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妖身初現 第三章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不知不覺,金色的夕陽透過林木射在自己的身上,古塵這才發現,一天已經過去了。透過這一天的演練,他感覺自己的虎爪已經有了三分神韻,但是距離他心中的目標還差不少。

    不過,現在天色已晚,他若是再不回去,擔心會被人發現異狀,想到這,古塵放棄了繼續的打算,直接返回自己的住處。

    「呦,這不是關係戶嗎?這是怎麼了,一天沒見,跑到什麼地方哭去了?」

    古塵剛返回茅草屋,一道冷嘲的聲音就響了起來,不是王戰,王戰正在一旁喜滋滋的看熱鬧,是王戰身邊的人,孫志。

    孫志也是鳳陽城出身的大戶,五品氣感天賦,中階氣海境,比王戰略遜,但是和王戰一樣,他也沒少找過古塵麻煩,理由完全一樣,因為古塵的工作太輕鬆,所以他不爽。

    不屑的看了一眼孫志冷嘲的表情,古塵沒有理會,他剛想返回房間,突然,孫志兩步擋在了他的面前。

    「關係戶,你得意什麼?」一把推在古塵的肩膀上,孫志嘲諷道:「我們都知道了,雖然你和那烏統領有些關係,但是烏統領要被調走了,他現在都沒時間管你了,聽說你今天還得罪了林統領,差點被林統領殺了。嘖嘖,你說你個廢物能幹什麼?送個飯都送不好,我要是你,我乾脆就死了算了。」

    面色陰沉的看著孫志,古塵冷聲道:「好狗不擋道,滾開!」

    雙眼一瞪,孫志狠聲道:「廢物,你罵誰?你再說一邊試試!」

    「好狗不擋道!」

    「你找死!」

    心中怒火騰升,孫志雙眼一寒,猛的一巴掌抽向了古塵的臉。

    古塵這一生只挨過兩人的巴掌,一個是他父親,另外一個就是林統領。

    今天他被林統領抽了一巴掌,他認了,因為林統領境界深不可測,他連擋的機會都沒有,但是孫志不過是氣海境中階,他也敢抽自己?

    心中一股怒火,古塵下意識伸出了自己的手,五指猛的彎曲,如同虎爪,一把將孫志的手腕抓住了。

    臉上的表情一愣,孫志沒想到,古塵好大的力氣,竟然如此簡單就抓住了他的手。

    而更讓他震驚的還在後面。

    啪!

    古塵另外一隻手如同閃電抽過,直接在孫志的臉上留下了一個通紅的掌印。

    完全被打懵了,不僅是孫志,就連王戰都一臉愕然,他甚至是懷疑自己看錯了,孫志竟然被古塵狠狠的抽了一巴掌?這小子什麼時候動作這麼迅捷了?

    緩緩的轉過頭,孫志滿臉肅殺,他舔了一下嘴角的鮮血,道:「廢物,你敢打我,今天……」

    啪!

    孫志話還沒說完,古塵一記響亮的巴掌就又抽了上去。

    冷冷的看著孫志,古塵道:「打你怎麼了,說我是廢物,你又算什麼東西?」

    說著,古塵猛的一腳踹出,正中孫志的小腹,直接將他踹了出去。

    如果說,先前和王戰的打鬥,古塵是被怒火沖昏了頭,那麼現在,他就是想動手,他沒有被怒火沖昏頭,只是單純的想迎接孫志的挑釁。

    虎心,無懼!

    被古塵連抽兩巴掌和踹了一腳,孫志瞬間被怒火充斥了腦袋,雙掌猛的拍地,他直接彈了起來,凌厲的一腳如鞭子一般抽向了古塵的腦袋。

    古塵身體猛的下蹲,待到孫志這一腳從自己的頭頂飛過,體內元氣匯聚小腿,兩條小腿一使勁,便如砲彈般衝了過去。

    轟的一聲將身處在半空的孫志撞到地上,古塵騎在他的身上,拳頭還沒砸下,就被孫志一腳踹中胸口,倒飛了出去。

    畢竟是氣海境中階,不管是身體還是體內的元氣,孫志都比古塵強太多,一腳將古塵踹出,孫志翻身站起,怒火之下,他竟然撿起了一塊人頭大小的石頭。

    呼!

    一聲呼嘯,見石頭直接砸向自己的胸口,古塵一個虎撲,直接翻滾出三米開外,隨後再次一個虎撲,直接撲向了孫志。

    雙眼直直的看著此時的孫志,好像天地間只剩下孫志一人,古塵雙手彎曲,體內的元氣催動,他沒有發現,在自己十指上,寸長的元氣凝聚成了利爪,如同真的老虎爪子一般。

    怔怔的看著古塵,孫志此時都呆住了,他看到古塵,這一刻彷彿真的變成一隻猛虎,撲向了自己,等到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躲了。

    正在此時,突然,一股龐大的力量撞向自己,孫志猝不及防,直接被這股力量撞了出去。

    是王戰。

    一腳將孫志踹飛,王戰猛的轉頭對向了古塵,雙拳一震,如同兩條出海的蛟龍,迎向了古塵的雙爪。

    砰!

    拳爪相觸,一股澎湃的元氣從王戰雙拳發出,古塵直接被震了出去。

    一個翻身落在三米開外,古塵冷聲道:「王戰,莫非你想以多欺少?」

    「以多欺少?」王戰冷笑道:「笑話,烏統領說過,不允許我們私下打鬥,我只是阻止你們犯錯。」

    嗤聲一笑,古塵道:「貓哭耗子,孫志,這次我給你個機會,如果你還想挑釁我,那就儘管來,我保證讓你有來無回!」

    霸氣的說罷這番話,古塵不屑的看了一眼兩人,隨後直接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看著古塵消失的身影,王戰一臉凝重,而孫志也不知何時來到了他的身邊,道:「為什麼不收拾他?」

    「收拾他?」王戰瞇了一下眼睛,道:「這個廢物的身後畢竟有烏統領,何必急在這一時。」

    「可是他太過分了,竟然敢藐視我們。」

    「由他吧,他最多只有一個月的時間折騰了,等到一個月後,他就屁都不是了。」

    明白的點了點頭,孫志一臉肅殺,回想剛才的一幕,他心中仍舊顫抖,他發誓,自己真的看到古塵好像變成了一隻猛虎,但是他想不明白,古塵是如何在這短短一日間發生如此大的變化的……

    古塵自然不知王戰兩人之間的談話,進到房間中,敞開了自己的衣服。

    孫志畢竟是氣海境中階,他這一腳確實不輕,但是看著胸口通紅的腳印,古塵不僅沒感到氣憤,還感到了舒坦。

    虎心,毫無畏懼,你要戰我便戰,這種暢快淋漓的感覺,讓古塵有種被釋放的感覺,甚至他感覺,自己蛻變了,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而三年來,一直被人欺壓不敢反擊的那個懦弱古塵,在今天死了。

    「從今天開始,古塵死了,而我,將代替你走以後的路。」

    狠狠的說罷這番話,古塵擺出一個奇怪姿勢,橫臥在了床上,王戰等人的挑釁,他根本沒放在眼中,因為他知道,林統領才是自己最大的威脅,若是他現在不努力修煉,那麼一個月後必死,這才是他最大的威脅。

    昨天他確實太累了,沒能細細的體會怎麼回事,體內就多了那麼多的元氣,而現在,他想知道這元氣是怎麼來到自己體內的。

    奇怪的姿勢擺出,古塵放空心神,將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體內,沒過多久他就發現,自己體內的九條經脈,因為他擺出的姿勢,開始發燙了起來,一股股熱量穿透他的身體蕩向房內,雖然這熱量很微弱,但他還是驚奇的發現,這股熱量所到之處,天地間所有的元氣,全都顯現了出來,並且一點一點的匯聚向了他的身體。

    他的氣感不足一品,但是借助經脈的本能感應,完全達到了九品氣感的天賦。

    心中一陣震撼,古塵暗自道:「這妖族的修煉方法果然特別,只要將身體擺出這種姿勢,經脈就能自動的吸收元氣,怪不得妖族的強者比人類多。」

    一陣感嘆,古塵放空心神繼續吸納天地間的元氣。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不知過去了多久,古塵感覺這經脈吸收元氣的速度突然降了下來,雙眼睜開,他喃喃道:「是不是該換下一個姿勢了?」

    想到這,他按照記憶,強忍著身體的疼痛,擺出了另外一個奇怪姿勢。

    果然和他想的一樣,這個姿勢擺出,古塵感覺自己吸納的天地元氣速度又恢復了。

    三個姿勢輪流,每個姿勢持續大概兩個時辰的時間,整整一夜的時間,古塵都在以九品氣感的天賦,瘋狂的吸收著天地元氣。

    而他體內的元氣經過這一夜的修煉,也隱隱有種飽和的趨勢。

    一抹晨光從窗戶的縫隙射向自己的臉龐,古塵睜開雙眼。

    他驚嘆道:「沒想到,按照我不足一品的氣感資質,想要達到氣海境,至少要數十年的時間,但是現在只用了不到兩天的時間就快到了,就算是那些九品氣感的天才也不可能這麼快吧,看來,這《神魔九式》不是一般的功法啊。」

    修煉,氣感資質固然很重要,但是修煉的功法也同樣重要,九品氣感若是修煉一般的功法,那麼無法將感應到的元氣盡數吸收,想要達到氣海境也需要一定的時間,而古塵之所以在如此短的時間,體內的元氣就接近飽和,《神魔九式》無疑是一部極品功法。

    窸窸窣窣的聲音從外面傳來,古塵揚了一下嘴角,他知道,王戰那批人又去打掃龍虎軍駐地的衛生了,而他,牢中的老者死了,他現在無事可幹,正好將這多餘的時間拿來鍛鍊身體……

    呼呼的風聲自林間傳來,此時的古塵像是猛虎一般,舉手投足間,夾帶著一股剛猛的氣息,他雙手成爪,元氣匯聚在指尖,每每從空中劃過,都會留下一道犀利的殘影。

    砰!

    突然,古塵直接抓向了一棵合抱粗的大樹,一聲砰響,只見這大樹上竟然留下了數道寸深的爪印,如同真的野獸所為,而且整個過程中,他的雙手絲毫沒有觸碰到大樹,只是催動元氣。

    啪啪啪!

    巴掌聲從身後傳來,古塵一驚,連忙轉過身。

    身穿黑色的龍虎服,正是昨天在大牢中將他救下的那名女人。

    女人一臉微笑的看著古塵,她步伐看似緩慢,但是速度卻很快,眨眼間就來到了大樹前。

    白皙的小手從那一道道寸深的痕跡上劃過,她讚許道:「看來昨日是我小瞧你了。」

    「大人是專程來找我的嗎?」古塵裝作一臉不懂道。

    微微一笑,女人道:「不要喊我大人,我叫秦榮。」

    「這……不合適吧。」

    「有什麼不合適,我不過只比你大一歲。」秦榮道:「放心好了,我不是林統領派來的,是烏統領,他得知了昨日的事情,但是他現在脫不開身,讓我來看看你。」

    「多謝烏叔關心,我沒事。」

    一步來到古塵的面前,秦榮的胸直接頂在了古塵的胸口,伏在他耳邊吐氣如蘭道:「怎麼辦到的?將元氣凝形,就算是氣海境也很少有人能做到。」

    一步後退,古塵裝糊塗道:「秦小姐,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這只是我古家祖傳的一套虎拳。」

    雖然表情很鎮定,但是古塵心中已經波瀾起伏,且不說龍虎衛觀察細微,他估計秦榮剛才已經將所有的事情都看在了眼中,如果她執意追問,勢必會露出破綻。

    「虎拳?」秦榮一笑,道:「好一套祖傳的虎拳,虎爪模仿的倒是唯妙唯肖,卻沒有絲毫招式可言,步伐凌亂,更是沒有套路,你能再重新來一遍嗎?」

    秦榮此話一出,古塵的臉色當即沉了下來,他哪會什麼虎拳,剛才只是他胡亂武動,隨性而為,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耍了什麼姿勢,怎麼可能再來一遍。

    見古塵不語,秦榮道:「我已經看了你半天了,你只有三種姿勢與所謂的虎拳有關,一是你的虎爪,二是你的虎撲,三是你的甩尾,不得不說,你這三種姿勢,完全具備虎勢,我從未見過有人能如此完美的詮釋這三種精華動作,但是你其餘的動作,全然沒有一點章法。」

    「我們古家祖傳的虎拳,只有這三式。」古塵爭辯道。

    秦榮一笑,道:「你可知,龍虎軍想要調查的事情,沒有查不到的,縱然你古家被滅三年了,但是挖出你古家十八年前的事情,也是輕而易舉。」

    「你什麼意思?」古塵臉色一緊。

    「不是我什麼意思。」秦榮道:「是你正在找死,林統領那裡只怕早就有了你所有的訊息,你古家祖傳有沒有虎拳,他豈能不知?你若是想以現在這種狀態參加一個月後的比試,誰也救不了你。」

    秦榮此話一出,古塵這才恍然大悟,是他想得簡單了,一個月後的比試,那可是在眾多的龍虎軍面前比賽,龍虎軍豈有等閒之輩?他若是只會這三招,只怕誰都能看出不正常,到時候就算老烏沒走,也救不了他。

    見古塵沉默,秦榮道:「我這裡倒是有一套《北門虎拳》。」

    猛的看向秦榮,古塵道:「你有什麼要求?」

    「欠我一份情。」秦榮道:「你可以將你這三式融入到北門虎拳中,如果再稍微遮掩一下,這樣誰也難以發現異常,答應嗎?」

    「你打算讓我怎麼償還這份情?」古塵沒有立刻答應。

    「這是以後的事情,答不答應?」

    看著秦榮一副吃定了自己的樣子,古塵沉默了一陣道:「好,我答應你,但是你的要求不能過分。」

    「放心吧,不會過分的。」見古塵答應,秦榮一笑,隨後嚴肅道:「看好了,這北門虎拳我只演示三遍,能不能學會,看你自己了。」

    雖然是女兒身,但是秦榮武動起來,剛猛氣息絲毫不弱於男子。

    拳風呼嘯,動作輾轉騰挪,進退有序相互銜接,比古塵那胡亂的比劃,不知道要融洽多少倍,只是古塵觀察她雙手呈現的虎爪姿勢,和自己的有些不同,雖然不同之處很細微,但是就是這些細微的改變,完全沒有了虎爪的那種鋒芒之氣。

    秦榮演練完三遍,古塵直接開始,或許是因為他正在學習虎動,所以這北門虎拳的套路,他幾乎手到擒來,只被秦榮指點了幾次不足之處,就完全融會貫通了,這讓秦榮不禁一陣感嘆,因為她當初學習這北門虎拳,可是花費半個月的時間,而古塵竟然不到兩個時辰。

    見古塵最後一遍的北門虎拳已經沒有任何的瑕疵,秦榮這才道:「該做的我都已經做了,若是一個月後你仍舊無法成為龍虎衛,那就是你的命運了。」

    「慢著。」見秦榮要離開,古塵道:「你既然已經知道我可疑,為何不調查我?」

    「調查你對我有什麼好處嗎?」秦榮反問道:「其實我昨天就知道了,那老者右腹處有一條很隱秘的傷痕,雖然被修復了,但只是修復表面,你是從他體內取走了什麼東西吧?」

    臉色一驚,古塵震驚道:「你……你全都知道?」

    嗤聲一笑,秦榮道:「別忘了,我可是龍虎衛,沒有什麼事情能瞞過龍虎衛。」

    「那你為什麼當時不告訴林統領?」古塵不解。

    「我為什麼要告訴他?」秦榮道:「告訴他,他不過是從你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雖然我不知道那東西是什麼,但是我不想讓他得到,就這麼簡單。」

    說罷這番話,秦榮轉身離去,只剩下古塵一個人發呆。

    龍虎軍原來沒有他想的那麼和諧統一!

    從秦榮的這番話,古塵聽得出來,秦榮和林統領好像有仇,不過,正是他們兩人之間的這個不合,才讓他活了下來。

    默默的看著秦榮離去的身影,古塵喃喃道:「秦榮,恐怕你之所以不匯報這件事,還有自己的私心吧。」

    正如秦榮說的那般,她若是匯報了這件事,那《神魔九式》勢必會被林統領取走,但她若是不匯報這件事,那麼她就有機會從古塵的身上取走,自己得到。

    秦榮長得面色和善,給人一種美麗大方的感覺,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誰又能知道她心中真實的想法?

    一瞬間,古塵對人心叵測這四個字有了更深的理解,這個世界,只有實力是自己的,任何人和東西都不值得寄託。

    想到這,古塵沒有再繼續練習北門虎拳,而是去了紫月山後崖的那處隱秘之地。

    夕陽西下,金色餘暉照射在古塵的身上,看著手中的那卷獸皮隨著火焰化成灰燼飄落到山崖下,他最終長出了一口氣。

    他花費了半天的時間,將《神魔九式》完全記在了腦海,畢竟將這東西帶在身上太過危險,他現在的實力,龍虎軍隨便出來一個人,就能搜查他的身體,若是被找到,他只有死路一條,還好之前沒人搜查他。

    夜間修煉虎息式來吸收元氣,日間練習北門虎拳,時間飛逝,古塵絲毫不敢耽擱,因為他一直記得,如果他不能在這次成為龍虎衛,那麼就是他的死期。

    轉眼就是三天的時間,終於,第三天的深夜,古塵沒有再繼續修煉虎息式。

    他盤膝在地,胸口緩緩起伏,幾日的修煉,體內的元氣已經飽和,而現在,他正要開始自己真正的修煉之路,開闢氣海!

    氣海,位於人的小腹,也是所謂的丹田,但是如果不將其開闢出來,就只是小腹而已,只有體內的元氣飽和,以元氣衝擊小腹,才能將其開闢出來,一旦開闢出氣海,就是踏入了氣海境,就能吸納更多的天地元氣,來提升自己的實力。

    只是,氣海並不是那麼好開闢的,修煉路上,有一半的人不能在三次之內開闢出氣海,而剩下的人中,又有一半無法在兩次之內開闢出氣海,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人能在第一次開闢出氣海,而且不少人是借助丹藥的力量。

    古塵自然沒有丹藥,但是他有屬於自己的優勢。

    天生九脈暢通!

    人體內的九脈分外四內五,外四分別是雙腿和雙臂各有一條經脈,內五是心、肝、脾、肺、腎各有一條經脈。

    修煉之道,雖然氣感資質最為重要,但是開闢氣海時,九脈也同樣重要,九脈若是同時運轉,那麼在開闢氣海的時候,力度就會大,開闢的機率也大,若是只有幾條經脈暢通,開闢氣海的時候,力度自然會小很多,機率也會小很多。

    所以,九脈暢通是古塵現在最大的依仗,畢竟他不想失敗,因為一次失敗,體內的元氣就會散盡,所有的一切將重新開始,他現在時間緊迫,王戰已經是氣海境高階,他必須要珍惜每一點時間。

    胸口緩緩起伏,終於,不知過去了多久,古塵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了巔峰,他睜開了雙眼,淡淡道:「今夜必須成功!」

    說罷這句話,古塵再次閉上了雙眼。體內,九條經脈同時運轉,元氣瘋狂的穿梭在這九條經脈中,甚至能聽到一股隱隱的呼嘯聲。

    元氣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終於,就在古塵感覺元氣的運轉已經達到巔峰的時候,他心念一動,九條經脈中的元氣猛的衝向了他的小腹。

    像是決堤的大壩,洶湧的元氣如同猛獸出籠,所到之處,勢不可擋。

    轟!

    一個悶雷般的聲音從古塵的小腹傳來,他身體一震,臉上瞬間滲出一層細汗。

    既然是開闢氣海,自然是暴力手段,暴力手段下從來不會有溫柔的感覺,古塵感覺自己的小腹像是被人拿刀捅了一刀,一陣絞痛,隨後就是越來越脹,彷彿要爆炸了一般。

    就在古塵感覺他要被撐爆的時候,突然,這股脹痛的感覺猛的消失,隨後他感覺自己的身體豁然一輕,所有的元氣全都消失在了他小腹的位置。

    成功了!

    雙眼猛的睜開,古塵眼中閃過一抹喜色,他成功了,他進入氣海境了,他能清晰的感受到,此時的小腹處,出現了一個詭異的空間,而這詭異的空間就是氣海。

    忍不住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古塵道:「氣海境,我終於成為一名真正的修煉者了,我再也不是廢人了!」

    想到這,古塵真想仰天長嘯,三年來,他被仇恨和廢人的稱號壓抑得太久了,但是他沒有這麼做,先不說現在是在夜間,單單這件事情若是傳出去,他一定會引來注意,到時候就麻煩了。

    沒有沉浸在喜悅中,古塵知道,自己雖然進入了氣海境,但是相較王戰等人還差得遠,他必須趕緊提升自己的修為,若是他不能在這次的龍虎衛選拔賽中獲得名額,那麼他的下場,依然是被林統領殺死。

    成為龍虎衛是他唯一的活路。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