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妖身初現 第二章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昏暗的牢房中,油燈忽閃,古塵靜靜的看著面前牢籠中的老者。

    似乎早就預料到古塵會來,老者一臉微笑的看著他,也不說話。

    突然,古塵開口道:「說吧,你到底有什麼要求?」

    天上沒有白白掉下的餡餅,古塵知道,如果老者真的能改變他廢人的身分,這等同再造的恩惠,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給他,必然會有要求。

    老者微微一笑,道:「看來你很明事理。」

    「呵,什麼明事理。」古塵嗤笑道:「你無非就是看穿了我報仇心切,抓住了我的弱點,想和我做個交易。」

    「不錯。」被古塵一語點破,老者也不尷尬,他坦然道:「我確實是抓住了你的弱點,但是這交易是雙方的事情,你若是不願意,我也無法勉強你不是?」

    「只要不是讓我放了你,怎麼都好說。」

    古塵這話說得不錯,若是他將老者放出來,莫說加入龍虎軍了,不被龍虎軍追殺就謝天謝地了。

    「這個你放心。」老者道:「我丹田被破,現在已經成了一個廢人,就算你放了我,我也逃不出龍虎軍的追殺。」

    「那你想做什麼交易?」古塵心中一輕。

    「我有一個女兒。」古塵直接,老者也不委婉,他直言道:「老夫雖然一生為惡,但是上天依然眷顧我,讓我在十六年前,有了一個女兒。我的條件很簡單,我現在被龍虎軍抓住了,最多還有三個月的壽命,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女兒,所以,我幫你改變現狀,讓你脫離廢人的身分,你來幫我照顧我女兒。」

    這麼簡單?

    古塵一臉驚訝,可是他隨後就明白了,老者現在被困龍虎軍大牢,縱然先前有通天的本領也沒用了,他只能透過這種辦法來託人照顧他的女兒,不過也正是這樣,古塵心中一陣激動。

    因為老者若是真的要託自己照顧他的女兒,那麼他必定不會騙自己,也就是他真的能改變自己現在的困境。

    將心神平復,古塵道:「這個完全沒問題,只要你能讓我修煉,那麼我就照顧你女兒,只是不知你想讓我怎麼照顧?」

    「隨緣。」老者道:「我女兒年齡和你相仿,你們若是有緣,結成伴侶也無妨,若是無緣,就將她託付給一個好男人。」

    「好。」古塵道:「我會將她託付給一個好男人的。」

    聞言,老者笑了一下,道:「凡事不要那麼急著下結論,說不定你會喜歡她呢。」

    一陣胡亂的東拉西扯,終於,已經是半夜時分,老者突然道:「有刀嗎?」

    古塵直接從大腿處拔出了一把匕首,匕刃只有巴掌長短,但是卻被打磨得寒光閃爍。

    古塵道:「我一直不明白,你為什麼非要等到三更呢?」

    「因為我是一名鬼修。」老者坦言道:「三更時分,陰氣正盛,現在你給我一刀,我沒有那麼容易死。」

    「給你一刀?」古塵一愣。

    「沒錯。」老者道:「你需要的東西,其實就在我的身體內。」

    身體內?

    古塵一臉駭然,竟然將東西藏在自己的身體內,這老者簡直太瘋狂了。

    「快動手吧。」見古塵發呆,老者道:「龍虎衛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來巡視,若是被發現,我們誰也活不了,就在我右腹處,記住,手腳俐落點,不然我若是死了,你也活不了,龍虎軍不殺我,為的就是我體內的這東西,只可惜,他們沒想到,呵。」

    聽完老者這番話,古塵沒有再猶豫,手掌在老者右腹下一陣摸索,隨後一道寒芒閃過,直接在這裡切出了一道巴掌長的口子,兩根手指伸進去,古塵一陣摸索,觸碰到了一個軟軟的東西。

    「就是它。」老者咬牙道:「趕緊拿出來。」

    雙指將其夾住,古塵沒有猶豫,直接將其拽了出來。

    是一卷獸皮,團縮的有兩根拇指大小。

    老者道:「快,捏住我的傷口。」

    來不及檢查這是什麼東西,古塵連忙將老者的傷口捏在了一起,一層黑霧繚繞,沒過多久,老者的傷口就完全癒合了,這一幕看得古塵異常震驚。

    黑色的元氣他還是第一次見,顯然這和老者為鬼修密不可分,而他更震驚的是,老者明明已經被破了丹田,還有烏土壓制,卻依然能調動體內的元氣,果然不是一般的強悍。

    不過,老者的傷口雖然癒合了,但元氣好像受了很大的損傷,他虛弱道:「趕緊走,若是被龍虎軍發現,你我都得死。」

    沒有停頓,古塵轉身大步離去,可是還沒等他走出大牢,突然停了下來,他回身道:「你為什麼相信我一定會遵守約定?」

    「我有選擇嗎?」老者反問了一句。

    明白的點了點頭,古塵道:「放心,我若是真的能走上修煉之路,答應你的事情,我一定會做到。」

    說罷這番話,古塵沒有再停留,一個縱身消失在了黑暗中。

    悄無聲息的返回住處,古塵沒有驚動任何人。

    待到將門窗全都封堵死之後,他才小心的點燃了油燈。

    將從老者體內取出的東西拿出,古塵先是用水清洗了一下,然後展開鋪在了桌子上。

    獸皮極薄,雖然團縮在一起只有兩根拇指大小,卻鋪滿了整張桌子,而入眼的四個大字直接讓古塵為之一震。

    神魔九式!

    四個大字張狂不羈,單看這四個大字,古塵就感到一陣無來由的心悸,字如其人,古塵不敢想像,寫下這四個字的人會張狂到何種地步,可能連天地都不放在眼裡吧。

    如此張狂之人,會留下一部何等張狂的功法?

    古塵逐字閱讀。

    「神魔九式,乃是本尊縱橫妖魔兩族,取兩族所長,歷時無盡歲月所創,此功法變幻萬千,殺氣十足,唯一欠妥之處,就是本尊所創之時,雖然是依著人類的身體創造,卻和人族功法沒有半點牽扯,至於能否修煉,尚處於理論階段,若是成功,本尊也不知道將會修煉成什麼樣子,若是不成功,便是一卷廢紙。」

    看完開篇介紹,古塵感到一陣不可思議,這竟然是一部沒有經過任何實踐的理論功法,而且還是和人族沒有絲毫牽扯的功法。

    他愣了,要不要修煉?

    這是一部沒有任何保障的功法,若是修煉,很有可能走火入魔,或者是發生其他的變故。

    不過,古塵只是稍稍的沉思了一下就決定了,修煉!

    他氣感天賦不足一品,本來就很難感應天地元氣,若是真的走火入魔,也不知是猴年馬月的事情,若是他有幸成功,那更好,現在他需要的就是實力,老烏一走,也到了龍虎軍重新招打雜之人的時候,沒有了老烏,他勢必不能繼續待在山上,作為一個廢人,下山後他只能面對更多的欺辱,大仇更是不用指望。

    想到這,古塵繼續往下閱讀。

    「神魔九式第一境,魔虎境,魔虎境分三式,第一式,虎息,呈虎作息之態,以經脈為根,吸納天地元氣。」

    看到這,古塵一臉驚訝,這樣就能吸收天地元氣?

    雖然古塵的氣感不足一品,但是這三年中也修煉過一些功法,只是效果微弱得幾乎為零,因為想要吸納天地元氣,要看一個人的氣感資質,他氣感資質太差。

    而且,因為修煉的功法也有高低之分,所以很多功法在修煉前,都會特別標注,此種功法適合何等氣感資質的人修煉。

    可是,神魔九式完全沒有提到這一點。

    「難道是創造這部功法的人,忘記了這一點?」

    眼中升起一抹疑惑,古塵隨後恍然大悟,然後自嘲的搖了搖頭。

    他忘記了,這神魔九式雖然是根據人類的身體創造出來的功法,卻和人類沒有一絲牽扯,他竟然習慣性的將這功法和以前修煉過的功法對比,簡直是糊塗了。

    古塵繼續往下看,下面是三個人形畫像,三個畫像的人分別擺出了三種不同的姿勢橫臥,姿勢雖然不同,但是給人的感覺相同,非常詭異。

    「這就是吸納天地元氣的虎息式?試試看,不知有什麼效果。」

    將這三種姿勢的每一處細微的地方都記在腦海中,古塵隨後將這卷獸皮收了起來。

    「嘶!」

    一口涼氣,古塵第一個姿勢還沒擺出來,額頭就滲出了一層冷汗,怪不得他覺得這三種姿勢詭異,因為這三種姿勢已經超出了人類的生理構造,老虎做起來或許很正常,但是人類來做老虎的姿勢,如同趕鴨子上架。

    緊緊咬著自己的牙齒,古塵狠心的將自己的身體扭曲,終於,第一個姿勢擺了出來,但是堅持了一秒鐘都不到,砰的一聲就成大字躺在了地上。

    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是被扭斷了一般,撕裂般的痛楚從腰、胸、腿傳來,莫說修煉了,堅持他都堅持不住。

    「這是我唯一的機會,再來!」

    大口的喘息了片刻,古塵再次擺出了那詭異的姿勢,比上次好,這次他咬牙堅持,但是也只是堅持了不到五秒就撐不住了。

    「再來!」

    一遍遍的失敗,一遍遍的開始,古塵像是一個不知疲倦的人,這一夜中不知嘗試了多少次,終於,在最後擺出那姿勢之後,他累得沒有一點力氣了,竟然睡著了。

    砰砰砰!

    「古塵,你快點出來。」

    不知過去了多久,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古塵一驚,他猛的睜開雙眼,隨後像是彈簧一般跳了起來。

    驚訝的看著自己的雙手,古塵滿臉不敢置信,他記得自己最後在擺出那姿勢之後,已經被折騰得實在沒有絲毫力氣就睡著了,可是在醒來之後,他不僅覺得自己身體沒有不適,甚至體內有股磅礴的力量在轉動。

    這是元氣!

    古塵一臉驚駭,三年來,他苦修了不知多少夜晚,但是匯聚的元氣,不足這股元氣的千分之一,可是一夜之間……

    「這麼說……我成功了!」眼中閃過一抹驚喜,古塵差點激動得跳起來。

    砰砰砰!

    「古塵,你快點出來!」

    急促的敲門聲再次響起,古塵這才回過神,將自己的心神平復後,他打開了房門。

    是王戰!

    昨天得到的那顆紫露丹明顯已經被他煉化了,此時王戰的鼻子絲毫無損,就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般。

    一臉謹慎的看著王戰,古塵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昨日他之所以敢對王戰反擊,是被怒火沖昏了頭,若是真正的打起來,十個他都不是王戰的對手,他當下以為王戰是想報昨日的仇。

    「別擔心,我不是要找你麻煩。」見古塵如此謹慎,王戰滿臉堆笑道:「是副統領大人來找你了。」

    老烏?

    古塵一愣,他不是昨天剛來過,怎麼今天又來了?

    順著王戰的視線看去,古塵這才發現,不是老烏,而是龍虎軍的另外一位副統領。

    龍虎軍,正統領只有一人,但是副統領卻有兩人,和老烏不同,這次來的副統領身材魁梧,一臉肅殺,如果說老烏像是一桿標槍,鋒芒匯於雙眼,那麼這人就是一把開山斧,整個身上都散發著一股鋒芒之氣。

    不知這位龍虎軍副統領找自己何事,古塵連忙上前,恭敬道:「小子古塵,拜見統領大人。」

    「你就是負責龍虎軍大牢送飯的?」雙眼不善的看著古塵,這副統領冷聲道。

    聽著這冷冷的聲音,古塵心中一驚,難道昨晚的事情被發現了?

    他強裝鎮定道:「正是小子。」

    「哼,廢物!」一聲冷哼,這副統領突然出手,偌大的巴掌,直接抽在了古塵的臉上。

    噗!

    吐出一口鮮血,毫無防備下,古塵直接被抽出了三米開外。

    雙耳一片嗡響,古塵眼中的殺機一閃而逝,他誠惶誠恐道:「大人,小子不知犯了什麼錯?」

    「什麼錯?」這副統領狠聲道:「廢物!讓你看個人都看不好,當初是怎麼告訴你的,牢中那人若是快死的時候,趕緊去通知我們,你為何沒有?」

    快死?

    古塵心中一驚,道:「大人,小子一直記著這囑咐呢,可是昨天我送飯的時候,那人好好的呢。」

    「好好的?」副統領狠聲道:「如果昨日好好的,為何今天就死了?」

    「死了?」古塵怔住了,老者死了……

    「你隨我來!」

    看著古塵發呆的樣子,這副統領不由分說,一把提起古塵,像是一股旋風,消失在了大牢的方向,只留下王戰等人一臉迷茫。

    這是怎麼回事?

    昨天一個副統領來罩著古塵,而今天一個副統領卻打了古塵,這關係……

    像是想到了什麼,王戰狠狠的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道:「廢物,嚇了老子一跳,老子還以為你有多大背景呢,原來不過如此,剛才對你低眉順眼,簡直是侮辱老子了……」

    此時的龍虎軍大牢前,和往常截然不同,附近站滿了龍虎衛,看到副統領提著古塵到來,一個個紛紛低下腦袋,道:「林統領!」

    沒有理會這些人,林統領提著古塵,直接走進了牢房內,此時的牢房中,也站滿了龍虎軍,而且牢房已經被打開,一男一女兩個年輕的龍虎衛,正圍著老者的屍體檢查。

    轟的一聲,古塵被扔到了地上,直到翻滾出三米開外才停了下來。

    林統領道:「睜大你的狗眼看看,這就是你說的好好的?」

    顧不得身上的痛楚,古塵忙不迭的看向監牢中的老者,只見老者耷拉著腦袋,身體自然下垂,被兩條玄鐵鎖鏈拉成一個大字,顯然是死了。

    怔怔的看著老者的屍體,古塵腦海裡回想起了昨夜兩人分別時的畫面,怪不得老者如此催促自己,原來他已經知道自己要死了。

    默默的閉了一下眼睛,古塵暗道:「你放心吧,答應你的事情,我一定會辦到的,你女兒我一定會照顧周全。」

    心中說罷這番話,古塵睜開了雙眼,他平靜道:「統領大人,我昨日送飯的時候,他確實好好的,我也不知他怎麼今天就死了。」

    「大人!」正在監牢中檢查的女人走了出來,道:「報告大人,此人說的應該不假。」

    「說。」林統領冷冷道。

    「是,大人。」女人道:「我二人剛才已經檢查過了,這人身體還未僵硬,應該是昨晚剛死的,而且他並非因傷而死的,身上的機能還很完好,屬下推測,他應該是一下耗乾了體內的元氣死的。」

    「一下耗乾體內的元氣?」林統領皺了一下眉頭,道:「他身上可有什麼傷勢?」

    「完全沒有。」女人道:「身上沒有任何的傷口,而且體內也沒有任何中毒的跡象。」

    「那他是如何一下耗盡元氣的?」林統領道:「此人身體被封,連自殺都做不到,怎麼會一下耗盡體內的元氣?」

    「這個……」一陣低吟,女人搖了搖頭。

    轉頭看向古塵,林統領道:「此人這段時間可曾和你說過什麼?」

    點了點頭,古塵道:「說過很多,此人是個話癆,但說的都是一些生平事蹟,無外乎他殺了多少人,幹過多少壞事。」

    「只是這些?」

    「只有這些。」

    四目相視,看著古塵無懼的雙眼,林統領瞇了一下眼睛,道:「拿拘魂索,我要看看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大人。」女人一驚,連忙道:「大人,這古塵和烏統領有關係,你若是現在殺了他,恐怕……」

    「擔心什麼。」林統領不屑道:「老烏那傢伙,已經是要走的人了,他已經不足為懼。」

    「大人,話是這麼說,可是烏統領現在畢竟還是龍虎軍的副統領,調令沒下來之前,確實不太合適吧。」

    一陣沉思,林統領深吸了一口氣道:「罷了,鬥了這麼多年,那就給他個面子,等他走後再動手。」

    說罷這番話,林統領最後看了一眼古塵,隨後大步的離開了這裡。

    等到最後只剩下女人和自己的時候,古塵這才抱拳一禮,道:「多謝大人剛才出手相救。」

    古塵不傻,從剛才的談話中他聽得出來,如果不是女人阻攔,他就死了。

    「不用謝我。」女人平靜道:「烏統領曾經幫助過我很多,這是我應該做的,主要是你,你最多還有一個月的時間,等到烏統領離開後,你就會被林統領拘魂,你唯一的活路就是成為龍虎衛,但是你的資質……」

    說到這,女人搖了搖頭,然後離開了大牢。

    女人的意思很簡單,她雖然救了古塵現在,卻救不了古塵未來,除非他能成為龍虎衛,不然必死。

    怔怔的看著空蕩蕩的牢房,古塵萬萬沒想到,這一切竟然發生得這麼突然,可是說起來,所有的一切還都是因為他,是他選擇了這條路,老者才會突然死去,如果不是他選擇這條路,那麼今日的這一切也不會發生,他也不會受到林統領的生命威脅。

    但是他不後悔!

    雙拳緊緊的攥起,古塵沉聲道:「一個月後的龍虎衛選拔,是我唯一的活路了,若是我成為龍虎衛,那林統領就無法對我下手了,若是我無法成為龍虎衛,就只有死路一條,而我若是死了,古家一百餘口大仇,就再也沒人報了,看來,這次我勢必要成為龍虎衛才行。」

    眼中閃過一抹堅毅,古塵大步的離開了牢裡。

    紫月山後崖,一處偏僻的地方,古塵再次將《神魔九式》拿了出來,三年來,每當他心情鬱悶的時候,就會到這裡來獨自放鬆,這個地方位處偏僻,除他之外,很少有人能發現。

    昨晚的虎息式,他已經嘗到了甜頭,神魔九式對氣感資質沒有要求,而是以經脈為根,他天生九脈暢通,修煉神魔九式就像是氣感九品的天才,所以才會在不到一夜的時間,吸收了如此龐大的一股元氣。

    而他也想明白了為什麼,人類修煉的功法需要氣感資質,但是妖族卻對氣感沒有要求,他們只要開啟了靈智就能修煉,雖然他現在是人類,但是修煉的卻是魔虎之法。

    虎息式他已經記牢,另外兩種姿勢他還沒練習,但是現在不是練習的時候,畢竟想要成為龍虎衛不單單是比試境界,還有真正的本領。

    「魔虎境第二式,虎動!」

    虎息是虎的臥息,虎動自然是虎的動作,以及捕殺之態,虎動同樣有三個動作。

    虎抓、虎撲、甩尾,這三個動作,乃是老虎身上的精髓動作,將這三個動作熟記之後,古塵繼續閱讀,「魔虎境第三式,虎心!」

    沒有任何的圖案招式,只有簡單的一句話。

    「虎嘯山林,百獸臣服,縱然有勢不可擋,也絕不退縮。」

    雖然這第三式只有一句話,但是古塵心中瞬間明悟,猛虎縱橫山野,縱然是遇到天大的威脅,也絕對不會退縮,這第三式雖然沒有任何的招式,卻是魔虎境的精華。

    虎心!

    虎息,虎動,只是仿其形,唯有具備無懼之心,方才有真正的猛虎之勢。

    「無懼?」古塵喃喃道:「我現在已經別無選擇,不成功便成仁,心中還有什麼畏懼,這第三式或許對別人難,但是對我來說,倒是很簡單。」

    虎心沒有任何的招式,卻放在第三式,是因為仿其形簡單,但是要具備無懼之心,卻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若是心性懦弱之人,想讓他變得心中無懼,簡直難如登天,因為本性是很難更改的。

    將神魔九式小心翼翼的收藏好,古塵直接開始了虎動的第一式,虎抓。

    動作看似簡單,但是練起來卻異常艱難,古塵雙手彎成虎爪樣,短時間還好,但是時間一長,十指就會開始發酸。他運轉體內的元氣,不斷的用元氣滋潤著自己的十指,使十指不斷的適應現在的狀態……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