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雜文集結地 點文 女孩們的約會時間!呃、你確定不是情侶嗎? 無CP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點文者:虛幻之夏

主題:屬於女孩們的下午茶(被我改成約會了Orz

類型:輕鬆友情向(有點像百合不過真的是友情向!

※此文由虛幻之夏家的女兒,天神夏櫻共同參與w

---可接受就開始吧!以下正文!---


  史庫瓦羅是個很認真的老師,這點,跟他同間辦公室的老師們都不會否認,大家在意的只有一件事,就跟所有年紀一大看見單身狗的人都會好奇的問題一樣,為什麼這麼好的人沒伴呢?

  聽見這種問題想必單身的人都會想翻白眼,但史庫瓦羅曾被女性教師問過一次之後,就沒有人再問了,史庫瓦羅也不是沒有情慾,只是身為一個黑手黨暗殺者兼臥底教師,他每天的煩惱讓他無暇去管自己的感情,他只要管好自己事情有沒有做好就行。

  原本應該是這樣才對,直到段考後,史庫瓦羅皺著眉頭,看著電腦顯示出的班級平均分,聽著他第十次嘆氣的鄰居阿銀終於受不了了:「長毛你是昨天家裡死人了是不是?嘆什麼氣啊?」

  「原來你只有家裡死人才會嘆氣啊捲毛,這慘不忍睹的分數你不想嘆氣嗎!」史庫瓦羅難得發出這麼語重心長的哀嚎,阿銀則是一副無煩惱的樣子,阿銀的班級很優秀,雖然說是問題兒童組成的,但分數至少還不會太糟糕。

  「但還是有幾個分數不錯的吧?那個你們班的轉學生?」「是沒錯……但是總覺得,她都沒什麼同性朋友,讓我有點擔心。」阿銀打了個哈欠,灌了一口草莓牛奶,聽著史庫瓦羅說著根本是家長才會有的擔憂。

  「我們班那個小班長也是啊,不過阿銀我一點都不擔心呢。」阿銀翻著桌上攤開的漫畫周刊:「因為我的小班長跟你們班的轉學生處得不是挺好的嗎?」

  「怎麼說?天神她性格看起來挺孤僻的,雖說班上的臭小子們對她很熱情……」「別擔心啦,上次我才看見她們手把手的在逛街呢。」「……你在開玩笑吧?」於是阿銀開始娓娓道來……


  「恭喜妳中獎了!」雀愣看著拿到眼前的電影票兩張,有些猶豫的收下來,這是最近很熱門的電影,但雀沒什麼興趣,她會來抽獎是因為老媽積了一堆抽獎卷,叫她出來跑腿順便抽一抽,原本是抱著抽一袋面紙回家的心態而抽的,如今抽到電影票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辦。

  將買好的東西放進菜籃,雀騎上小白腳踏車回家,到公園的時候正好看見提著重物的夏櫻,基於算是認識的人還有鄰居的情份上,雀在夏櫻旁邊停下腳踏車。

  「妳買了什麼?太多了吧?」雀看著夏櫻手上沉甸甸的袋子,伸手想幫忙拿,夏櫻見狀馬上搖頭:「我自己拿就行了!不用這樣特意勞煩妳。」「沒關係吧?就當上次蛋糕的回禮。」雀挑著眉,手依舊伸在半空中,看著夏櫻彷彿在詢問她:「難道真當我這麼弱,連一袋食物都拿不動?」

  「……那個只是見面禮而已,根本就不算什麼。」「妳其實蠻囉嗦的欸,有人要幫妳拿還拒絕,太客氣了吧?」「可是皇雀不是討厭我嗎?」……我什時說過我討厭妳啊?雀很錯愕,但仔細想想也對,她之前是怎麼嫌麻煩怎麼對夏櫻的,都還記得,雀會幫助別人通常都是基於不得不去做的情況,但這不代表她是個冷血的人。

  「我才不討厭妳,妳別自顧自的說。」終究還是一把拿過夏櫻手上的一袋重物,不經意瞄到裡面的雞蛋和麵粉,看樣子這是做點心的材料,夏櫻還是很不好意思的想拿回去,雀換手拿順道開口:「那下次再做蛋糕請就不欠了吧?」

  夏櫻點頭表示接受,兩人一起享受著夕陽的溫暖,雖然一句話也沒聊,但氣氛很好。夏櫻對於雀的感覺一直都蠻複雜的,原本看文章就能夠知道雀的內心一定是各種吐槽不斷,但真正相處時,雀對於不熟的人話並不多,一開始對許多人囂張的態度,如今早就看不到了。

  如果說一開始穿越到這世界的雀是一把生鏽的刀,那現在的她,一定是正在經歷磨練,並收進刀鞘的刀吧。夏櫻看著雀被夕陽照得通紅的側臉線條,看起來完全不像國中生的稚嫩臉龐,眼神卻非常沉穩。

  到了夏櫻家門口時,雀終於開口了:「那個……」「嗯?」一路上一直很糾結自己態度的雀,好不容易鼓起勇氣開口,但想想又有點丟臉,看著夏櫻專注的雙眼,雀拿出了剛才隨便塞在口袋,有些爛掉的電影票:「禮拜六有空的話,要不要去看電影?」

  夏櫻愣了三秒,害雀還緊張了一下:「如果沒空不勉強,反正我們本來就不熟,不想去也……」「好!我去!」夏櫻趕緊打斷說話越來越快的雀,臉上綻出一抹微笑,接著有些害羞得移開視線,撇開雀通紅的臉。

  「……喏,給妳,明天見。」雀把手上的東西遞給夏櫻,跟她道別後就回家了。


  然後到了當天才後悔為什麼不去約黑子或靜雄。


  穿著一身黑衣,活像要去參加喪禮的雀,在十點準時出門,反正夏櫻家就在對面,在準備按門鈴的時候,裡頭的人也正好開了門:「皇雀……我們走吧?」「嗯。」雀雖然不懂為什麼夏櫻要像個情竇初開的小女生一樣,但還是沒問,原本夏櫻的性格就比較安靜,可能是害羞吧?

  兩個年輕女孩走在路上,這是很普通的事情,但是雀覺得非常難受,原因是旁邊的伴太引人注目了,跟黃瀨一起出門的時候,雀也很討厭那種打量的視線,現在雖然視線是盯著夏櫻比較多,但雀也同樣感到不舒服。

  夏櫻的身形比雀高挑,一件雪紡紗上衣跟牛仔褲,並不活潑,但很有氣質,加上蹬著厚底涼鞋,硬是高了雀一顆頭,就算是簡單的衣服,美女穿就是好看,雀不經想,果然人正真好。

  夏櫻也很不習慣被人打量著,忍不住抓住雀的衣襬,還一直往她那裡靠,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們的關係不單純,直到夏櫻不小心撞得雀差點出人行道被車撞,夏櫻趕緊道歉:「對不起!要不要換我走外邊?」「不用不用。」雖然不知道穿厚底涼鞋跟穿高跟一不一樣,但雀穿著普通的拖鞋,比夏櫻還好走,再說自己也會稍微留心,所以還是繼續走外邊。

  雀看了一眼夏櫻揪著自己衣襬的手,一把拍開她,然後握住她:「拉衣襬我的衣服會變形。」夏櫻看著雀通紅的耳朵,也被她的情緒感染,而忍不住臉紅了起來。

  「抱歉……」「不用道歉,妳沒欠我什麼……」是原本的世界欠了我們什麼。雀把這句話硬生生的吞了回去,她知道夏櫻也是穿越者,但是從來不提起這件事,她自己也知道,也體會過,剛來到陌生的世界的時候,不安誰都有,但也沒有誰能幫忙。

  「皇雀妳喜歡這種電影嗎?」「還好,只是有免費的票就來看了。」看夏櫻有點排斥,雀在想著要不要乾脆算了,她是不在意啦,雖說她也沒很想看這種電影。

  這是一部驚悚電影,雖說有少數的血腥場景,但由於題材新奇而且特效不錯,所以還蠻多人來看得,雀是不怕血腥的畫面,夏櫻就不知道了,但看夏櫻猶豫的模樣,就知道她不擅長,畢竟電影還是要看個人口味。

  「不想看別勉強,我也沒有很想看。」「沒關係,難得皇雀妳約我出來,可以的。」「……好吧。」雀現在有點佩服夏櫻了,鼓起勇氣面對恐懼是很了不起的,真希望哪天青峰和土方也能夠面對黑子啊,在心中偷婊同學,雀買了兩杯飲料,兩人就走進影院看電影去。


  這人也太好懂了吧?夏櫻跟雀互相在觀察對方,夏櫻一看到不敢看的就會觀察雀,雀的表情非常平靜,甚至看到面目猙獰的鬼衝出來還會笑,不愧是每天遭受班上問題兒童驚嚇的人,對雀來說,人比鬼還可怕。

  夏櫻看到想看的雙眼就會放光,而且會下意識挺直背脊,笑起來和小孩沒什麼兩樣,很是純真,看到可怕的就會縮起來,趁著對方還沒注意,雀會在這時把視線轉回螢幕。

  電影終於開始了,兩人也就安靜的看起電影,在經過大約三十分鐘,看著眾人尖叫雀在大笑的詭異畫面後,夏櫻注視著螢幕上陰森的走廊,忽然感覺到一股惡意,很淡,可是慢慢的在接近。

  惡意的來源坐在夏櫻旁邊,她忍不住看了對方一眼,是個帶著眼鏡的斯文男子,夏櫻不想打擾雀的興致,而且對方雖然有惡意但也沒做什麼,於是夏櫻就沒說。

  雀聽著其他人的尖叫,笑得眼淚都要噴出來了,電影院只有她的笑聲非常奇怪,還不停引來前面的人回頭注目,但本人不在乎,大家叫她就笑,中間的劇情也沒吵到別人,雀覺得無所謂,直到夏櫻推了下雀的手臂,雀才緩過來。

  「皇雀,我去一下廁所。」「啊、嗯。」夏櫻蹙著好看的眉,小跑步跑出去,好在這裡的地板不是木板,要不然太吵可是會被人瞪的。

  夏櫻怎樣也沒想到,那個坐在她旁邊的男子,居然會伸手摸她的大腿,她真的嚇了一跳,好不容易才忍下尖叫跑出來的,她不想因為陌生人而打斷跟雀的約會,她很想跟雀打好關係,因為夏櫻在雀身上感受到的氛圍,從來都沒有一點惡意。

  雀很溫柔,夏櫻是知道的,不管是以前看文章時理解的雀,還是穿越後實際相處的雀,她毫無疑問是一個溫柔的人,夏櫻希望自己能跟雀成為朋友,也希望自己能夠成為雀的支柱,她們同為穿越者,相遇的時機卻很糟糕,夏櫻很想、也希望自己能夠跟雀好好談過。

  她並不希望自己給雀添麻煩。


  雀感受到了惡意,為防意外發生,她今天破天荒的帶著平常都好好收著的十字墜鍊,如果是自己遇到妖怪啊、虛啊那些,單雀一個人她還不用防備,但跟夏櫻走在一起就不太確定了。

  十字上的寶石閃爍著紅光,雀四處看了下,沒發現任何可疑的人,但也不能放心,她有不好的預感,而這通常會成真,所以不敢大意。

  夏櫻回來時,臉色很蒼白,就算是在燈光昏暗的電影院裡,雀也看出夏櫻的臉色不好:「妳沒事吧?」她小聲的問看起來有些搖搖欲墜的夏櫻,十字開始微微發燙,夏櫻強顏歡笑的樣子她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她可是靠眼神表情就能解讀別人一堆內心戲的雀。

  眼角描到隔了一個位置的男人,鏡片後的眼睛也盯著夏櫻瞧,嘴角還勾著看似慵懶迷人的笑容,雀知道這種表情,她看過這種表情很多次,帥哥的本性是變態的話,這種表情雀隨時看的到,畢竟她常常幫桃井脫離騷擾,看出對方的意圖,在加上夏櫻的表情,雀乾脆起身,拉著她走出影院。

  「欸?那個、電影……」「沒關係,妳看起來有點不舒服,電影沒差。」夏櫻看著雀緊緊牽著自己的手,眼睛瞇了起來,甚至有點想哭的衝動。

  皇雀,果然是個很溫柔的人。


  「還很早呢……」「去逛街吧?這附近有不少書店跟服飾店,應該能逛很久。」雀看著夏櫻還有些不安的臉,伸手摸了摸她今天看起來精心打扮過的頭髮,髮質真好,雀這麼想,再次牽起夏櫻的手。

  「不用勉強,我會保護妳。」「……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嗎?」好像反而讓夏櫻更不安了……雀覺得十分無奈,反正怪東西找的都是她,夏櫻應該是沒事的。

  「沒有,我只是想讓妳安心,不過看來是反效果,走吧。」其實不需要說,夏櫻也知道雀的用意,原來A班的人平常都是接受雀這樣的溫柔,有些彆扭、有些拐彎抹角,可是卻很溫暖,而且毫不猶豫。

  兩人的興趣原本就很相像,雖說性格相差甚遠,但這兩個人其實很常在學校圖書館碰面,不管是漫畫還是小說都看,雀涉略範圍很廣,基本上什麼小說都看,漫畫也一樣,夏櫻則比較專一,喜歡的類型是屬於比較冷門的文學作品還有甜點的食譜。

  「皇雀喜歡文學作品?」看著那密密麻麻的純文學,夏櫻有些訝異,還以為雀的性格不喜歡浪費時間看這些。

  「也還好,我基本上什麼都看啦。」雀看向夏櫻手上抱著的甜點書:「妳要買嗎?」「嗯?對啊,看見很可愛的,想做做看。」要雀說的話,現在的夏櫻的確就是一個少女,她猜測夏櫻在穿越前的年紀可能已經成年,夏櫻擁有沉穩的質,那不是任何一個看透事物的青少年,而是一個瞭解世界的大人,但現在、這一刻,夏櫻是個國中少女,千真萬確。

  兩人逛完書店後,接著還去了附近的服飾店,興趣缺缺的樣子,看起來也只是圖個冷氣吹,夏櫻看著掛放在一起的衣服,不停的挑選,雀就像個盡責的男朋友,在旁邊默默的看,偶爾看一下衣服或褲子。

  「妳穿這個一定很可愛。」夏櫻的聲音轉回了雀的注意力,她手上拿著一件白色的洋裝,上面繡著精美的花朵和蝴蝶的小小刺繡,袖口的鮮紅蝴蝶結讓這件衣服多了些活潑,但就算是大多數女生看來都很可愛的衣服,雀還是毫無興致。

  「妳穿就好,我就算了。」敢情妳剛才都是在幫我挑衣服嗎?雀忍住想翻白眼的衝動,默默的後退兩步,不讓夏櫻拿衣服在身上比來比去。

  「……那好吧,算了。」夏櫻有些落寞的將衣服掛好,雀超想打自己一巴掌,這樣感覺她好像在欺負夏櫻。

  「欸、天神。」「嗯?」雀移開視線,下意識的摸了摸發燙的臉頰:「呃、我請妳吃飯吧?」「這怎麼好意思!不用的!」夏櫻著急的擺手,想不通為什麼雀要這麼說,後來轉念一想,雀難道是以為自己傷了她?

  「我們班的要我請客都求得死去活來,沒差啦,只要不吃什麼高級餐廳,我都請得起。」說到這份上,雀看著夏櫻正經的臉,她微微鞠躬:「謝謝妳的招待。」「吃完再說啦,走吧。」

  兩人到達一家日本料理店,雀點了一份咖哩烏龍麵跟汽水,夏櫻則是客氣的點了最便宜的簡單蓋飯跟茶,到目前為止,除了看電影時那小小的不愉快之外,夏櫻非常享受這段時光。

  「……為什麼,皇雀妳會想約我呢?」「嗯?」雀放下汽水,這問題讓她思考了起來,夏櫻愣了愣,想著有那麼難回答嗎?是妳約我的欸!

  「沒什麼啊,覺得妳應該很閒就約了。」知道這是雀害羞的表現,夏櫻刻意不提雀紅的跟熟透蝦子有得比的臉頰,淺淺的笑了起來。

  餐點送上桌後,夏櫻規矩的雙手合十:「我開動了。」雀停了一下,接著又繼續動作,她實在沒有喊說我開動的習慣,感覺很怪,他們班從來都沒人說不這麼做會怎樣,其他人都有這項習慣大概是因為是日本人,雀是從來不在意這種事的,連赤司都沒指正她,所以她就覺得無所謂。

  夏櫻把蓋飯裡有的肉類全部挑掉,雀的麵已經吃了大半碗她還在挑,連肉渣也不放過,看不下去的雀直接拿湯匙挖走夏櫻碗裡那一大團肉絲山:「不喜歡吃肉的話早說啊,幹嘛點什麼雞肉蓋飯。」

  「不、我不是討厭,是因為我吃素……」「那就把肉給我吃,不要一副我欺負妳的樣子啦。」簡直就跟黃瀨那傢伙一樣,雀把所有東西清光了之後,就開始滑手機等夏櫻吃完。

  「皇雀妳……」「嗯?」「妳是穿越者吧?」「……妳也是吧?」問的還真夠單刀直入,雀收起手機,原本是想正經的跟夏櫻聊聊,但她剩下的食物多到雀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

  「嗯,最近有些煩惱……」「妳剩下太多了吧?吃得飽嗎?」「呃?嗯,吃得很飽。」雀拿過夏櫻的碗,然後吃了起來:「我吃,妳說。」「嗯……」然後,夏櫻開口。


  夏櫻跟雀其實很像,她們都是擁有過去的人,但身為人,誰沒有難過的回憶?雀也是還在摸索,所以也無法跟夏櫻說什麼,只勸她努力活著,並接受別人對她的好,而不是想著保持距離,那樣只會讓自己痛苦。

  不管本人在怎麼否認,其實二次元中,死腦筋的角色還不少,除非你是殺他們全家的殺人魔,不然不管做什麼他們基本上都很寬宏大量,在這裡穿越者沒有力量殺人,也沒有興趣殺,光是保護自己都快來不及了,更何況是害人呢?

  穿越者並不如一般人所想得幸福,他們都是在不經意之中不小心死去而穿越,不可能毫無遺憾,也不可能不留戀以前,不論是自己深愛的家人或朋友或情人,在穿越後都不可能再見的到。

  這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情,在一瞬間斷了所有的牽絆,連道別的話都沒說,就被迫在一個陌生的地方重新開始,無奈,可是沒辦法。

  「走吧,休息得夠久了。」「嗯、好……」至少妳的故事中,不是只有妳一個人。雀看著異常晴朗的天空,很熱,可是心就彷彿沉入的大海最底部,冷得讓人覺得噁心。

  兩人又陸續去了一些很普通的場所,圖書館、教堂、博物館……其實雀也是聽黃瀨講才知道學校附近這麼多能逛的,這些地方都很有文藝氣息,而雀跟夏櫻正好都喜歡安靜的地方,能夠避開人群又能享受藝術,她們樂得開心。

  「真意外呢,妳們這年紀就喜歡這些文物嗎?」又來了。夏櫻感受到那淡淡惡意,認出對方是在電影院的那位男人,掩飾著自己的厭惡。

  「只是想找些安靜的地方而已,並沒有很想看。」雀僅僅看了對方一眼,就牽起夏櫻的手準備走人,男子一跨步,擋在雀的面前,勾起她的下巴:「妳長得也很可愛呢,果然是年輕才好。」雀拍開對方的手,登徒子她最不會應付,這人看起來就不像個好人,雖然是帥哥但人不可貌相。

  「我們還有事,先走了!」夏櫻握緊雀的手,微微鞠躬後,幾乎是拉著雀跑向門口,男子還想伸手抓住他們,肩膀就被拍了一下。

  「這位先生。」「蛤?」見獵物跑了,男子不耐的皺起眉,揮開對方拍在自己肩上的手,想不到對方一擊直拳打在鼻梁,讓他昏了過去。

  「敢騷擾我的小班長,真是不要命了。」雖然這位英雄自認為沒有被看到,但雀看的一清二楚。




  「給妳留下了不好的回憶吧,抱歉。」「不是皇雀的錯,今天我很開心,謝謝妳約我出去。」夏櫻原本已經打開了家門,準備要走進去了,雀拉住她的袖子:「那個啊,下禮拜六……在一起去看電影吧?看動畫片。」「嗯,好。」夏櫻看著雀通紅的臉,微微的笑著。

  史庫瓦羅聽完之後,明顯鬆了一口氣:「你這捲毛過度帥化自己了吧?」「阿銀本來就很帥好不好!我救了你班上可靠的副班長還不感謝我!」史庫瓦羅聽了簡直想翻白眼,身為老師,這是理所當然的吧!居然還要道謝?

  「報告。」兩人一齊轉過頭去,雀拿著一盒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走到阿銀前面:「銀桑,謝謝你禮拜六時幫了我,給你。」阿銀寵溺的摸了摸雀柔軟的頭髮:「小班長太客氣了!應該的,乖,去掃地。」雀一邊碎碎唸一邊離開,還不忘看一眼阿銀吃甜食的可愛表情。

  聽說禮拜六她們出去的時候,夏櫻因為雀穿著上次看見的白色洋裝而興奮的中暑,不過這又是後話了。

  而史庫瓦羅的擔憂,到底算不算解決呢?應該還有很多時間能讓他想想解決辦法的。

END
---我是分隔線之接下來一個禮拜準備爆肝---

大家好我是孤影星,現在坐等死神單行本全部出完,晃宅宅新聞又看到烏龍派出所要完結的消息……剩下的童年啊……
一次看到很多作品的完結實則讓人感到遺憾,但我依然會繼續深愛著這些作品,當然還有暫時停止活動的DOES,期待他們以後能繼續創作

感傷的消息說完了,接著就是點文
不曉得小夏覺得如何呢?這篇趕出來的文章?不喜歡的話可以揍我,因為內容其實沒有很輕鬆
下一篇是褚大的虐文,沒錯我要寫虐文了各位做好心理準備吧,不管是完全不虐還是虐到死去活來都請做好準備吧

接著就是我個人的事,我也高三了,要準備畢業專題,所以說下個禮拜我一定會把自己操死,整個暑假定下來的故事,好不容易畫完的分鏡以及人設通通要改,時間很緊迫,但做學生的也不能逼迫老師作業改快點,我還是會繼續更文,不會停的

最後老話一句,喜歡我的文章可以按個推薦、收藏、加書櫃,也可以到會客室找我聊天、點文、詢問問題等等,那些都是無期限的,所以沒有關係,各為有想推薦的作品,也可以來告訴我
那麼,我們下次更新見∼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