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前夕-FFI亞洲預賽 第03章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現在是早上6:30,穿上運動外套的鏡璃將服裝儀容整理好拿著一個白色不透光的塑膠袋後走進食堂,食堂裡只有正在準備早餐的經理跟在查資料的千葉。

看她們已經把早餐準備得差不多了,鏡璃不禁想著經理們到底都是幾點起床的。

「各位早。」看到一早就開始忙的經理們,鏡璃向他們簡單道聲早安後拉開椅子坐在座位上。

「鏡璃君早安,你怎麼這麼早下來?預定集合時間是7:00你不多睡一下嗎?」穿著墨綠色圍裙的木野端著鏡璃的那一份早餐放在鏡璃坐的位置上。

「我平常都是這個時間起來的,現在叫我回去我也睡不著,而且我比較喜歡安靜的吃早餐。」鏡璃看了看其他三人也還在廚房忙著準備其他人的份,用讚嘆的眼神看著木野「話說你們要這麼早起準備大家的早餐也辛苦你們了。」


雖然經理不用練習,但要每天最早起且最晚睡,她們每天的疲累程度也是不亞於球員的。


「不會啦,鏡璃君你趕快吃吧!我們要去叫他們起來了。」木野轉頭看了看牆上的掛鐘顯示6:50,這個時間去叫他們剛好。木野與其他經理脫下圍裙一起離開食堂去叫那些睡得像什麼的人們。

「……好」鏡璃停頓了一下才拿起碗筷開始吃。


鏡璃邊吃著早餐邊想,這樣的代表隊員真的沒問題嗎?



鏡璃吃完,放下碗筷沒多久食堂就陸陸續續有人進來,目前最早來的這批是豪炎寺、鬼道、基山、風丸、立向居,還有宮旋也跟著一起進來。這五個人是宮旋負責叫的。


為了不讓每個人的工作能力負荷,所以幾位經理分配好工作,由每個人各負責照顧三到五個人的生活起居,不論是早上的早餐準備、練習時的毛巾水壺都是由各自分配的經理所準備的。


「早安啊。」早已吃飽的鏡璃手撐著下巴看這五個早到的,跟他們道聲早安「你們是最早到的呢。」

「那是因為宮旋叫人的功力好。」基山盯著鏡璃看了大約兩秒後,瞇起眼笑著道。



鏡璃頓時雞皮疙瘩全起,又是這個令人毛骨悚然的笑離我遠一點啊──

「少來了,明明就是你們好叫的關係。」宮旋將他們五個的早餐端到它們面前邊說「而且是我運氣好剛好分配到最好叫的幾個人……」像小秋就分配到最難叫的幾個……



不得不說,分配的那天宮旋不知道走了什麼運,好叫的人全都在他手中。

原本一人只叫四個人會多一個人(鏡璃不算是17個),不過抽到了豪炎寺、鬼道、基山、風丸的宮旋就自願再加上一個人,結果拿起被倒蓋的名字是立向居之後,四位經理全懵了,好叫的人全都在宮旋手上是怎麼回事?再轉頭看看木野的臉就知道了……圓堂的名字在她的手上。



再來進來的是音無負責叫的幾個人進來,而音無進來的時候手上還拎著睡眼惺忪的木暮。

「哈哈──真是的幹嘛那麼早……哈──就叫我起來。」木暮一邊打哈欠一邊被春奈放到座位上坐著,眼角旁邊還掛著因為打哈欠而流的眼淚。

一旁的綠川也是相同的情況,抹茶色的頭髮也東翹一根西翹一根的。同樣身為長髮者,鏡璃拿出一支梳子丟向綠川,被丟中的綠川清醒過來後才慢慢的把頭髮重新整理好。

「誰叫你昨天不早點睡在那邊玩抽鬼牌!」音無沒好氣的把早餐放在木暮面前。這傢伙昨天跑去招攬一年級的玩抽鬼牌玩到很晚才睡「人家立向居君一樣有玩可是他還不是一叫就起來。」想剛剛春奈經過立向居房間,看到宮旋一叫立向居就乖乖起來的樣子,真希望自己是負責宮旋那一部分。

「還不是因為他中途就棄局,嗚嘻嘻──」木暮完全醒後又開始笑,笑完後趁音無發火前就趕緊拿起早餐塞進嘴裡。

「因為我想說晚了,怕經理難叫會造成經理的麻煩所以就先回去睡了啊……」天真善良的一年級學弟立向居淚眼汪汪的說。

「好啦好啦,不要管木暮君那小子說的話」宮旋微笑的看著立向居「你的選擇是對的,今天的立向居君很好叫喔。」

「宮旋學姐……」

「趕快吃吧!」宮旋回廚房繼續忙別的,順便在立向居看不建的角度送了一個陰笑給木暮。



他們相處的還真好,不管是經理還是球員。鏡璃拿出剛剛的袋子從裡面挑出幾顆藥跟水一起吞下。

「鏡璃學長你剛剛吃的那些……」坐在正對面的的立向居看了看鏡璃的藥袋,上面什麼都沒寫不知道是什麼,乾脆直接問比較快。

鏡璃看了看藥袋「嗯……調養身體的維他命C還有B群……等一些零零總總調養身體的。你要吃嗎?」

「呃、不用了謝謝學長。」立向居汗。雖然昨天聽圓堂學長說過鏡璃學長要調養身體但沒想到要吃那麼多的……呃,藥。而且光是看到那些要那麼多就飽了根本不會想去吃。

「……」鏡璃沉默地看著立向居,心裡充滿各種的OS。呼──還好立向居沒說他要吃,這些根本不是什麼維他命,是控制病情的藥。要是一般人吃下去根本不知道會有什麼嚴重的副作用。



『你給我起來!!!』突然一陣河東獅吼……咳,是木野的大喊聲響徹食堂。看木野氣沖沖回食堂還用盡吃奶力氣的甩了食堂拉門的樣子就知道一定是圓堂那傢伙在做死。

「呃……發生什麼事了嗎?」雖然知道一定是圓堂,不過還是由離木野最近的基山打頭陣問。

木野就這麼賞了一個怒瞪眼給基山,基山嚇得一向掛在嘴邊的微笑突然間垮下,低下頭默默的吃著早餐。果然女人生起氣來都是六親不認的。

「想也知道是圓堂學長不知道是睡糊塗了還是壓根兒忘了現在正在合宿,把秋學姐叫成媽媽所以秋學姐才會這麼生氣。」一直埋首在查資料的千葉就將筆電闔上,閉上雙眼休息道。



你問千葉那個高科技的浮空電腦?那個是駭進別人網站裡才會用的,因為裡面設有特殊駭客程式,所以平常查資料當然是用普通的筆電啊。



眾人只能一副『誰叫圓堂是白痴沒辦法。』的囧臉看著木野。只能說,木野要負責叫圓堂真是辛苦了。

「別發呆了趕快吃,教練說等一下練習遲到的要接受我的"特別訓練",當然如果想再受到"更特別"的可以繼續待在這裡喔!」宮旋從冰箱裡端著大托盤,上面放著一個個的玻璃碗,玻璃碗裡面裝著的是最受大家歡迎的點心-布丁跟蛋糕,而且布丁跟蛋糕有很多種口味但一種口味都只有一個「最早來的豪炎寺君、鬼道君、基山君、風丸君、立向居君你們先來選吧選完換下一批來的選(鏡璃的份在他來的時候就已經選完吃掉了)」

「早到的可以先選,這樣不公平……」看著已經選完點心正在吃的其他人,木暮羨慕的嘟著嘴拿叉子戳著早餐,整個臉變的像包子一樣,一副無辜的樣子。

「誰叫你不早起,笨蛋。」宮旋對木暮吐了吐舌頭「啊對了,最慢到的兩個沒有喔!」而偏偏木暮就是其中之一,另一是不久前才到的圓堂。一聽到沒有點心,兩個人有如天打雷劈晴天霹靂一般的跪倒在地。


──到底點心對你們是多重要啊?又不是罰你們只能吃白飯配酸梅。


「嗚嗚……宮旋你怎麼這樣──」圓堂狂流海帶淚,點心跟足球可是他的命啊!

「誰理你,自己要晚起床怪我?」宮旋一個斜眼看著圓堂「除非有人要給你像那邊那樣,不然你就是沒有。」意有所指地看向另一邊瀰漫著淡粉色的空間。其他人也一起轉過頭去看,不看還好,倒是看了個個用戰兢的眼神看像鬼道。

「真是的,木暮君你以後要早點睡不然又像今天一樣沒點心吃我就不理你囉。」音無嘆氣,把自己的份放在木暮的面前。

「嗚嗚──音無你人真好,我以後一定不會讓你難叫的!」木暮抱著音無流淚。


此時的木暮並沒有注意到整間食堂正散發著一股非常強烈的黑色低氣壓。


呃、木暮少年啊,你確定要繼續這樣抱音無?而且人家是女孩子欸喔這樣抱沒問題嗎?


「喂……你這樣抱著音無成什麼樣子啊難看死了。」鏡璃罕見的感受到除了基山以外能讓他感覺危機的馬上反應過來將木暮從音無身上拉下來。


此時的木暮才感覺到這股不尋常的低氣壓。


「「那個……我們吃飽了先出去練球了!!」」其他人為了逃離而快速的將飯扒完,不到兩分鐘的時間食堂就只剩下不到幾個人了。

「木暮。」鬼道搭上木暮的肩,黑著臉的笑著看木暮(那臉根本有如從18層地獄爬上來的惡鬼)「今天的練習,我們兩個一、組、吧!」用力的掐緊木暮的肩膀。


用求救的眼神看著鏡璃,而後者只是事不關己的晃出食堂「呃鬼道學長等等啊──」這時鬼道拉著木暮外套的領子走出食堂。轉眼間,只剩下木暮的求饒聲迴盪在食堂。



練習,說是這樣說,但是其實是木暮單方面的被企鵝攻擊。不過貌似還聽見鬼道說『想把我的寶貝妹妹春奈你還太菜了,先過我這關再說吧你這死小鬼!!看我還不用我的企鵝虐爆你!』

「哥哥他……還真是熱衷練習啊連點心都還沒吃呢!」春奈看著桌上兩份還沒吃完的點心,將它拿起在再冰回冰箱。



只能說,春奈著天然呆的威力是無敵的。



還有鬼道的愛妹心切也是無敵的。



但在這之前,先去救救已經快被鬼道跟企鵝玩死了的木暮吧──




*-*-*-*-*-*-*-*-*-


嗯,這是很久不見的更文。



2017-03-25 晴牙著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