    「幻武高手的萊恩,羅耶伊亞家族的西瑞,以及實力不明的小靜,三位在高中部都是名人,所以基本上我想先看過你們的武器和作戰方式,然後在擬畫戰策。」

    慢著,什麼叫實力不明?還有我哪時變名人了?

    「可以。」萊恩站了起來,掏出一個黑色髮圈將頭髮綁起,整個人瞬間變得殺氣騰騰。

    老實說,我一直很好奇為什麼有沒有綁頭髮差別這麼大。

    「『與我簽訂契約的物,請讓知曉者見識你的型』。」

    瞬間兩把黑刀插在桌子上。

    話說,這樣破壞公物可以嗎?

    「異界刀,不錯。」蘭德爾點點頭,「你挑選武器的目光很獨到。」

    異界刀……嗎。

    不過我比較喜歡洛瀾就對了。

    「如果我有上場的機會,你不會只看見異界刀。」萊恩有些挑釁地笑著。

    畢竟他還有一大把的幻武兵器。

    「好,我記下了。」蘭德爾喝了一口咖啡「那你呢?」他看著一臉輕浮的西瑞。

    「我沒有幻武兵器。」西瑞起身,「羅耶伊亞家不用幻武兵器。」他變出獸爪,砸在桌子上。

    那瞬間,我聽到桌子發出悲鳴。

    「嗯,我知道了。」

    ……不過其他人完全不在乎就是了。

    為它默哀了一下,我看向蘭德爾。

    蘭德爾也看向我,對上我的眼後,他的眼睛瞇了一下。

    「那妳呢?」

    「洛瀾。」我朝空氣一喊,項鍊上的銀色寶石便成了我最常使用的模樣──刀。

    蘭德爾挑挑眉,「這是什麼?」

    「幻武兵器,吧。」我有些不確定的說,因為上次問萊恩,他說這並不是幻武。

    「讓我看看。」蘭德爾接過我手上的刀,審視了一下。

    他的表情從一開始的輕鬆變得狐疑,再變得凝重。

    「我實在看不出它的屬性及其他功能。」蘭德爾嘆了口氣,將洛瀾還給我。

    看不出來你剛在幹麻啊!

    蘭德爾撐著下巴想了一下,「那為了測試實力,就麻煩幾位用自己的代表武器打一場吧。」

    「咦?」我愣了一下。

    「我挺好奇妳的武器該怎麼使用的。」他笑著看著我。

    「在這裡打嗎?」西瑞臉上滿是興奮的色彩。

    「當然不是。」蘭德爾搖頭。

    「我將第七武術台預約下來了,去那邊打吧。」學長先站起身,他旁邊的林也跟著站起來,「走吧。」然後他腳前出現了巨大的移送陣。

    學長,你不用這麼主動吧……

    我在心中埋怨道。

    我實在不想去啊!

    但即使如此,我還是乖乖地跟在他們身後。

    開玩笑,我可不想被某暴力的人揍阿!

    ~~~~~~~~~~~~~~~~~~~~~~~~~~~~~~~~~~~~~~~~~~~~~~~~~~~~~

    這次的競技場有著很多的……木樁,一根一根的高低不均,有看過少林寺之類的電影大概可以想像出來長什麼樣子。

    而下面有著深不見底的……深淵。

    學長,你不需要這樣吧!

    黑色深淵裡面突然傳來不明的哀嚎聲。

    來自地獄的哀號。

    「靠!」對不起,我還是忍不住想罵髒話。

    因為我看到一群人型黑影不停的翻騰、攪拌……不行,我有點想吐。

    那啥鬼啊!

    臉部扭曲了一下,我在心裡說道『洛瀾,妳最好千萬、千萬不要在這時候犯潔癖。』否則我回去一定會打妳,真的。

    『明白。』洛瀾溫柔的聲音稍微撫平了我的情緒。

    西瑞將另一隻手也變成了獸爪。

    「來吧!」他咧了笑,大有挑釁的意味。

    「抱歉了,靜。」萊恩說完,就直接朝我衝了過來。

    喂喂,他都主動送上給你打了你怎麼打我啊!

    一邊無奈地想道,我也不發動攻擊,就這樣閃著萊恩的雙刀。

    不過每一刀都閃得極為狼狽,只要再近一點,就會劃破肌膚。

    「喂喂,居然忽視本大爺,你好大的膽子!」西瑞衝了過來,還順便將木樁毀掉。

    有必要這樣嗎?

    無奈的想著,我往後一跳,與兩人拉開距離。

    而在我原本的位置被一隻獸爪取代。

    「哼!一直閃一直閃,難不成妳就那種程度嗎?」西瑞像是看膩我那不停閃躲的行為,不滿的說道。

    激將法。

    腦海閃過這個名詞,我勾起了笑容。

    「你說呢?」

    在聲音落下的下一秒,我瞬間出現在他的背後,快狠準的往他身上一踹。

    西瑞來不及反應,硬生生接下了這一擊。

    看他已經有些不平衡,我便往他身上一砍。

    匡的一聲,一把黑刀擋下我的攻擊,接著另一把就往我腰間砍。

    我將刀轉移了方向,順勢抽出,往後一翻。

    接著,以西瑞作為腳踏墊,我往萊恩的方向衝去。

    重心不穩的西瑞掉了下去。

    「嘖。」我當然不想看他就這樣被撕成碎片,雖然他的確是很欠扁。

    我將洛瀾射出,在他落入深淵的前一秒,將他定在木樁上。

    萊恩似乎沒打算放過我,在我的刀當剛脫手就往我這砍過來。

    沒了武器,我當然不能這樣跟他打,我往後跳,將碎裂的木樁往他踢去。

    趁著萊恩將木樁砍碎時,我用力一踢,利用木樁打掉了他的武器。

    勝負已分。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