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人】去討債的獵人試驗 太強,強到可怕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我抹了抹臉,閉上眼,深吸了一口氣,再次張開時,我相信我若無其事的表情表現得非常完美

醒醒吧,事情過了都過了,而且你這種人怎麼可能會喜歡誰?你不會,而且也不配,那充其量只算你遺失已久的好感吧……

默默重複告訴自己幾次後,我感覺心裡平靜了些,這才從轉角走了出去,去找其他人集合

喜歡一個人什麼的,是實在太噁心了



在幹話了幾輪之後,我們一行人下了飛行船,來到了另一個考場,考場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大平台……咳,其實差不多啦,就是一塊室內的大平地

遼闊的會場旁邊有一塊蓋了白布的物體,我猜應該是什麼白板之類的。見我們東張西望完了後,會場旁邊穿著黑西裝不知道是考官、助手還是啥的人員開始解釋規則,這一關很簡單,就是格鬥,只會取一名失敗者,可以投降

我偷偷瞟向一旁的宵夜和獄,暗暗決定如果排上他們兩,我絕對要投降不要去挨打……

白布刷啦一聲的揭下,上頭畫上了兩兩一組的樹狀分枝圖。我撇了一眼戰鬥順序,我是第四場,對上的是那個金髮、穿著藍色民族服飾的小子,不過那衣服我怎麼覺得特眼熟……在哪裡看過來著?

「沒有問題就請第一組選手上場。」

啊,裁判在催了

我急急看了眼第一組的選手

嗯?翡翠和獄?

宵夜拍了拍翡翠的肩,告訴看不見的翡翠白板上的順序,翡翠點了點頭,微笑道過謝後便邁步前去。我想他拿捏了一下,應該也知道獄不是什麼好惹的,然而他的臉上絲毫沒有懼意,腳步從容的前往場上

是啊,流星街出產的,怎麼可能有畏戰這個詞……向來只有要不要,沒有敢不敢這個選項

之後的戰況,不意外,卻也算出乎意料……


碰的一聲巨響,地面被砸出一個人形的大坑,翡翠在坑裡動也不動,生死不明,而獄則保持著掐住對方脖頸的姿勢,跨坐在翡翠身上——

前前後後,獄就只出了這麼一招,翡翠就落敗了

現場的所有人包括裁判都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然後當他們反應過來,卻又是一副張著下巴不知所措的傻氣模樣……

很強,強到一個很可怕……

連一旁的宵夜也斂下容,一臉沉重的若有所思

我的心像掛了一顆大石般沉了下去,我和翡翠對打的勝率是五五開,而現在翡翠這麼容易被擊倒,相信我在他眼中肯定也是不堪一擊……

贏不了,這差距真的太大……

從以前到現在,我很少有這種疑慮

遇上這種對手,整個旅團真的有人能戰勝嗎……?真的有人能在他的手底下存活嗎?

場上的獄仍是一派從容,彷彿對全場的視線都毫不在意,特殊的冰藍色眼眸微瞇,薄唇輕挑……

「程度落在這啊……」

看似不褒不貶的一句話,在我們耳中卻升起了一股毛骨悚然……

髏慚獄這個人……如果成為我們的敵人將會如何?二十年前的他跟二十年後的他,當真沒有任何改變嗎?

這個念頭閃過,我看著獄的眼神也跟著複雜了起來……

猛然想起,我似乎,從來不曾想過獄他到底是敵是友……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