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妖身初現 第一章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天下九州,唯方州還算安寧,至於另外八州,早就不是人類的天下,而方州被入侵,也只是時間而已。」

    昏暗的牢房中,古塵靜靜的看著裡面被關押的老者,老者很瘦,卻被兩條粗大的玄鐵鎖鏈穿透雙肩,釘在牆上,不僅如此,腹部還被一條赤金鎖鏈穿透,釘在地上。

    若是換成普通人,只怕早就死了,可是老者像是沒事一樣談吐自如,因為老者並非尋常人,而是一名修煉者。

    這裡是龍虎軍大牢!

    提起龍虎軍,鳳陽城無人不知,無人敢議,就連玄門中人也不敢造次。

    鳳陽城,方圓萬里,大小門派數百,可是與龍虎軍相比,不過是民間組織,它才是正規編制,統籌萬里,掌管一方,專門對付鳳陽城境內的為惡修煉者。

    可是古塵想不明白,他在龍虎軍大牢已經工作三年了,像這麼需要嚴密關押的犯人,還是第一次遇到。

    兩條玄鐵鎖鏈並非一般的鎖鏈,裡面摻雜了阻塞元氣的烏土,雖然只是雙肩被穿透,但是老者已經無法調動元氣,如普通人一樣,此種情況下還要打破他的丹田,這足以證明,老者的實力肯定不一般。

    「小子,你既然身懷大仇,為什麼不好好修煉,反而甘心在龍虎軍大牢做一個打雜的?」

    老者雖然實力不凡,卻是個話癆,這幾日古塵前來送飯都已經習以為常,可是這次,當老者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古塵猛的瞪大了雙眼。

    他是怎麼知道的?

    古塵滿臉震驚,沒錯,他確實身懷大仇。

    三年前,古塵本是鳳陽城境內楊柳鎮古家的大少爺,但是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古家上下一百零六口被人屠殺,等到龍虎軍趕到的時候,只剩下他還有半條命。

    因為古塵的父親曾經機緣下救過龍虎軍副統領老烏的命,所以老烏將他留在了龍虎軍,一晃三年的時間過去了,古家當年被人滅門的慘狀,古塵現在閉上眼睛,仍舊像是剛剛發生。

    三年來,他無時無刻不想著報這血海深仇,但是,先不說那仇家就像是消失了一般,他天生氣感不足一品,根本無緣成為修煉者。

    修煉之道,氣感資質最為重要。氣感資質分九品,品階越高,能感受到的天地元氣就越多,只有感受到天地元氣,才能將其納入身體,不足一品的氣感資質,就算是感受到零星的元氣,對修煉之路來說也只是滄海一粟。

    一個廢人,何談報仇?

    無法報仇的那種痛苦就像是夢魘一般,已經纏了古塵三年。

    可是古塵不解,這件事情只有他和龍虎軍內的老烏等人知道,這老者是如何知道的?

    莫非他是……

    想到這,古塵眼中瞬間迸發出了一道凶光,他兩步上前,陰冷道:「你是如何知道我身懷大仇的?」

    四目相視,迎著古塵逼問的眼神,老者笑道:「小子,你莫非懷疑是老夫幹的?」

    「如果和你沒關係,那你是怎麼知道的?」

    「是你告訴我的。」老者道:「正所謂,相由心生,你心中想的什麼,全都寫在了你的臉上,老夫又不瞎,怎麼看不出來?」

    看著老者笑咪咪的樣子,古塵沉默了一陣,收斂了身上的殺氣。他知道,老者沒有騙自己,被關押進這龍虎軍大牢,皆是必死之人,老者既然都要死了,若是和他有關係,他沒有必要推諉。

    見古塵將飯菜送到自己面前,就要轉身離開,老者開口道:「小子,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你既然身懷大仇,為什麼不想著好好的修煉報仇,反而日復一日的做著這種浪費生命的工作,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再次被問到這個問題,古塵雙眼一閉,狠狠的攥起了雙拳,他沉聲道:「誰說我不想報仇?可我雖然天生九脈暢通,氣感資質卻不足一品,莫說報仇,想成為一個修煉者都難。」

    「什麼?」老者一怔,驚訝道:「天生九脈暢通,氣感不足一品?此話當真?」

    面對老者驚訝的眼神,古塵已經見怪不怪,他平靜道:「莫非這是什麼光榮的事情?我需要作假?」

    怔怔的看著古塵遠去的身影,老者神色一陣遲疑,他突然道:「小子,我若是能幫你,讓你成為修煉者,你信嗎?」

    身體一頓,古塵回頭道:「我氣感資質不足一品,任何功法都是千倍的努力換不回一分的收穫,你如何幫我?」

    「這個你別管。」老者道:「老夫既然說了能幫你,自然就能幫你。你若是願意,今夜三更便來找我;若是不願意,就當我沒說過這句話。」

    看著老者自信的模樣,古塵心中疑惑了,難道他真的有辦法?

    面色凝重的看著老者,古塵道:「為什麼要等到三更?」

    「因為老夫不想讓你死。」

    「不想讓我死?」

    「呵,如果你願意,今夜三更來便是,何必多問呢。」

    靜靜的看著老者,古塵沉默了片刻,隨後轉身離開了牢房。

    夕陽下,山風吹拂,古塵頓感身體一輕,龍虎軍駐紮在鳳陽城後的紫月山上,這大牢自然也在紫月山,但是卻和駐地不在一個地方,兩者相距了有大概數里的山路。

    既然是山路,自然不好走,等到古塵返回一片茅草屋之後,已經是半個時辰之後。

    龍虎軍,身分何等的尊貴,山上的雜活自然不會親自動手,所以每年會招十人專門處理山上的雜活,而這片茅草屋,就是他們這十人居住的地方。

    雖然條件有些艱苦,但是爭搶著想來龍虎軍做雜活的人,卻能擠破了腦袋,甚至不乏大家族的優秀子弟,因為龍虎軍每年都會從這十人中選拔出一位,成為龍虎衛。

    龍虎衛,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身分,成了龍虎衛不僅能橫行鳳陽,而且還會獲得大量的修煉資源,比那些門派之流不知要豐厚多少倍。正常情況下,龍虎軍每三年才會招一次人,一次只招十人,但是前來報名的,足有數千,所以這算是一條捷徑。

    「看,那個廢人回來了。」

    「我真是想不明白了,他一個廢人是怎麼每年都能留下來的?」

    「就是,而且還是個送飯的工作,比我們這些每天要去打掃衛生的人,不知道輕鬆了多少倍。」

    古塵還沒走進自己的房間,一陣嘲諷和不滿的聲音就傳了過來,正是那些一大早就去龍虎軍駐地打掃衛生的人,這些人一個個不善的看著他,眼中滿是嫉妒。

    能被龍虎軍招來幹雜活的,自然不是一般人,這些人一個個要麼出身世家,要麼天資卓越,但是工作卻比古塵這個氣感不足一品的廢人累,著實讓他們心中不滿。

    對於這些,古塵已經司空見慣,打開自己的房門,他直接走了進去。

    「那老者是不是在騙我呢?」

    靜靜的坐在房間中,古塵腦海裡不斷回放著剛才送飯時發生的事情。

    氣感不足一品,是古塵多年以來的傷痛,不管老者是不是在騙他,這傷疤現在又被重揭了。

    這是一個以武為尊的世界,實力就是一切,一個不能修煉的廢人,無疑是這個世界的最底層,受人欺辱,勞碌一生。更重要的是古塵不能手刃仇人,這種痛苦才是最煎熬的。

    「騙我能有什麼好處?」古塵喃喃道:「若是騙了我,我完全可以在以後的飯菜中動手腳來收拾他,他不會想不到這點,可是我氣感不足一品,莫說修煉,就連感應天地間的元氣都很困難,他又怎麼來改變我現在的困境呢?」

    「古塵,你小子快滾出來!」

    就在古塵沉思著那老者是不是在騙自己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在外面響了起來。

    聽到這個聲音,古塵的臉色一下沉了下來。

    是王戰。

    王戰是鳳陽城王家的傳人,年齡和他一樣大,同是十七,卻擁有六品氣感天賦,已經到了氣海境高階的修為,是今年的這十人中最有希望成為龍虎衛的,為此,也是十人中最猖狂的。

    而他喊古塵,除了心中鬱悶想要發洩,沒有別的事情,因為他擁有氣海境高階的修為和六品氣感天賦,但是做的工作卻比古塵累上數倍,心理極度不平衡。

    房門打開,古塵陰沉的看著王戰,道:「王戰,你叫我有什麼事情?」

    「什麼事情?」

    王戰生得虎背熊腰,塊頭足足比古塵大一圈,他兩步向前,就像是一個大人在對小孩,道:「古塵,老子心裡不爽,我要和你換工作。」

    「換工作?」古塵沉了一下臉,道:「這工作都是龍虎軍安排的,誰敢私自換?」

    「那你就去和龍虎軍反映。」王戰哼著鼻子道:「總之我不管,你今天必須和我換,就說你幹夠這送飯的工作了,想替換我的工作。」

    「有病,要說你去說,我才不去。」翻了個白眼,古塵轉身要返回房間。

    突然,一隻大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還沒等古塵反應過來,他就感覺自己的身體一輕,飛了出去。

    「嘶!」猝不及防,大腿直接撞到了一塊凸起的石頭上,古塵倒吸一口涼氣,他狠狠的瞪向王戰,道:「王戰,你到底想幹什麼?」

    「嘿,想幹什麼?」嘿嘿一笑,王戰攥了一下雙拳,道:「老子不爽,就是想拿你撒氣!」

    說著話,王戰兩步上前,大手直接抓向了古塵的肩膀。

    古塵知道,王戰就是想找自己的麻煩,不巧的是,他剛好想到古家的大仇,心中正憋屈,如今被王戰一刺激,怒火瞬間矇蔽了雙眼,他想也不想,從身後胡亂的摸起一塊石頭,猛的砸向了王戰的腦袋。

    看著這塊被古塵砸來的石頭,王戰雙眼一寒,左手一揮,一股青色的元氣環繞,直接將石頭擊飛,不等古塵撿起第二塊,王戰一腳已經踢了過來。

    砰!

    氣海境高階,哪裡是古塵這尋常人的身體能抗衡的,沒來得及反應,古塵被王戰這一腳踢在了胸口,隨後砰的一聲倒飛了出去。

    火辣的感覺從胸口傳來,古塵感覺自己的胸口好像碎了一般,一片麻木,呼吸都不順暢了。

    大步的走向古塵,王戰抓住他的雙肩,猛的將其舉起,道:「你個廢物,竟然有膽還手了,今天我……啊!」

    王戰話還沒說完,猛的發出了一聲慘叫,卻見古塵背在身後的手揮出,一塊拳頭大小的青石直接砸在了他的鼻子上,血肉模糊,鮮血像是不要錢似的,嘩嘩直流。

    鼻子乃是人身最脆弱的地方之一,被古塵如此猛烈的一擊,王戰只覺得那痠痛的感覺像是決堤的大壩直衝頭頂,差點將他沖昏過去。

    看也不看,王戰一把將古塵胡亂的扔出,隨後捂著鼻子蹲了下去。

    轟的一聲砸在一片亂石上,古塵的表情一陣扭曲,隨後咬著牙站了起來,雙手抬起一塊更大的石頭,一步步的走向王戰,眼中充滿了殺機。

    士可殺不可辱!

    他已經被王戰侮辱過多少次了?今天他決定了,自己絕對不會再容忍王戰欺負自己,今天他要算總帳。

    附近的八雙眼睛,全都像是看熱鬧一般,沒有一人想要阻攔,因為他們來這裡被當作下人使喚,為的就是成為龍虎衛,而王戰是他們最大的競爭對手。

    選拔賽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就要開始,若是在這之前,古塵真的能傷到王戰或者是殺死他,簡直是喜聞樂見的事情,甚至他們都巴不得幫古塵一把,狠狠的將他手中的石頭砸向王戰的腦袋。

    見王戰痛苦的捂著自己的鼻子,絲毫沒有察覺自己靠近,古塵心一狠,猛的將大石砸向了他的腦袋,因為他知道,若是他再不動手,一旦等到王戰緩過來,自己至少會被他打成半死。

    八雙眼睛一片精光,八張臉滿是期盼,他們都期盼古塵這一下將王戰砸死!

    突然,眼看這大石要砸在王戰頭上的時候,一道青光如同閃電竄過,轟的一聲將大石擊碎。

    碎石落了一身,王戰一愣,他這才發現,自己剛才差點被古塵砸死!王戰眼中閃過一抹殺機,身體浮現一層青濛濛的元氣,剛要動手,一道聲音響了起來。

    「住手!」

    淡淡的聲音雖然不大,卻蘊含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威嚴,順著這聲音的方向看去,古塵這才看到,一位身穿黑色錦衣的男子從轉角走了出來。

    男子身材消瘦、筆挺,像是一桿標槍,雙眼就像槍頭,給人一種鋒芒畢露的感覺。

    尤其是他身上的衣服,讓所有人都忙不迭的低下了腦袋。

    黑色的錦衣上,胸口繡著一隻金銀色相交的猛虎頭圖案,赫然是龍虎軍副統領的身分象徵。

    這種圖案的衣服,除了龍虎軍,偌大的鳳陽城沒人敢穿。

    看著男子緩步走來,古塵連忙收斂了身上的殺氣,恭敬道:「烏叔。」

    烏叔?

    聽到這兩個字,所有人都是身體一震,甚至王戰的臉色也瞬間慘白,身體瑟瑟發抖。

    龍虎軍的副統領,竟然是古塵的叔叔?

    完了!

    王戰心中一陣絕望,原本還有一個月,就是從他們之中選拔龍虎衛的時間了,可是他卻在這個時候動手打了古塵,只要這人一句話,他就得立刻滾蛋。

    王戰懊惱,自己簡直是莽撞,古塵一個廢人能在這裡待三年,並且幹最輕鬆的工作,能沒背景嗎?

    可是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他只能說古塵隱藏得太好了,相處快一年了,竟然沒一個人知道他的底細。

    不只是王戰,此刻誰的臉色也不好看,因為在場的誰沒欺負過古塵?

    默默的點了點頭,老烏兩步走到近前,他淡淡道:「龍虎軍之間,是不允許相互鬥毆的,雖然你們不屬於龍虎軍,但是最好還是要和睦相處。」

    臉上瞬間滲出一層冷汗,王戰忙不迭的道:「大人教訓得是,小子一定銘記在心。」

    「嗯。」老烏點了點頭,隨後從懷中掏出了一粒丹藥,遞給了王戰,道:「這顆紫露丹拿去服用吧,不會留下疤痕的。」

    此話一出,除了古塵,所有人的臉上都是驚訝,紫露丹?

    他們不知道紫露丹在龍虎軍是什麼位置,但是在鳳陽城,一顆紫露丹那可是價值千金,而且還是有價無市,但是這龍虎軍副統領,隨隨便便出手就是一顆紫露丹,未免太大方了吧,同時也感嘆,龍虎軍果然如外界傳聞的那般,底蘊深厚,身家不可估量。

    顫抖的接過紫露丹,王戰滿臉不敢置信,他沒有受到處罰,反而還得了一顆紫露丹?這何止是因禍得福,他再三感謝,這才匆忙返回了自己的房間。

    其實他又怎麼知道,作為龍虎軍的副統領,他和古塵兩人之間的爭鬥在老烏眼中就像是小孩子嬉鬧,怎麼可能會當成一回事。

    老烏道:「古塵,去你房間,有些話我想和你聊聊。」

    雖然來到這龍虎軍三年了,但是古塵也只是見過老烏兩次,一次是他剛上山的時候,一次是現在,他知道,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情,老烏肯定不會來看自己,當下忙將老烏請進了房間。

    房門關閉,老烏閉口不談剛才的事情,而是抓住了古塵的手腕,一股澎湃的力量湧進他的身體,古塵先是一愣,隨後閉上了眼睛。

    任由這股力量在自己的體內流竄,直到運行了一周天,他才感覺這股力量被老烏撤離了出去,而他身上的酸脹和疼痛,也全都隨著消失了。

    「多謝烏叔。」古塵抱拳一禮。

    「不必客氣。」老烏道:「你既然是古兄的遺子,那麼理應由我照顧,只是我平日裡較忙,沒時間來看你,下次若是有人再招惹你,你直接提我的名字就好。」

    「多謝烏叔好意。」古塵道:「古塵能有幸在這裡一直待下去,心中已經十分感激,不過這種事情還是我自己處理吧,畢竟已經勞煩烏叔太多了,這種小事確實沒必要再勞煩您。」

    滿意的點了點頭,老烏道:「不愧是古兄的孩子,脾氣和他一樣,不過,我今天來是想告訴你,你古家的案子,我可能無法再查下去了。」

    什麼?

    古塵身體一震,一臉愕然。

    龍虎軍,統籌鳳陽城方圓萬里,大小門派和勢力皆在其監視之下,古家三年前被人滅門,只有龍虎軍有實力和能力將其調查出來。

    而老烏是古塵這三年來唯一的報仇希望,可是現在……

    如果老烏也罷手了,那麼三年前古家被人滅門的慘案,恐怕就真的要成為一樁懸案了。

    手足無措的抓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古塵強裝鎮定道:「烏、烏叔,您、您是厭煩了嗎?」

    「當然不是。」老烏嘆了一口氣,道:「是我得罪了一些人,要被調離鳳陽城了。」

    「什麼?」古塵一臉不敢置信,他甚至懷疑自己聽錯了。

    得罪了一些人?

    這怎麼可能!

    老烏是鳳陽城龍虎軍的副統領,除了龍虎軍正統領之外,就連鳳陽城城主見了他都得點頭哈腰,難道他得罪的是龍虎軍正統領?

    像是看出了古塵心思,老烏道:「和鳳陽城無關,我是得罪了更上面的龍虎軍。」

    「更上面?」

    見古塵一臉茫然,老烏道:「我們只是鳳陽城的龍虎軍,但是有比鳳陽城龍虎軍還厲害的清風府龍虎軍,清風府,掌管十城,這鳳陽城就在其監管之下。」

    明白的點了點頭,古塵一陣沉默,道:「烏叔,那您會被調到什麼地方去?」

    「暫且還不清楚。」老烏道:「調令最遲一個月後就會下來,但是不管如何,這鳳陽城我是待不下去了,而你古家的案子,我也沒辦法繼續了,我這次來找你,其實主要是放心不下你,我若是走了,只怕你也無法在龍虎軍待下去,所以我想問問你,要不要跟我一起離開?」

    「不。」想都沒想,古塵直接搖頭拒絕了,「我知道烏叔的好意,但是我古家一百餘口慘死,這個仇我是一定要報的,在報這仇之前,我是不會離開鳳陽城的。」

    「可是你……」

    「烏叔放心吧。」古塵道:「我已經十七了,已經長大成人了,我知道該怎麼選擇。」

    看著古塵堅決的眼神,老烏默默的點了點頭,道:「好吧,既然你已經有了決定,那麼我也不勉強,不過,你要是想報仇,只有借助龍虎軍的力量,若是有可能,我會盡我最後一點力量,讓你在一個月後加入龍虎軍,不過,你也別抱太大的期望,畢竟,你的資質確實不好。」

    明白的點了點頭,古塵道:「多謝烏叔,塵兒會努力的。」

    目送老烏離開,古塵臉上的表情漸漸消失,最後像是失了魂魄一樣,頹廢的坐了下去。

    老烏要走了,他要離開鳳陽城了,那古家的大仇怎麼辦?

    如果老烏離開了,就沒有人調查古家的大仇了,而除了龍虎軍之外,沒有任何的勢力能調查出殺害古家一百餘口的凶手。

    突然,古塵的眼中閃過一抹愧疚,他狠聲道:「不行,這是我古家的大仇,怎麼能寄託在別人的身上,這應該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要加入一個月之後的龍虎軍,對,我一定要加入龍虎軍!」

    說到這,古塵猛的想到了大牢中那老者對自己說的話,想到這,他悄悄打開房門,消失在了已經漸漸黑暗的山林中。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