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雜文集結地 點文 過年就是要團聚!但是!拜托你們不要跑到別人家蹭飯吃! 無CP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點文者:千琉大大

類型:惡搞(其實根本不惡搞

主題:過年過年過年啊嗚呼!(啥

這是純粹的搞笑文,也沒有多惡搞,小雀的家人有出現!還有台灣的團圓飯和日本的參拜!
刻命來亂的OwO
沒有全班,只有小貓兩三隻,因為我覺得過年不太可能會特意跑來,畢竟是團圓的日子,他們大多都很孝順的(欸
對不起,還是不好笑OuQ
有新年賀圖!還有管理員給的小雀生賀喔!

---以下正文開始!---

  「雀,趁今天把衣服也買一買吧。」老媽的興趣果然都是幫女兒挑選衣服,我看著眼前興奮不已的老媽,緩緩的嘆氣。

  今天是我家大採購的日子,老爸絕對不會幫老媽,家裡那個超級懶惰的小弟也一樣,所以唯一能夠幫我媽提東西的就是我這個嬌弱的女兒……幸好家裡來了兩個好事的勞力!我第一次打從心底感謝月跟刻命,他們兩個終於擺脫被我當百科全書的命運變成了自家老媽的人力機了。

  「阿姨,不然我們去買剩下的東西,您和小雀去買衣服吧。」月啊月,真是辛苦你了,手上提了一堆超大型塑膠袋還要繼續去逛,別問我為什麼不阻止我媽,相信我,沒辦法的。

  你也知道,母親就是有大採購就要一次買完的生物,不過今年我媽買得特別多,不曉得是不是認為月和刻命很會吃才這樣的呢……

  「月跟裕也的衣服也要順便買啊,東西夠多了,買衣服吧。」別想說手上有會員卡就這樣啊老媽,衣服貴得要死,而且現在的衣服都還能穿是要買什麼新衣服?

  「其實老家都有寄新衣服過來,不用勞煩您的。」是啊,上次月哥收到一件高級西裝,根本沒穿過的掛在衣櫃裡長灰塵,刻命平時都會自己去買衣服,所以新衣什麼的應該不是很想要吧,況且老媽一副就是要買特價衣物的樣子,他們的品味沒辦法跟老媽的品味相容,所以才用這麼委婉的方式拒絕吧。

  「小雀。」「嗯?」刻命突然叫我,下意識轉過頭去,就見他拿著好幾件洋裝在我身上比來比去,我不禁汗顏,你怎麼比我媽來勁啊妹控……就算你買我也不會穿!

  「裕也哥,我不穿裙子。」「在家裡穿就好了啊,這種材質可以當睡衣穿。」我的天啊,你有事嗎?話說這是我前陣子在網路上看到的童話風厚洋裝,為什麼在大賣場找的到啊!這種衣服不是都要上網訂購嗎!

  「好可愛啊,買回家吧。」「為什麼!」「妳不是嫌睡衣太薄了?又可愛又保暖不是很棒嘛。」就算是那樣,我寧願自己多裹幾條被子啊……


  過年的第一天假期就是要睡到爽!睡到翻!睡到不想再睡!至少我相信有很多人都是這樣度過的。

  但可惜的是我的生理時鐘並沒有自備放假調節功能,我一大早就起來並被迫幫我媽準備團圓飯這些東西,不過說真的,團圓飯什麼的,也只有我們家的人吃啊,其他親戚也不會特意跑來就為了吃一頓飯,刻命和月都要回自己老家去,雖然刻命一天之後就會回來了。

  讓我料想不到的是,居然有人在過年期間跑到我家來找我:「小班長,新年快樂!」……銀桑我知道你孤家寡人一個但你真的有必要跑到學生家裡來嗎?

  「老師,你來做什麼?」「討飯、呃咳!和我最喜歡的學生一起慶祝新年啊!順便做家庭訪問。」少說的這麼冠冕堂皇!你剛才已經把心聲講出來了!正當我死目看著銀桑那張討好的臉,自家老媽滿臉笑容的把這史上最不要臉的老師給放進家裡來了。

  「老師真是個帥哥啊,還特地跑到我們家來,雀要好好款待他喔。」帥個鬼啊,他現在完全就是一副無賴臉,老媽妳對帥哥的定意是否有點奇怪?

  「他只是沒家人可以團聚就跑來蹭飯的。」「沒家人?」啊,講錯話了。我看老媽看銀桑的眼神多了滿滿的同情,現在你們知道我容易心軟的毛病是遺傳誰了吧?老媽的同情心又開始氾濫了,已經在廚房準備茶跟點心要和老師聊天了。

  「老師儘管把這裡當自己家,不要客氣喔。」「謝謝,皇太太妳人真好,小班……咳、想必雀的體貼是遺傳自妳。」我的天啊啊啊!還有什麼比這更可怕的嗎?我一邊削紅蘿蔔一邊聽,居然從我的品行開始,看來十分鐘左右就會聊到成績了吧?

  「雀啊!去開門!」「好──」我認命的洗手之後去開門:「新年快樂!」黃瀨一把抱住我搖了兩下,我看到在黃瀨身後的哲也、紫原、紀田、帝人,還有新八,搞什麼鬼啊!

  「你們幹嘛要跑到我家來?」「自家人都把我們趕出來啦,然後就想到小雀家很近,剛好大家有共識就過來了。」馬的你可以不要把一群人到別人家辦趴的過程講的這麼簡單嗎?為什麼自家人會把你們趕出家門啊?你們是幹了什麼?而且什麼叫做有共識?運動會都不見你們默契這麼好!你們是怎樣!新年一到所有人都有生理連結還是感覺共用的魔法?

  「你完全沒有回答我的問題。」「這些都是妳的朋友嗎?」「嗯……」面對老媽的問題我只給了含糊的答案,老實說這裡有兩個我不是很想承認他們是朋友,如果我這樣說的話老媽你會把黃瀨和紀田關在家門外嗎?

  「阿姨好。」「您好──」「阿姨看起來真是個美人啊!雀的可愛一定是遺傳您吧!」紀田你講屁話能不能挑個好一點的時機?平常說就算了,我媽你也要把?你又不是桂那個人妻控!話說我爸在客廳看電視不要說這麼大聲啊!

  「快進來吧,外面很冷。雀,去泡茶吧。」「喔。」反正來再多人苦的都是我,在新年還要跟一群人在密閉空間呼吸過多二氧化碳,真是太棒了。

  「雀,我來幫忙吧。」「謝謝。」哲也再次發揮他身為溫柔顧家好男人的本事,展現了與那群正在聊天的其他人們完全不一樣的體貼,這朋友果然沒交錯!

  「女兒真受歡迎啊……」「伯父啊,雀在我們班是班花喔,最可愛的一個!」「真的假的?」紀田你少在那裡危言聳聽,我們班就我一個生理性別女,你到底在說什麼鬼啊!再說我可以非常肯定我們班最可愛的絕對不是我,而是穿女裝的你們啊。

  「班上只有雀一個女孩子嘛,不過身為老師,我可以保證,雀是最盡責的學生!」啊啊,好希望他們都可以閉嘴啊……我根本不想聽這些啊!

  「對了,這裡有沒有喜歡雀的人呢?」「噗!咳、咳咳!才沒有那種人!」「我只是問問啊,有嗎?有沒有?」老媽妳別八卦了啊!要問也是當事人不在才問好嗎?我才正要離開客廳就問也太急了吧妳!話說妳女兒我才國中啊國中!跟戀愛這種東西是八竿子打不著的絕緣體質啊!

  「誰、誰知道呢?雀認識很多班的人啊,說不定其他班有人喜歡她呢。」不行,我光是想像那畫面我就要吐了,話說銀桑你不要說這種會讓人誤會的話啊!

  「不過老師看起也很喜歡雀啊,老師今年是貴庚呢?」「二十五……」「雀老是說你人有多好,而且待學生也不錯啊。」老媽到底想幹嘛啊?我們這是過年不是選女婿大會啊喂,再說我沒有講過那種話好嗎?銀桑幾乎一禮拜整我一次,怎麼可能說出「他對我很好」這種屁話?

  「要不是阿銀是個色胚應該早就有老婆了吧。」「紀田你這小子說什麼?」「對不起!我不該拿老師你的本性說嘴!但如果這樣能保雀的未來我死也願意!」不管他們吵鬧,我又回廚房繼續準備東西,老媽看來不聊個爽是不會到廚房來的。

  「小雀──看起來好好吃,可以吃一口嗎?」紫原蹭著我的頭頂,眼睛閃閃發光的看著正在油炸的可麗餅。

  「小雀!我來幫忙吧!」「給你碰過的東西還能吃嗎?感覺吃了會變笨。」「才不會變笨!」黃瀨也跑到廚房來,不過不是討食,是要幫我。

  「放涼了再給你吃,不過就一塊喔。」「謝謝──小雀最好了。」紫原滿足的又用下巴磨了磨我的頭,我將油鍋裡的可麗餅撈起來濾油,黃瀨正在切菜,動作俐落的將那些倒進炒鍋。

  「如果小雀結婚,應該會像這樣吧?」啃著玉米棒的紫原口齒不清的說著,黃瀨聽到這話,頓了一下:「不不不,小紫原又不是不知道小雀很懶,肯定是不會天天做菜的。」講得好像我以後會跟你們結婚一樣,傻啊?我這種戀愛絕緣體,都不談戀愛哪還會結婚?

  「你們可以閉上嘴幫忙嗎?」「雀,不可以對朋友這麼沒禮貌。」……我還是乖乖閉嘴好了。


  「你們哪一個是我姊的男朋友?」靠!「嗯?」「啊?」幸好我沒罵出來……正在咀嚼可麗餅的紫原和正在炒菜的黃瀨非常有默契的轉頭看向我那個成天只會玩電腦的臭老弟。

  「咦?不、我們兩個都不是喔。」「是喔。」不理會黃瀨奇怪的回應方式,老弟拿了飲料就上樓回房間繼續耍廢。

  「小雀的弟弟嗎?」「嗯。」黃瀨將瓦斯爐關掉,接著裝盤:「果然是姐弟呢,眼睛好像。」沒記錯的話黃瀨你上頭也有兩個姐姐,你這樣說的話,是不是代表你姊姊大概就長的像留長髮的你啊?

  「吃飯囉!」不曉得碗夠不夠用,氣氛可以不要這麼嗨嗎?

  「謝謝阿姨!」「不用客氣,多吃點。」老媽也知道自己準備很多,不過刻命和月不在,有這些傢伙應該可以把這媲美滿漢全席的菜餚全掃光吧,我還沒看過我媽這麼勤勞,煮這麼多過。

  「好好吃啊!要是雀有遺傳到阿姨的好手藝就好了……」「這麼喜歡吃就多吃點,吃到撐死算了。」「過年火氣別這麼大……」我是只有對紀田你和黃瀨才這樣,不要認為我真的脾氣不好,我如果真的忍受不了你就把你踢出去了哪還會讓老媽放你們進來?

  「小班長,新年快樂。」銀桑從口袋裡拿出紅色的東西,不會吧?我現在的表情一定很難以形容,周圍除了我爸媽之外的人都和我一樣十分錯愕。

  畢竟,愛錢的銀桑給紅包什麼的,根本不可能啊。

  「老師真有心啊。」「好說好說。你們這幾個臭小孩沒有。」「……反正一定是玩具紙鈔吧。」「說不定是幫老師搥背卷之類的。」「一點都不羨慕。」「我們不想要……」嗚哇,滿滿的吐槽。

  我想說的他們都說完了,不過這還真稀奇,銀桑給的就算不是錢也是挺讓人訝異的,雖然不太禮貌,不過我還是偷偷的看了一下紅包裡面,嗯?紙條?

  這是阿銀的年終獎金一部分,做個樣子罷了,記得還我!……那你就別給啊!麻煩死了!我嘆了口氣,把紅包收起來,繼續吃我的飯。

  「小雀,我們之後一起去新年參拜好不好?」「我不……」「去走走也好啊,這是雀第一次過日本新年呢。」老媽……不理會我印堂發黑的雖樣,老媽開始滔滔不絕的說著我的事情。

  「欸?第一次?雀不是日本人?」「我們是從台灣搬來的喔。」「所以我們家是台灣人。」老媽跟老爸兩人說完又繼續吃飯,看樣子大家無法消化這個信息。

  「雀就跟朋友去熟悉一下日本習俗吧,我們守家就好了。」不是這樣的吧喂,老媽一臉意味深長的表情到底是想幹嘛啊?

  「原來雀不是日本人啊……」「難怪總覺得她的五官不太像日本人。」「為什麼班長沒有提過呢?」帝人啊帝人,這個問題的答案你們都知道,不用睜著圓滾滾的大眼睛看著我。


  「你們沒問啊。」




  之後,到了要去神社參拜的日子,我走路超級不穩,時不時還要跌一下訓練刻命的反應能力,好冷啊,臉是冷的身體是燙的……

  「人還真多啊。」哇塞,超級壯觀啊,和過年安太歲時的人潮一樣,雖然聽了老媽的話帶了錢,但我沒有什麼想許的願,因為不管我許什麼願都不可能實現啊,就和齊木一樣,哀……

  「班長,新年快樂。」「小雀,新年快樂。」新八和阿妙學姊都來這裡的意思是,他們住附近嗎?

  「新年快樂。」「紀田君他們已經先在那裡等了。」在被人潮擠來擠去不知道幾次之後,跟紀田和帝人會合,開始排隊等祈福。

  「小雀穿和服的樣子超可愛的!讓我拍一張傳給涼太吧!雀!」「紀田還真嗨啊。」「不要讓周圍的人感到困擾,紀田君。」「啊哈哈……」我們就這樣一邊閒聊一邊前進,看著紀田和帝人兩個走上前,投錢、搖鈴、祈福,啊,感覺沒有很複雜啊,不過話說回來,為什麼紀田不是跟女友來參拜?還是說他女友根本就不鳥他啊?或者是有女友這件事根本就是騙人的?

  「小雀,換我們了。」我和刻命一起投錢、搖鈴、參拜,雖然我好像聽到刻命在碎念什麼:「希望今年小雀能夠和我更加親暱、更加依賴我,把我當成親哥哥看待……」之類可怕的事情,這些不是應該靠自己努力嗎?

  我的願望很簡單,我想過平靜的生活,雖然我知道求神這個也沒用。

  「去求籤吧!求籤!」所以說紀田你也太嗨了,這不是每年都在做的事情嗎?

  「那個,班長,這邊的籤好像可以帶回去,如果抽到不太好的籤,要綁在那裡。」「好,謝謝你告訴我。」帝人在跟我解說籤的時候,紀田已經抽完了。

  「我的天啊!太不吉利了!」「是兇啊。」「是兇呢。」看樣子今年的紀田會多災多難,他哭喪著臉去綁籤,我們幾個也開始抽。

  「是吉呢,太好了。」「小吉,不算好也不太壞,微妙……」帝人和新八手腳真快,哪像我慢悠悠的,這個號碼是在哪裡……啊,也太高了吧!這是欺負矮子啊!

  「我幫妳拿吧,這個?」「嗯,謝謝。」刻命你真好,長得高真好。不過旁邊有板凳我還是能自己拿的……算了。

  一打開我就茫了,是大兇啊……嗯,不意外。

  「小、小雀不用擔心喔,抽到大兇不代表真的走惡運。」刻命你這話根本無法安慰我好嗎?看他緊張的。

  「通常神社不會放兇籤的啊,更何況還是大兇,幾千張裡面就只有這張也能算是運氣好吧!」紀田也抽了張兇籤啊,你們怎麼就沒說這些話安慰一下他。

  「沒關係啦,我去綁籤。」我走到紀田旁邊,他看到我來訝異了一下:「小雀抽到什麼籤?」「大兇。」「……其實能抽到大兇也很厲害了啊,會綁嗎?」我搖了搖頭,紀田幫我把籤折好,然後俐落的綁上去。

  「謝謝。」長的高真好,人高真好。

  「不會啦!今年也請多指教囉,小雀!我們去吃東西吧!」


  「對了,小雀看得懂籤詩裡的意思嗎?」刻命已經吃完了,正看著我吃飯,突然就開起了籤詩的話題。你不用勉強自己找話聊的。

  「大概懂。」就是一些警惕自己的話啊。反正白話翻過來的意思就是,做事要小心謹慎,更要三思,要感恩別人的好意,凡事不要抱怨而要做好做滿之類的。

  其實講白了,籤詩的意思大多都很模糊,就算能夠理解內容也都是很曖昧的。

  「不用想太多的,就算是大兇,有我陪在妳身邊,一定能抵銷。」「不,不可能的吧。」我吃完之後,擦了擦嘴:「我們回家吧,裕也哥。」

  「嗯,好。」這抹溫柔的笑容,希望之後也能一直看到啊。


  對了,新年快樂,今年也繼續請大家多指教!

END
---我是分隔線之很隨便的結尾了---

新年快樂,我是孤影星!

最近我覺得小雀的眼睛被我畫的越來越大了,真的很可怕,這到底算啥啊……

下一篇點文是一點都不甜的情人節

然後我要說一下,管理員送的小雀生賀超級無敵可愛WW她的畫風超級少女OwO所以畫出來的小雀也是超級少女ww

再來新年賀圖,除了小雀還有靜雄跟黑子,他們都是一月壽星啊啊啊!順帶一提,白哉和滑瓢、御堂筋也是一月生日,一月的最後一天,祝他們生日快樂!
老話不多說,我們下次更新見!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