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之美術館神馬的才沒有這麼恐怖呢! 作品二 新夥伴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出現在眼前的是在美術館看到的巨大雕塑品,我們從最前面的畫開始調查,然後到最後面的「紅衣的女子」畫像。

  「好像沒什麼東西呢。」「反正還是要找鑰匙就對了……」我跟伊布一轉身,牆上的畫像突然動了起來,紅衣女子的上半身就像被卡在電視機的貞子一樣,然後朝我們爬過來!

  「啊啊啊啊!」我拉著伊布下意識的拔腿狂奔,跑到之前的房間躲起來。
  「小雀姊姊……我剛才看到有鑰匙。」「在哪裡!」我滿身大汗的問,好久沒跑這麼快了,腎上腺素爆發果然不是蓋的,好累。

  「畫像旁邊的地板上。」「……我們怎麼拿?」我不想讓小伊布去冒險,但我還是開口問她。

  「先引開她,再去拿鑰匙。」「好吧……那我引開她,妳去拿。」「欸?」伊布終於露出不一樣的表情了,她睜大紅色的眼睛看著我,我苦笑著摸了她的頭。

  「我說過要保護伊布妳的,我絕對不會讓她傷到妳。」「小雀姊姊……」伊布突然抱住我,讓我受寵若驚了一下,在平復好心情後,我先打頭陣出去,剛才看她的速度並沒有那麼快,所以應該是沒有問題。

  「我在這裡!紅衣女!」「啊哈──」她發出奇怪的聲音朝我這邊爬來,伊布趁我把她耍得團團轉的時候拿到了鑰匙。

  「小雀姊姊!」「快關門!」合作無間!聽著她在門板另一邊拍打的聲音,我跟伊布互相擊了個掌。

  「好,繼續前進!」我興致高昂的轉動另一扇門,果然鎖起來了,看到我明顯的喪氣模樣,小伊布開始到處調查。

  這間小房間也不少書櫃,當然我們不可能一本本拿起來找,所以就看書名判斷哪本書會有鑰匙的提示,雖說如此,還是找不到,只是看了一大堆怪怪的書,比方說有關這裡的作品簡介,還有講到追我們的紅衣女子,內容大概是說她們喜歡花占卜,而且對想要的東西很執著,所以會一直追……這根本就是跟蹤狂!還有一張寫著「好玩嗎」紙片被我撕爛之後又丟在地上踩了好幾下。

  「小雀姊姊,這個。」小伊布拿著一本畫的非常之爛的繪本給我,我還以為她是想要我唸給她聽,接過之後就開始唸起故事了:「小粉與朋友們在這特別的一天,也就是小藍的生日,為她準備了一個驚喜,小粉說:『這是法式國王餅!裡面塞了一枚硬幣,拿到的人能夠得到幸福喔!』接著她們就拿刀子,把國王餅給各自平分了。

  大家吃的正開心的時候,小藍突然大叫:『啊!』其他人趕緊詢問:『怎麼了?』小藍有些猶豫的回答:『剛才好像……有個硬硬的東西被我吞下去了!』聽到這句話,小粉大笑著:『傻瓜!你把硬幣吞下去了啦!』

  在一旁的朋友們跟著起鬨,查覺到小藍的臉色,小粉趕緊說:『硬幣很小沒問題的!』

  小粉把吃完的盤子拿到廚房,經過書房前面的時候,看到媽媽很著急的樣子,便開口問:『媽媽,怎麼了?』

  小粉的媽媽回問:「放在桌上的書房鑰匙,妳知道在哪裡嗎?』小粉露出疑惑的表情:『不是一直都在這裡嗎?咦?』當小粉湊近桌子一看,才發現放在桌上的是應該塞進派裡的硬幣。

  『這個硬幣,確實……被我放進派了才對啊。』小粉一不注意,盤子上的刀子滑落在地,看著刀子,小粉想到了一個辦法。

  『爸爸會生氣的……」媽媽一邊喃喃念著一邊離開,小粉拿起刀子,慢慢走向客廳:『我也真是迷糊蟲呢!』……」

  接下來的我可以繼續唸嗎?我看了看伊布的表情,嗯,還是很淡定,我把繪本放回去,然後聽到開鎖的聲音,小伊布拉著我的袖子說:「好像打開了。」

  雖然我被萌殺了但我還是要說,小粉啊妳就不能老實跟妳老媽說嗎,乖乖等妳朋友嗯出來也沒關係,沒必要這樣吧……


  我們來到了另一間房間,一樣分成左右兩邊,按照慣例當然先從左邊開始。

  除了一扇打不開的門、一扇窗戶、一面有名沒畫的牆,還有一個花瓶,跟兩張和之前看到的告示一樣的東西之外,就沒有其他東西了,小伊布可能沒想那麼多,但是看到那兩張告示,我就在想會不會是有人也跟我們一樣困在這。

  如果真的是的話也好,多一個肉盾多一分保障。

  「小雀姊姊,地上……」「嗯?」小伊布不說我還沒注意到,地上有幾片藍色花瓣和血跡,意思就是說就算真的有人,這傢伙命也不長了……

  「往右邊走吧?」「嗯。」我們先離開那裡,往另一邊走去,我已經看到倒在地上的紫色毛團了,那是人嗎?

  「伊布,待在這裡。」我走近那個人,試探性了搖了他兩下,他只發出意義不明的呻吟,就沒有動靜了。

  我看到他手上有一把小鑰匙,順手抽起來:「伊布,他有鑰匙,說不定是剛才那扇門的,再過去一次吧。」

  雖然我能夠猜到裡面有啥……我又要當敢死隊了,我下定決心,看著伊布沒有感情起伏的臉:「伊布,等等我先進去,妳先躲在轉角,等我把裡面的東西引出來之後,再去裡面搜索。」

  「小雀姊姊不要緊嗎?」伊布微微睜大眼睛,語氣參著擔憂。喔!我的天啊!我現在好想緊緊抱住可愛的伊布!不行!我要冷靜!

  「放心放心,我們是生命共同體啊。」我是跟伊布一起來的,雖然沒有玫瑰花,可是我想當花朵掉花瓣的時候,我跟伊布的身體都會疼痛,那就是最好的證明。

  雖然我好像很勇敢的說了一大堆自以為是的話啦,可是一想到要自己去面對還是會怕……伊布躲的好好的,我貼著牆壁走,看到那個陶醉在花占卜之中,反覆撕扯花瓣的藍衣女子,深吸了一口氣。

  「妳個智障花癡!來追我啊!只會匍匐前進的傢伙!」她發出了根本不像人類的聲音,用不可思議的速度朝我爬過來,我趕快往外衝,結果沒想到門關起來了!媽的這樣我怎麼讓她出來啊!那扇窗戶突然被大力敲了兩下,我剛轉頭她就從窗戶跳出來追我!

  在我跟藍衣女子跳探戈的時間,小伊布已經拿到了目標,我趕緊一把抱起她往出口衝!我怎麼都不知道腎上腺素爆發的時候,我這麼厲害!平常都不會有!現在才爆發小宇宙!

  「果然,那些傢伙只能待在特定空間……」我稍微喘了一下,看伊布把藍花放進淺藍色的花瓶內,然後又走過來,拉著我前進。

  天啊!我太幸福啦!突然好希望能在裡面待久一點,出去之後繼續跟伊布找時間去約會、呃去玩!


  「欸,起來。」我伸手戳了一下快死的男人的臉頰,他動了一下,然後發出一長串呻吟,老兄你不要搞得好像我在對你性騷擾一樣好嗎?

  「……欸?哎呀……不覺得難受了……嗯?」他抬起頭,然後大喊:「嗚哇!」……我長得有這麼恐怖嗎?就算來救你的不是魔法少女,你也不要這麼丟臉的大吼大叫啊。

  他往後跌坐,繼續喊著:「這、這次又想怎樣?人家已經什麼也沒拿了!」……我要吐槽他那宛如少女般的自稱嗎?虧這位老兄長得還挺帥的,撇除那個奇怪的海帶頭,他長得很帥。

  「啊!難不成,妳們是美術館的人?對吧!太好了!除了人家以外還有別人!」該不會是男大姊屬性吧?是說看到我們兩個,就算是小孩子你也不該大意的好嗎?雖然我可以理解看到伊布會大意的心情,死在蘿莉手上感覺很幸福,不對,這樣想的我有點變態。

  「那個啊,你先冷靜點。」「我怎麼冷靜啊,突然就到了這裡來,而且完全沒有頭緒。」為什麼你講話跟女高中生一樣啊!我要吐槽嗎?我要吐槽吧!伊布!

  「我們也一樣啊……」我抽了抽嘴角,這傢伙看起來實在不可靠,拉進來當隊友沒有問題嗎?雖然我沒什麼資格說,因為我現在根本就是兒童誘拐犯啊。

  「這個。」伊布小天使把藍色的玫瑰給了他,他的表情就像看到骨頭的狗一樣,瞬間亮了起來:「謝謝妳!這朵花在花瓣凋落的時候身體會很痛呢,還以為會死掉……真謝謝妳幫我拿回來。」我該不會真的是跟小伊布共用一朵花吧?那我更應該好好保護小伊布。

  「引開那個的是小雀姊姊。」「真的嗎!妳沒有受傷吧!」「沒事……」只是心臟差點爆炸而已。

  「那個、總之,先找找離開這裡的方法吧。」你在說廢話嗎?……好啦,不吐槽就不吐槽,我再說下去,又有粉絲要來揍我了。

  「一直待在這種不舒服的地方,人也會變得怪怪的呢。」「就當是逛鬼屋不就好了。」「妳好勇敢啊……」他露出了苦笑,接著問:「還沒問你們的名字呢,我叫咖哩,妳們呢?」害我肚子突然變得好餓啊……

  「我叫伊布。」「我是皇雀。」「是伊布跟雀啊……好!」他往前踏了一步:「小孩子就算有兩個人還是太危險了,我陪妳們一起走吧!」呃、我不想讓一個剛才還倒在地上快死的傢伙說這句話……

  「我們走吧!伊布、雀!」咖哩興致高昂的往前走,活像是要去戶外教學的小學生,但是沒走幾步,就被會吐口水的畫給嚇到跌坐在地,還發出了尖叫。

  我說你這個人到底靠不靠譜啊……雖然我也有被那鬼東西嚇到過。

  「剛才只是被稍微嚇到而已!是真的!」那還是被嚇了啊!有什麼差別嗎!「總而言之,有很多這種怪東西,要小心前進喔!」這位先生你要不要想想我們是走了多遠的路才到這裡的,你才是最需要被擔心的人吧。

  我們繼續往前走,來到了走廊盡頭的房間,但是門前卻有一座沒有頭的雕像擋住,剛才因為有咖哩障礙,所以沒有往前走,看來決定是正確的。

  「這是什麼啊?有點礙事呢,妳們後退一點喔。」他想幹嘛?……不會吧?等一下!「喂!你想推開雕像啊!」咖哩被我的反應嚇到,伊布伸手拍拍我的手臂:「沒什麼,咖哩你繼續。」「喔、喔……」伊布啊啊啊!妳被那個鬼東西追過為什麼還能這麼淡定啊!是我過度擔心嗎?還是妳的面部神經不正常?妳可以解答嘛!

  「好!這樣就可以通過了!那麼我們走吧!」你不要一副隊長的樣子啊,你知道你這樣做根本就是在間接為自己豎立死亡旗幟嗎?不要這麼積極好不好?你是把苦行當修行的佛陀嗎?




  我們來到了灰色的房間,一開門就看到兩側有黑色的手,牆上還掛著一張新娘、一張新郎的畫。

  稍微看了一下,名字都挺慘的,是因為新娘手上沒有戒指嗎?

  「他們好悲傷的樣子。」「我們大概要玩找戒指遊戲吧。」我摸了摸伊布的頭,她的頭髮手感真好……

  「前面的房間好像很大呢!」是啊,我看得出來。我們三個還有兩條路能選,直走跟左轉,因為右轉是死路,我們決定先往左走,可是這決定實在是太突然了,因為到盡頭後的路,地上有一堆眼睛。

  不是一顆顆的那種,是感覺原本就有的,因為眼球有一半被卡在地板上,我已經被這景象嚇到說不出話來,咖哩到是很具體的尖叫而且順便說了我的感想:「這是什麼!好噁心!為什麼地板上會有眼睛啦……」這位仁兄不是女的實在可惜了點啊,講話語氣太有女高中生的味道了。

  伊布她往前走,在一隻眼睛前面停了下來,那隻眼睛是紅的,欸,不是吧?你的同伴都會眨眼你不會?「……怎麼只有這隻眼睛好像充血了?」如果眼睛能說話的話他就能回答你了,咖哩大姊。

  「伊布,我們繼續探索吧,說不定能找到幫他的方法。」「嗯。」我們就繼續往前走,看到了四幅畫,一張奇怪的臉,確定了這裡有兩間房間,一間是放著椅子跟畫架,包圍著眼藥水的小房間,另一間則是迷宮,但我們不確定裡面有什麼。

  「眼藥水……」「嗯,就先幫那隻眼睛吧。」我實在很想問,為什麼我們明明能翻過椅子,卻還是要推椅子弄出一條路來……因為遊戲要我們這樣玩啊,傻蛋。咖哩和伊布一起去解迷宮,而我就負責拿眼藥水,咖哩應該能保護好伊布,再不然就是充當尖叫哨聲,讓我用椅子毀滅世界拯救美人們。

  總而言之我順利拿到眼藥水後,果不其然的在踏進迷宮房間時,聽到了咖哩大姊的呼喊:「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啦啊啊啊!」「無頭小姐!來喔!」我敲著牆壁吸引她們,順便對咖哩和伊布喊道:「摸著牆壁走!」如果說房間配置都差不多的話,這個迷宮其實不會很大,這樣他們應該就能出來了。


  「謝謝妳,小雀。」咖哩你不需要道謝啊,因為我想救得人是伊布。

  「伊布,眼藥水拿去吧。」「好。」伊步拿著眼藥水就跑到眼珠走廊那裡,剩下我和咖裡面面相看,我們都不是很想過去看那條走廊,但現在這情況真的很尷尬。

  「小雀是跟誰一起來展覽的呢?」這位大哥很努力想找話題啊,我就大發慈悲跟你聊個天好了。

  「自己來的,因為沒朋友喜歡看藝術品……」「妳看起來很喜歡藝術呢,我都看不太懂……對了,小雀是幾歲呢?」你為什麼開始做身家調查啊?你看不懂你還來,只是來圖個冷氣吹的而已嗎……好啦,我也差不多了,不懂裝懂而已。

  「國一。咖裡呢?」「直呼名字啊……人家是大學生喔。」一個大學生閒來無事自己來逛美術館,你這人是不是沒朋友啊?就在我們之間的氣氛依然尷尬的聊下去,伊布妹妹回來了,手上多了一顆紅色的珠子。

  「蛇的畫有點高。」原來伊布妳把我當工具人啊,回來第一句是這個還真讓我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反正還是得做事。

  這美術館的設計也是挺玄的,到底誰家房子會這樣設計?也太麻煩了。我把珠子塞進白蛇畫裡,聽到一聲聲響,就知道是哪裡門開了。

TBC
---我是分隔線之好久沒更新的番外啊!---

不曉得大家還記不記得這個系列,我是孤影星,結束了第一天段考的我,感覺自己正進入倦怠期
當然,文章進度一直都有,只是很緩慢
最近都是在補番,看完了漂流武士,主角很有趣ww性格很衝我喜歡ww而且聲優是中村悠一桑,當然還有其他的,最主要是我看到一個小野大輔桑配的角色,也覺得很有趣ww裡面的角色都很狂氣,畫風很濃烈,不適合喜歡萌系的朋友(欸
對於美術館的番外篇,雖然更新很少,但我會盡量趕一趕,因為我自己也很喜歡這款遊戲
是說之前也有同學推薦一款遊戲給我,叫做「殺戮的天使」,不曉得大家有沒有看過?
我去追了一個默默無名的實況主玩完的日文版,對於裡面的角色也都很有興趣,札克超可愛的ww前陣子看到老皮買下這款遊戲,現在正在實況,是中文版的,我會再去看一次

總之大致上就是這樣,這是我最近的情況跟文章的進度

是說有沒有人想看小雀的一百問?如果有的話,我會和我的朋友們一起想些特別的問題,而不是單純寫網路上的一百問,這樣感覺比較有趣
最後老話一句,如果喜歡我的文章,可以按下推薦、收藏、加書櫃讓我知道,也可以到會客室找我泡茶聊天打屁、詢問問題或點文!
我們下次更新見!希望這番外下次更新不是在2018啊(汗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