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本丸 》 刀劍亂舞40題挑戰-1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前言】
說是「刀劍亂舞40題挑戰」但其實只挑出了其中18題來寫(因為有些題目跟我本丸設定有沖到XD)
然後很謝謝刀群朋友(撫子天使✔)辛苦想出的這些題目讓我們玩❤
※以下挑出的題目CP通篇是太郎x審神者、有些不同題目會變換視角寫文注意






#1刀匠不在的鍛刀房




  今日放小刀匠休假去了。
  我就站在小刀匠總待著的鍛刀房之中。陽光灑了進來,即使裡面凌亂,一處處堆放著木炭、地上撒滿了砥石還有一些鍛刀需要用到的素材,甚至還瀰漫著一種像是燒焦還是炭灰混雜一起的味道,但被陽光照耀下──所有的東西都閃耀著亮晶晶的光芒。

  想起每次待在這兒總是吵嚷嚷的,常在這裡大吼大叫沒有鍛到想要的刀;或者聽著小刀匠一遍一遍反覆的鏘鏘鏘敲著鐵、製造刀劍的聲音,還有──

  
  回眸,我看著站在門口同看著我的太郎太刀,淺淺笑開。
  ──想起這是我與你初見的地方。





#3在萬屋瞞著近侍偷買東西




  有一種驚嚇是,當你正認真旁若無人的時候,忽然被人拍了一下肩膀!
  而被拍了一下肩膀還不打緊,更驚嚇的──是因為被拍了肩膀而挫到回過頭、正欲開口飆罵的時候又赫見是拍你肩膀的是原本今日想要躲的人──

  「──太、太郎?」

  完全沒料到太郎太刀會出現在萬屋內。

  雖然從前都會讓他陪著,但畢竟萬屋沒像本丸為了太郎太刀還有其他過於高大的刀男在裝潢上做了加高處理,每次進來總是得讓太郎太刀稍微彎著腰看起來很痛苦,於是後期都讓太郎太刀在外頭候著。這會兒看見太郎太刀在背後出現,審神者驚訝的仰頭張大了嘴,一臉心虛地把手中的東西藏到背後。

  「主人。」太郎太刀還是恭敬的傾身後才做詢問:「清早醒來不見您在屋中,在各處尋遍也未尋到您,於是沒您允許冒昧前來非常抱歉。」

  「嗯?……你找了我很久嗎?」

  「是。」

  「……」怔大了眼。面對這麼真誠的眼睛,還有毫無猶豫肯定的回答,心裡的那一塊總是會被太郎太刀撩撥得軟了下來。
  雖然與太郎太刀還不到親密情人的地步,但誰來告訴我──如果這不是愛情的悸動,那什麼才是?
  嘴角甜蜜的漾開,藏在背後的手鬆了開來:「不要道歉,我沒說一聲就外出了是我的錯,是我讓你擔心了。」

  聞言,太郎太刀歛下眼簾,不作聲。

  「不過竟然還是被你發現我在萬屋,其實,本來是想給太郎驚喜呢。」將手中拿的東西端到太郎面前:「其實我來採購一下太郎喜歡吃的東西啦。你看,櫻花仙貝,五色糰子,牡丹餅,草麻糬,乾果子──其實還不只有吃的啦,每次看你出戰都會帶傷回來,所以還買了一些創傷貼布跟痠痛貼布,啊,還有這個、這個──這個,這些日常用品都要給太郎的哦!」

  太郎太刀沉默地看著審神者將東西一一獻寶的拿出來後,什麼都不說的就將東西攬起替審神者拿著。
  「唔,啊、謝謝太郎!」


  「不。」審神者剛好一抬頭就見太郎太刀淺笑開來的表情:「……謝謝您。」





#5就算是演練也無法放心
    


  
  第一部隊一直都是我最依賴也是最驕傲的戰鬥部隊。
  以太郎太刀為隊長,餘下被編列進的鶴丸國永、江雪左文字、和泉守兼定、三日月宗近、明石國行通通也都是對上戰場都有老經驗的隊員們。
  
  儘管如此,還是會擔心。

  尤其現在在演練上看到的,清一色都是特別去修行過回來的孩子。激動力、隱蔽性那些的早已跟還未修行過的太刀、大太刀們實力不在一個檔次上。

  我站在圍欄旁,看著太郎太刀跟敵方的刀男們做比划。
  看太郎太刀頭輕輕一撇,一道傷痕就在臉上;身子側閃,衣袖就被划破連同手臂都被划了一道口子。

  總是在千鈞一髮之際沒有被擊中要害。
  總是在危急的情況見你從容不迫地舉起刀來一掃──以一敵三。

  直到將對方肅清後,領軍帶著勝利回來。太郎太刀那在本丸中老是沉靜禁慾的臉唯有在他戰鬥揮刀時會充斥著狂熱還有喜悅,像是真正的活了過來一樣──

  於是我也安下心來。

  ……罷了,這畢竟是你喜歡的事。無論我再怎麼擔心、或者不捨看見你身上留下傷口,我仍想支持著你喜歡做的事。





#6手入房中的陪伴

  


  小心翼翼的拿起棉花沾上酒精,我看著太郎,深呼吸了好幾次,對著他說:「太郎,別動哦。」

  「是。」

  得到他的回覆後,我再度深呼吸一次,正要緩緩地將無菌棉花往太郎太刀的臉上塗……

  「太郎……」舉在空中的手又停下,我有些懊惱的再度看向太郎太刀:「我不是說別動嗎?」

  「主人,我沒有動。」太郎太刀靜靜的陳述。

  我只好再將手舉起來……

  「……」

  嗯,好吧。太郎太刀的確是一直如同木雕一樣的跪坐得只挺挺的動都沒動。是我,是我自己手抖個不停……
  有些沮喪的嘆口氣。這樣擦藥不知道要擦到明國幾年才會擦得好。

  「主人。」不知道是不是看出我此刻的窘迫,太郎太刀開口:「不會痛的,請您放心。」

  這一聽完太郎太刀的話後,我愣的眨了眨眼睛:「──噗嗤,哈哈哈哈。怎麼反而是受傷的人在安慰上藥的人……真是的,我太沒用了。」
  總是被太郎太刀格外認真的樣貌逗笑了,緊繃的心情也因此放鬆了不少,「總之我要擦藥了,我會輕一點,太郎太刀忍忍。」

  說完,聚集會神的緩緩擦拭臉上的傷。
  塗抹藥膏的過程中,除了因為過於近的距離有些臉紅之外,其餘的──還是心疼了。

  可惜了這麼漂亮的臉……一定不能讓太郎太刀的臉上留下任何一道疤才行。但話雖如此……就算有疤我仍還是會愛的!
  不過──
  「太郎太刀,我有一道命令你聽著。」最後步驟,在太郎太刀臉上貼上紗布還有繃帶後,邊說邊將東西收拾到醫藥箱。

  剛上完藥後馬上就有突如其來的指令,太郎太刀茫然了一臉才給了應答:「……是。」


  「以後出陣一定要小心,盡量不要讓自己身上留下傷口,知道嗎?」

  一直以來都淡然的臉本來聽到這一句眉頭本來很稀罕的微微皺起,畢竟誰都知道上戰場,身上留下大小傷痕都在所難免,於是即使是指令,太郎太刀也不敢貿然答應。

  「不,說是命令也不太對。這應該說是……」頓了頓,看著太郎太刀臉上的傷口流洩了悲傷,「我的請求。」
  上前,輕輕地擁抱住了太郎太刀。
  請求、拜託你……就算對上戰場再怎樣興奮、再怎麼享受鮮血淋漓的快感的同時,也要記得有人看見你身上的傷,會感覺到痛。

  而太郎太刀此刻沒有做回擁的動作,但像是終於傾聽到審神者心聲似的,伸出手來在審神者的背上輕輕拍,輕輕拍,就像安慰──


  「我知道了。」





#7按在手心上的御手符


  
  「戰鬥部隊,出陣了。」
  一一掃視了一圈太郎帶隊的的部隊。
  看著眾人裝備帶齊,牽上了馬,後方整齊排列了重步兵、重騎兵、精銳兵還有負責防禦的盾兵軍隊。
  經過一個個蓄勢待發準備出兵的刀男面前,幫江雪左文字拉了拉衣裝、給鶴丸國永調了調盔甲,慢慢的走到太郎太刀前,問:「東西都帶齊了嗎?」

  「是。」

  「盔甲呢?」

  「已穿戴上。」

  「望月呢?」

  「在這裡。」太郎太刀拉了拉一直牽著的馬繩。

  「精銳兵還有盾兵部隊人數確認了嗎?」

  「確認過了。」

  「那……」審神者抿了抿唇後,抬起了頭:「我給你的……護身符呢。」

  太郎太刀停了一秒後,伸出一直握著拳的手來,在審神者面前攤開。後一秒後就見審神者綻放大大的笑意──
  「去吧,拿個譽回來給我。」

  「是。」





#8下意識想遮掩的輕傷




  「太郎太刀。」
  「太郎……別一回來又往庭院去了。」
  嘆了口氣:「太郎,過來。」


  「不用遮掩了,你身上哪裡有傷哪裡沒傷表情不對我一眼就看清楚了。」






#9讓我看看你的中傷




  「太郎,你可不可以不要受這樣的傷還笑得那麼美,你這樣會讓我心情很複雜的。」*



(*註:太郎中傷時的表情↓)

槓你中傷還給我笑那麼美你是要逼屎誰wwwwwwwwwww
我看到會受不了der!!!!!





#10即使重傷了也……




  一聽到消息就立刻丟下手邊的工作衝入了手入房,而後就是幾天幾夜的照顧,陪伴,一直到看到你的甦醒。我還是無法放開此刻握緊你的手。
  太郎太刀只是看了看審神者,又看了看被握著的手毫無動靜,若不是太郎太刀眼睛還會一下一下的眨著,審神者都要以為太郎太刀又沉沉睡去……

  「抱歉,再讓我握著你的手一下就好。」
  即使知道不是更進一步的關係,這樣做是否太過逾越了那條界線,或者太郎太刀會不會不喜歡,但此刻顫抖的手還是無法從太郎太刀的手中移開。
  「──唔!太郎?」直到話一說完,太郎太刀反而反手將審神者的手握在手中。不是愛人濃情密意的十指交握,就只是毫無邪念、似乎是想讓審神者安心而將審神者的手包覆在其中的樣子。
  知道這已經是太郎表現得最明顯屬於他安慰的方式,審神者淺笑了一下:「謝謝,太郎太刀。」

  時間就這麼靜默了許久,太郎太刀才緩緩開口:「主人……」

  「怎麼?要喝水嗎?還是──」

  「不,我……」才開口又斷了句,眼神斜著撇向了一邊,不再看著誰。

  欲言又止的樣子實在少見。

  不過,審神者也大概猜到了太郎太刀沒說出的話想要表達什麼……盯著太郎太刀的側臉半晌,才嘆口氣道:「即使重傷了也沒關係。」
  太郎太刀眼一怔,扭頭回望審神者。
  「重傷了養傷就好,至少你回來了。」


  就算聽到你受重傷的消息把我嚇個不輕,但很慶幸的是你還是回來了。
  謝謝你還是回到了我的身邊。





#11傾盡心意的,真劍必殺




  「明石你怎麼一回來就睡懶覺啊?換下衣服看要去洗澡還是手入一下啊。」
  「麻煩死了啊……而且不用擔心,我身上沒有傷喔,戰鬥什麼的全權交給太郎太刀就好。」
  「什麼交給太郎太刀就好!不要給我說這種話啊喂!」忍不住踢了踢明石國行。但他被這踢了踢也沒什麼效用,只是讓明石國行翻了身繼續側躺在塌塌米上罷了──

  明石國行掏了掏耳,繼續用懶洋洋的語調說:「不是嘛……是我們就算想要幹掉對方也都被太郎太刀先掃光了,而且最近幾次太郎太刀桑像是發狂了一樣一直使出真劍必殺啊,根本沒有我們出手的餘地。」

  「──哈?太郎太刀發狂了一樣一直使出真劍必殺?怎麼回事?」帶著疑惑往庭院看過去。此刻太郎太刀安靜木然地望著枯樹的樣子實在不像明石國行講的那回事啊。

  「男人一但有了某種決意,不想再因為受傷而看見重要的人心疼或落淚的樣子,都會卯足拚盡了全力……」明石國行拍拍褲子站起了身,「啊啊我就去泡個澡好了……」
  拉開紙門,明石國行回過頭,眼鏡閃著不明的光:「對了主殿,妳耳根子紅了哦。」

  「閉嘴!洗你的澡去!」




Fin.

最後一個明石變成神助攻(大笑
啊對了我稍微解釋一下我前面人設沒講到的一個部分w
就是在通常情況下,孟審我是不會跟刀男一起出戰的ww除非派太郎上戰場會跟(但只限定春夏秋三個季節)
冬天或冷天就不會跟著他們出戰XD`(←極度怕冷的人)

然後下面紀錄一下想寫但還沒寫的題目
12.遠征歸來之刻
13.不在表單中的日課
14.田當番脫逃中
15.馬當番的午後
18.在深夜中翻開刀帳
19.部隊結成中的小插曲
22.在大阪城地下迷路
34.出陣勝利後的規程路上
35.敗北那夜的晚餐

再次謝謝撫子桑出的題,很多都很有靈感
而且可以逼自己碼個文還蠻開心的^q^/

2017/11/14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