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步,約定。 第四章、遲鈍的上鳴 & 心累的蒼冥。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好了,今天就到這裡吧。」

看著四周已經累趴在地的同學們,發現時間也確實是不早了後,蒼冥這才鬆開對爆豪的壓制站起身來,活動一下肩膀、舒展筋骨。

「哈啊……哈啊……哈哈……」

「如果說上次的分數是十二分的話,今天你們的表現大概……有十九分吧,以兩次模擬戰間隔的時間來說,你們算是進步挺多的了,但是破綻還是一樣太多了點,人數太多就是會有這種問題,下一次我們改採取四到五人的分組模式來練習,再來……」

利用『個性』從一旁移來水瓶分發下去,蒼冥正準備開口解說著剛剛那場練習戰需要注意的幾項重點時,一旁卻突然傳來一道吼叫聲。

「喂!……還、還沒結束啊……哈哈……」

從地板上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子,爆豪不住地喘著大氣,抬頭怒視著蒼冥。

就算他全身已經因為剛剛的戰鬥而遍體鱗傷,雙手卻也還是不停的在冒著微弱的火花,明顯的就是還想要再來一場。

蒼冥無奈地輕歎,「你還是放棄吧,我是不會再跟你打的。」

「哈!?不過贏了幾場就想跑嗎!?再……唔!」

狠話喊到一半時,爆豪這才剛往前走一步路而已,他的膝蓋卻不禁軟了下去,腳步一個不穩,差點就要重重的摔到在地,還是蒼冥適時的送出一道風去支撐住他,這才勉強能夠站在原地。

「好好評斷一下你自己的身體狀況,你現在這樣做根本就沒有任何意義。」蒼冥的眉頭微微蹙起,他實在很不擅長應付像爆豪這種『自我主義過度膨脹』的類型。

「哈!?鬼才管你……」

「我們之間的實力差距你應該很清楚的才對。」

強硬的打斷掉爆豪未完的話語,蒼冥微微放出威壓後,認真的開口告誡著:「如果只是憑著一時的毅力在逞強,想耍耍嘴皮子的話,那倒還無所謂,但如果你連自身的缺點以及對手的優點都判別不出來的話,那就是純粹只是在浪費你的天份跟我的時間了。」

「唔……嘁!該死的!你給我記著!」

本還想再多說什麼的爆豪,心裡卻很清楚蒼冥是對的,忿忿不平的朝天一吼之後,就整個人躺倒在地板上,一動也不動的喘著大氣。

「嗯,記住了。」

將一瓶水擺到爆豪的旁邊後,蒼冥轉頭說道:「歐爾麥特老師,後面就拜託你了,我先去找相澤老師要錄影帶。」

「就放心交給我吧,蒼冥少年!」豎起一根大拇指,歐爾麥特笑著應道。

而在蒼冥離開幾分鐘後,好不容易才調整好呼吸的眾人們這才紛紛站起身子,一面開始做起放鬆運動,一面聽著歐爾麥特的看法。

之後,他們才緩步走回到更衣室裡換回制服,準備回去教室聽蒼冥透過影片而給出的更加詳細的解說。



男性更衣室裡---

「唉∼蒼冥那傢伙也強得太過火了吧……」才剛脫下頭上帶著的戰鬥頭盔,瀨呂就不禁感嘆了起來。

「『空』與『感知』,超棘手的組合啊……」常暗不禁點了點頭。

「就是說啊……最可怕的是,這竟然還不是他的全力啊……」從置物櫃裡拿出制服,尾白有感而發的回應著。

「說到底,蒼冥究竟是有強啊?老實說,我根本就感覺不出他的實力深淺。」

飯田戴回眼鏡轉頭詢問著,當時的他跑出去外頭求救了,所以蒼冥全力戰鬥時的情景,他也只能從同學們的口中大概得知而已,自己卻沒有什麼實質的感覺。

「那是因為你們沒有看到才不知道!跟蒼冥當時在USJ發揮出來的可怕戰鬥力比起來,現在的他還真的就是在玩我們而已啊!」被蒼冥特別點出,沒有按他給出的練習表訓練的峰田,一張小臉皺了起來,忿忿不平的說著,其中有絕大部分的怒火,是因為他還沒有從昨天的『打擊』中振作起來。

「如果沒有親眼看到的話,是不會有特別的感覺的吧。」同樣沒看見的轟淡然回應。

「但是蒼冥的強大,確實是無庸置疑的就是了。」綠谷倒是一直都知道對方很強,只是強到什麼程度就不知道了。

「嘖!下一次我一定炸飛那個白毛混帳!」

用力甩上置物櫃的門,發出巨大的聲響,爆豪一臉怒容的發出了不知道是第幾次的宣言,眾人的耳朵其實都有點聽膩了。

「嘛嘛∼」切島擺了擺手,反倒是開口說出了眾人一直刻意避開的話題,「不過這麼看來的話,這一次的雄英體育季裡,我們最大的競爭對手應該就是蒼冥了吧?真不知道該怎麼贏他才好啊……」

眾人忽地一怔,除了爆豪還在大聲叫著自己肯定會贏的,跟轟臉上依舊泰然自若之外,其他人或多或少其實也是都有想過這個問題,然而他們也確實是沒什麼好辦法去解決。

原先熱烈討論的氣氛一度有些沉寂了下來。

「嘶!好痛!」

就在這時,正準備帶上項鍊,結果卻不小心動到身上的瘀青後,上鳴不禁倒抽了一口氣,吸引住了眾人的注意。

「蒼冥今天可還真是毫不留情啊……」看了看自己以及其他人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後,上鳴不禁開口埋怨道:「是我的錯覺嗎?怎麼感覺今天的蒼冥下手好像比上次還狠上很多啊!?」

眾人聽聞之後再度一愣,而後同樣一致的沉下臉色選擇了沉默,心裡卻是不約而同的在咆嘯著:這還不都是你的錯!!!

「呃……我、我說錯什麼了嗎?為什麼你們大家都用這種想揍人的目光狠瞪著我!?我們之間友情的小船到底是什麼時候翻掉的!?」

敏銳的發覺眾人眼裡那憤恨目光,上鳴背抵著置物櫃,身上不禁流下數滴冷汗,他忽地覺得自己好像突然就面臨到超級大危機啊!

然而,面對上鳴的質問,眾人卻都只是靜靜地望著他看,幾秒鐘後,就又同步地搖了搖頭,然後繼續去換衣服了。

「什、什麼嗎!?有話就說嘛!」

覺得自己好像被當成有理說不清的白癡一樣,上鳴瞬間炸毛!

即便如此,眾人只要一想起蒼冥那笑著說話的『和善眼神』,仍舊決定這件事情一定要對上鳴守口如瓶才行……這是一種來自生命自我防衛本能的超直覺!

況且,有些事情確實不該是由他們這些外人去點開的才對。

看大家一臉『我們什麼都知道,就是不想(能)跟你講』的表情,上鳴賭氣似的哼了一口氣,決定事後要去找蒼冥算帳!

不得不承認,上鳴確實是猜對了『關鍵人物』究竟是誰,只是能不能成功算帳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而且,這件事情從廣義上來看,其實主要還是他自己作的死。



事情就要說到今天中午午休的時候了---

「我要開動了!」

雙手合十,上鳴開心的喊了一聲之後,就拿起眼前蒼冥特製的便當,開始不顧形象的大快朵頤了起來,看得一旁的眾人煞羨不已。

「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什麼啊!?」

圍在上鳴身旁的眾人除了滿臉羨慕之外,更多的確是帶著深深的不解。

剛才一下課之後,今天才回到學校來上課的蒼冥就把從袋子裡翻出來,用帆布抱著的四層大便當盒交給了上鳴,跟他說了句「可以不用等他,自己先吃。」之後,就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去辦事情了,整個人神秘到不行。

於是,上鳴先是一愣,之後就興奮地眨了眨眼,獻寶似的高舉著大便當袋,一路輕快地跟著眾人到食堂裡去了。

在眾人辛苦地去排隊點餐時,自覺又愉悅地先去幫大家佔好位置。

「蒼冥究竟是為什麼會對你這麼好!?」蘆戶伸出手指比向上鳴,質問著:「說!上鳴你到底對蒼冥施了什麼魔法!?」

由於蒼冥還沒回來,所以眾人這才得以趁著當事人不在時,趕緊逼問著那隻金毛小伙伴。

喔不!在吃貨精神的面前,這金毛已經是班上的公敵了!

明明大家昨天是一起去蒼冥的店裡吃燒肉的,為什麼就只有上鳴有拿到蒼冥送的小禮物!?

明明大家都是一個班上的好同學,為什麼就只有上鳴一個人可以每天吃到蒼冥做的飯菜!?

眾人: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傻人有傻福!?(上鳴:喂!)

雖然心裡清楚知道『人心本來就是偏的』,就算蒼冥特別偏好上鳴,那也是他們兩人之間的事情,他們其實沒什麼立場說些什麼,但是心裡還是多多少少還是會有點困惑。

「我才木有呢!」嘴裡塞滿食物,臉頰鼓得像是隻小倉鼠似的,上鳴含糊不清地反駁,「明明膩們左天不素也有粗烤肉嗎?」

「呵呵……烤肉啊……呵呵…烤肉很好吃呢……」就在這時,從昨天身上就纏繞著一大團的黑氣,峰田彷彿被勾起什麼回憶,又好似頓悟了什麼人生大道理般,開始不停喃喃自語著:「那不重要啊…漂亮的大姐姐…不重要啊……有百合花欸…呵呵……」

眼看黑氣似乎越來越濃厚,一旁的眾人只能無奈地乾笑幾聲。

說實話,這種根本就不怎麼樣的打擊,他們既不知道該從何講起才好,也實在是不能理解為什麼會把峰田打擊成這樣?

「峰田你就看開一點嘛!」把口中那口飯給吞下去,上鳴語重心長地道:「就算昨天那三個女生真的長得都很正,風格還迥然不同,但人生在世路還很長,還是很多美好的事物是值得我們去發現的啊!!!」

「……」上鳴鼓勵似的安慰道,換來身旁女性同胞們鄙夷的目光。

「你說的對啊!」峰田猛地滿血復活,轉身就往一旁的人飛撲過去:「八百萬快來安慰我……噗唔!」

「我拒絕。」八百萬冷漠回應,默默地收起剛剛製造出來砸在峰田臉上的平底鍋。

「小峰田還真是死性不改啊……kero∼」蛙吹一面吃著麵,一面看著A班日常之一,「從某方面來說,雖然小上鳴給人的感覺也很輕浮,但是在行為舉止上倒還算挺紳士的……吧?」

「為什麼要加個『吧』啊!?」上鳴不滿,表示抗議!他明明一直都很Gentleman的!

「輕浮啊……果然,如果我要交男朋友的話,還是比較想交既專情又很會照顧人的類型呢∼」葉隱忽地感嘆了一句,接著突然轉頭問道:「麗日呢?如果交男朋友的話,妳想交什麼類型的?」

「欸!我、我……」突然被問到這種話題,麗日的臉忽地就紅了起來,慌慌張張的四處張望著,結果在瞥到了正在滑手機的綠谷一眼後,下意識地回應道:「我的話……大概…喜歡溫柔一點的吧?」

「溫柔的好男人嗎?也不錯啊∼」雖然看不見表情,但葉隱的語氣總給人一種很嚮往的感覺。

「現在這是在自曝自己喜歡的類型嗎?也太羞恥了吧……」

耳郎不禁開口吐槽著,結果反倒害得她成為下一個被追問喜歡類型的受害者。

以此作為契機,『喜歡什麼類型』這個話題瞬間就在班上蔓延了開來!

暫且先不管是不是英雄科的高材生,眾人總歸也只是一群十六歲的少年、少女而已,多多少少在八卦跟戀愛這方面還是會感興趣的。

因此,除了爆豪打死都不願意回答之外,其他的男性同胞在女生們的不間斷追問下,也還是會勉勉強強地回上一、兩句話,引起其他人一陣陣的騷動與揶揄,更激發起眾人的興致了!


就在這種特殊時刻---


「怎麼?大家的表情為什麼都這麼興奮?」

剛解決完體育季的相關事項,蒼冥一走進學生餐廳裡時,一下子就被班上歡樂的笑聲給吸引了過去。

「啊!蒼冥!」

遠遠的一見到來人,上鳴立刻大聲的叫喚著,同時大力地拍了拍他旁邊的那張椅子,示意這個空位是留給對方坐的。

蒼冥見狀,不禁輕笑了一聲,加快步伐往眾人那邊走去。

然而,他這才剛坐下沒多久而已,眾人卻立刻像是說好了般,猛地一同轉過頭來緊盯著他看,卻又一副欲說還休的樣子。

蒼冥當下了然,一下子就猜到剛剛大家討論的話題多半是跟自己有關的了。

在學校裡時,為了注重他人的隱私,他一般是不會隨時發動著『個性』去四處監看著,所以他也確實是不知道大家剛剛究竟是在聊些什麼。

於是他一面打開面前的便當盒,一面笑道:「想問什麼就……」

「蒼冥你喜歡什麼樣的女生!?」

話還沒說完,在蒼冥右手邊的上鳴立刻就賊賊的一笑,直接劈頭就問。

「……哈?」

蒼冥忽地一怔,他從沒想過居然會是這種問題,而且還是從眼前這人口中問出來的,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回應什麼才好,手中筷子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喔喔喔!有戲喔!


眼看平時總是神態自若的蒼冥竟然也會有這種時候,眾人的那濃烈好奇心立刻就被吊了起來!

上鳴眼睛吧搭吧搭地快速眨動著,連忙興奮的追問道:「就是我們大家剛剛在聊『心目中理想的對象』這個話題啊!所以如果是蒼冥的話,你會喜歡上什麼樣的女孩子啊?你這麼帥又會做菜,肯定很受歡迎的吧!?可惡!!!」話說到最後,上鳴還恨恨地喊了一句。

「女孩子…嗎?」

終於明白事情的始末,蒼冥下意識的覆誦了一遍上鳴的問題,轉過頭去看著對方的笑臉一眼後,這才淺笑回道:「沒有喔,我沒有喜歡的『女孩子』。」

「騙人!」上鳴立刻喊出聲音,反駁道:「怎麼可能會沒有!?一般來說肯定會有的吧!!!」

很想聽八卦的眾人也跟著起鬨了起來,紛紛開口追問著,要蒼冥別裝了趕緊從實招來!惹得蒼冥就只能不停苦笑應對。

「蒼冥難道都沒有什麼特別喜歡的人嗎?總該會有特別喜歡的類型或是人格特質吧?」上鳴一臉『你就別騙我了,再怎麼樣也騙不過本大爺我這雙敏銳的鷹眼,所以你趕緊開口承認了吧!』的表情。

「特別……喜歡的嗎?」說是你的話,你會不會生氣呢?

凝視著上鳴炯炯有神的大眼,蒼冥卻蹙起眉頭,感覺往日總能冷靜運作的大腦,此時就像是慢了好幾拍似的。

看蒼冥一臉困擾的樣子,好似這是個天大的難題般,上鳴忽然一個激靈,立刻會意了過來。

他改激動地開口問道:「蒼冥!你該不會不知道什麼是『喜歡』吧!?」

「诶?」

蒼冥條件性的回了一聲,卻讓上鳴誤以為他的猜測對的,心裡不禁感嘆起:原來蒼冥這麼純情啊!難怪一副禁慾的樣子!

超難得能見到對方這副窘樣,上鳴立刻就擺正了坐姿,對著蒼冥豎起了右手食指,裝模作樣地輕咳了幾聲後,仿若人生導師般的開口了。

「咳咳!聽好了蒼冥!所謂的『喜歡』就是指,你會無時無刻的想要知道對方現在在做些什麼、會很迫不及待的想見到對方、跟對方通話時就會超級開心的、一直想要跟對方再更接近一些、跟對方相處時還會不由自主地感到心跳加速,嗯……嗯!就是這樣!這種感覺,你有嗎?什麼樣的人會讓你這樣!?快說!!!」

耳邊迴盪著上鳴賤兮兮的追問聲,蒼冥垂眸望著對方看。

想到對方剛剛說『喜歡』會有的舉動,他心裡只出現一個人的身影而已,很巧的是……那個人就在他的眼前。

不知過了有多久,或許只有幾秒鐘而已,他這才輕聲開口道:「『人』的話,大概有吧……」

在一旁正大光明偷聽的眾人先是一愣,一秒兩秒,然後瞬間就炸了開來!

「喔喔喔───!!!」班上最帥的美男竟然有喜歡的人啊!

氣氛一下就被炒熱到最高點!如果不是蒼冥已經做好隔音的話,大概整間學生餐廳的人都會被吸引過來吧。

「我就知道!」上鳴眼睛一亮,興沖沖地趕緊追問著:「快說!是什麼樣的人!?」

「是……你真的想知道?」蒼冥遲疑了一秒,原先的回答反倒是成了問題又拋了回去。

「當然想!」上鳴毫不猶豫的說道,跟著四周的同學們一起猛點著頭。

蒼冥看著就近在咫尺的『人』,像是準備要豁出去了般,低嘆了一口氣。

然後,他轉而勾起唇角,笑著這麼回答:「有點笨拙的人。」

「喔喔喔!」彷彿捕捉到什麼驚天動地的大秘密,上鳴咧開嘴笑道:「就是那種有點傻氣的『女生』吧!對吧!?」

蒼冥臉上的笑容頓時就僵住了。

然而,像是沒發現到他的異狀般,還不等他有所回應,自認自己說的肯定沒錯的上鳴立刻就繼續開口問著:「還有呢!?」

「可愛吧。」

「就是那種傻呼呼到有點可愛的『女生』吧!」

「個性活潑外向。」

「雖然沉穩的『女生』很有氣質,但是開朗好動型的也很不錯呢!」

「雖然做事常常不得竅門,但是很努力的在追求自己的理想。」

「有夢想的『女生』最可愛了!」

「不怕生,無論跟誰都能聊的開。」

「自來熟?萬人迷嗎!?不過如果『女朋友』很受歡迎的話,感覺身為男朋友的自己也很有面子呢!」

「很會撒嬌。」

「小鳥依人型的吧!?這種『女生』的確會讓人很想呵護呢!」

「貪吃。」

「會吃的『女生』嗎!?啊!不過蒼冥很會做菜,所以肯定是希望另一半會喜歡自己煮的菜吧!像我就很喜歡喔!!!」

「……」

隨著對話的進行,蒼冥的眼神也逐漸死去了。

他知道自己暗示的確實不算明顯,但對方卻總是能替他想好理由這點,他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除了個性之外呢?有沒有更具體一點的啊!?」上鳴的興致已經徹底被挑起來了!

猶豫了好一會兒,蒼冥歎道:「……巨蟹座。」

「喔喔喔───!巨蟹座的人感性都很豐富呢!」上鳴笑著說到一半時,伸出手指比向了自己,「我也是巨蟹座的喔!!!」



『我也是巨蟹座的喔!!!』


───原來上鳴也是巨……嗯?也是!?


正當蒼冥的心已經差不多涼了的時候,被上鳴的這句話給點醒,原先只是靜靜的聽著兩人的對話到一半的眾人卻猛地想到了什麼,臉上的表情驟然一變。

一般來說,常人應該是比較不會往那個方向去思考的,但是經過昨天那三對同性情侶的刺激後,眾人對這方面的認知卻是敏感了很多。

再這麼仔細一看,蒼冥的臉色的確是有那麼點不太對勁,明明跟平常一樣是在笑著的,但除了興致盎然的上鳴外,眾人卻總覺得蒼冥這笑容好像黑了幾分。


───是說……他們一開始好像是在問,為什麼蒼冥會這麼寵上鳴吧?

───然後……剛剛蒼冥描述的,他所喜歡的類型,如果換個角度來看的話,好像……

───不……不、不會吧!?


一種可說是荒謬的想法頓時油然而生,再加上從以前到現在發生的總總小細節,眾人忽地覺得這個想法還極有可能會是真相啊!

而蒼冥接下來的問題更是間接證明了眾人的猜測---



「喜歡吃速食。」

「我『也』很喜歡吃漢堡呢!」

「!」等等,也!?

「喜歡打遊戲。」

「喔!我『也』很喜歡呢!最近特別喜歡MHW!」

「!!」蒼冥,你……

「身高一六八。」蒼冥蹙起眉頭。

「168的話以女生來說算高了呢!就跟我一樣高了啊!」上鳴渾然不覺。

「!!!」眾人大驚失色。


───果然是!蒼冥喜歡的人竟然是……


一往這方向去思考了之後,A班眾人恍然覺得好像明白了很多事情。

而此時此刻的蒼冥卻還仍在努力當中---

深吸了一口氣,蒼冥半瞇起了眼,認真的道:「金髮。」


───已經到這麼明顯的暗示了嗎!?蒼冥你也是拼了啊!!!


眾人看著蒼冥的目光不禁帶上了一絲欽佩。

上鳴毫不遲疑,篤定的笑道:「是外國混血美女!對吧!?」


───放棄吧……沒救了……


眾人默默地改對蒼冥投以同情的眼神,而同樣沉默下來的自然還有當事人。

看著上鳴金眸裡純潔的目光,蒼冥發自內心的生出一股濃濃的無力感。

賭氣似的伸出手去蹂躪了一把上鳴的『金髮』後,蒼冥只得無奈地說道:「……會放電。」


───出絕招了啊!!!


眾人心下一驚,連忙轉頭看向了上鳴。

而上鳴同樣也是一臉愣住的表情,沒有像剛剛那樣馬上回應,反倒是瞪大了眼睛。


───嗯!?難道說上鳴終於猜到了嗎!?也是……蒼冥都已經說到這個地步了,就算上鳴再怎麼遲鈍,到這時也多多少少該意識到了才對,如果還是沒想到的話……


上鳴忽地一拍桌面,猛地下了結論!

「電、眼、正、妹!」


───……竟然還真的沒想到啊!此『放電』非彼『放電』啊!!!


眾人崩潰,滿是心裡滿是扼腕不已。

蒼冥心道:這對話沒辦法繼續了……

而上鳴此時卻還雙手抱胸,正煞有其事的點著頭。

「會放電的眼睛啊……我懂我懂!」


───不!你、不、懂!


眾人忽地覺得蒼冥好可憐……

「蒼冥,你形容的很具體啊!你真的沒有喜歡的對象嗎?」上鳴抬頭一問,不知為何他總覺得大家的表情都怪怪的,是因為蒼冥喜歡的類型嗎?還挺正常的吧?

從某方面來說,上鳴確實是真相了沒錯,但---


「上鳴……」蒼冥開口回應了過去。

「嗯?」上鳴眨了眨眼,歪過頭問著:「怎麼了嗎?」


---但他就是沒發現啊!!!


靜靜地凝視著上鳴數秒鐘,蒼冥忽地愉悅一笑,眾人卻莫名覺得現在的蒼冥好像很想殺人。

「這個話題就暫時打住吧,你也別太認真了,剛剛我也只是試著想想看,隨便說說的而已。」

略帶歉意,蒼冥低聲拜託著,「上鳴,你可以先去幫我買杯飲料嗎?我忘記帶水來喝了,剛剛說了這麼多話,我的喉嚨有點乾。」

「嗯?喔……喔、喔!當然可以啊!反正我也想要買,那乾脆就我請客吧!蒼冥要喝什麼?」上鳴放下手上已經吃得連一粒米都不剩的便當盒,站起身子,咧開嘴笑問著。

「跟你一樣27就可以了。」蒼冥無所謂地應著。

「好!」

看著上鳴一下子就跑掉的背影,確定對方已經遠離隔音範圍後,蒼冥這才轉過頭來看向欲言又止的眾人。

他知道,他們絕大多數的人應該有猜到了,跟那個跑走的遲鈍笨蛋不一樣。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這句話不是沒有道理的。

思及至此,一個計畫很快地就在蒼冥的腦中浮現了出來。

唇角揚起一抹意義不明的笑容,半瞇起了眼,他開口對著眾人『笑』道---

「別告訴他,好嗎?」

A班眾人頓時就覺得背脊一涼,趕緊紛紛打包票---他們死都不會說出口的!

其實蒼冥說出來的話很模糊不清,甚至是連要隱瞞什麼事情,又或是要他們別告訴誰,都沒有講清楚。

但在那明明只有短短的幾個字裡,A班眾人卻覺得裡頭包含不少的怨念與諸多複雜的情感,還有那無須多加言表的『威脅』。

對!威脅!就是威脅!

那個總是溫和帶笑的蒼冥竟然在威脅他們啊!!!

默默地在心裡替上鳴點了根蠟燭,眾人心道:上鳴你一路走好……



---tbc

題外話---

在不久的將來,每當上鳴回想起這件事來時,都會恨不得狠狠地往自己的頭上用力一巴,大吼---

「當時說蒼冥純情的人是誰!?當時說蒼冥禁慾的人又是誰!?絕對不是我!我死都不承認!!!」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