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國一屁孩的日常生活 第五十九節 世界就是,沒有之最,只有更之!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聖女』這個詞,原本是來自宗教典故,最一開始的代表人物,是聖女貞德。」從日本妖怪嘴裡聽到西方宗教的感覺奇怪到讓人無法想像,我無法形容我有多百感交集,這就像你聽日本老人大談中國歷史一樣,感覺超怪。

  「所指的是,被上天眷顧的少女,但是因為狩獵魔女的活動,聖女貞德被當成魔女處刑。」那個啊,我知道這樣說很不禮貌,可是我原本以為我會從神父或是更有宗教氣息的人口中聽到這個,可不可以換個講宗教的對象?至少讓喬托講吧!他雖然不是正統的歐洲國家但好歹也是義大利人!這樣我還不會有那麼多意見啊真的!

  「在世界的歷史中,聖女是隨機出現,最長隔了幾世紀,最短是隔了幾十年,她們都是……擁有特殊力量的少女。」感覺好像要講到超能力之類的東西,不過那好像也不是妖怪的範疇啊。

  「『聖女』從身體來說,跟一般人無異,但是其他方面就不是。」啊啊,我已經體會過了啦,被虛啊、食屍鬼啦、妖怪之類的東西追,早就知道自己身體不算正常了啦,不過與一般人身體無異,就是說想自殺還是怎樣都可行。

  「歷史上留名的聖女都很短命。」操!不要一開始就講這種不吉利的話!這種特徵誰要啊,你真要說短命的話,阿爾科巴雷諾的大空之子比較符合啦!

  「但是沒有一個是自然死亡的。」……這感覺更恐怖了,這更恐怖了啦!雖然我已經體會過了……

  他吐了一口煙,繼續說:「聖女的血,對妖怪、對惡魔、對食屍鬼、對虛……是上級品,就像最高級的酒一樣,但也是最價值不斐的毒藥。」

  「還有一個是小麻雀還沒遇到過的,也是很麻煩的生物。」蛤?居然還有我沒遇過的嗎?我還以為我的人生轟轟烈烈,什麼不可能的全被我遇到了勒,想不到還有漏掉的喔。

  「……是什麼?」「……吸血鬼。」早知道就不問了……好歹作者也寫了快六十章節,我根本沒看過吸血鬼,想不到還有這種隱藏怪物,作者果然陰險!……不會我說完這句,明天醒來就有吸血鬼等我吧?

  「聖女的血是召喚惡魔最好用的祭品,只要有聖女的一滴血,能召喚出的惡魔級別絕不普通。」……所以每次我一受傷就有人大驚小怪的是這原因啊,我也不想啊,還不是人生坎坷,沒受過傷怎麼能叫人生。

  「更不用說,是聖女整個人,就算把撒旦跟別西卜都召喚出來還是不划算。」……身價一下被抬的比天高,我壓力神大。

  「妳比自己想像中更有利用價值,雀。」我嘆了口氣,伸手抓住鯉伴的外掛,他到我身旁,摸了摸我的頭。

  「……不要害怕。」他看了一眼我抓著他的手,溫柔的說。

  「什麼爛體質啊,要是其他人被我牽連怎麼辦?」「我會保護妳,一定會保護妳。」鯉伴輕輕的笑著,伸手抱住我。

  「……我不想讓妳體會,那些事……」他施加力道,語氣沉痛。


  ──我在作夢。

  也有可能不是夢,因為粗糙麻繩摩擦皮膚的痛楚異常的真,背部肌膚貼在木頭上,又刺又癢。

  「殺了她!殺了女巫!」「殺了她!」「放火燒死她!」

  熱氣從腳底衝了上來,皮膚被火燒到的地方開始發紅,我聽到自己的尖叫聲,直到火舌耗盡我四周的氧氣,我在無聲的苦痛中死去……

  原本以為自己死了,想不到還沒,只是整個人被五花大綁,像是草履蟲一樣被倒吊起來。

  穿著黑色長袍的人群走向我,然後用手中的劍,毫不猶豫在我身上劃下一刀又一刀,不顧我淒厲的哭喊,鮮紅色的血染滿了地上的魔法陣,他們高唱起禱歌,用手中的聖杯裝滿我的血,一飲而盡──

  我還沒死?還是我在做惡夢?冰冷的鐵鍊束縛住我的四肢,掙扎的聲音弄的房間滿是吵鬧的金屬碰撞聲,穿著中世紀禮服的人們走了進來,朝著我露出猙獰的笑容。

  他們的牙齒是尖的!感受到恐懼的我放聲尖叫,但是冰冷的尖牙先一步刺入我的頸脖,毫不憐惜的吸取我的生命,每天、每天……身體只是越來越虛弱……連想死都沒辦法……直到最後,血液被吸乾,他們扯出我無力跳動的心臟,在我眼前,捏碎。

  懷中的生命正顫抖著,我握緊手中的刀,誓死保護我的孩子,不斷奔跑著,直到再也走不動,我讓孩子鑽進小路逃跑,在我放心的下一秒,胸口多了三隻突出的爪子,我沒辦法呼救,看著這群怪物將我的身體撕裂開來……

  夠了沒有!快點醒來啊!

  「小班長!喂!振作一點啊!」我喘著氣,突然睜開眼睛,面色緊張的銀桑在我的旁邊,他伸手摸了摸我的臉,之後嘆了一口氣。

  「做惡夢嗎?妳在冒冷汗欸。」「……為什麼銀桑在這裡?」我不想想起剛才看見什麼,所以趕緊扯開話題,現在的時間,銀桑應該在學校上課才對,還是說用看病為由翹班了?

  「我來看看自己的班長都不行?真是的,快點好起來啊,居然還讓阿銀我這麼擔心。」「……謝謝銀桑。」這對我來說殺傷力太大了!我把被子蓋到頭上,被阿銀擔心這種事情……想到就覺得飄飄然。

  「少了一個班長,做什麼都不方便,不過呢,班上那群死小子也知道要幫忙,真是萬幸。」阿銀順手拿起旁邊的水果吃了一塊,是說那是我的慰勞品,算了……

  「有好一點嗎?」「嗯,已經不怎麼痛了。」「當時看到那個畫面真是嚇死我了,妳知道妳害阿銀少了幾年壽命嗎真是的。」阿銀的碎碎念,好像不知道哪次開始次數就少了。

  「不要說我對妳不好啊,小班長,快點康復吧。」「我盡量,謝謝銀桑!」阿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把一盒東西放到我桌上後,就出去了。

  怎麼感覺,外面有點吵……


  多虧昨天黑子帶來一些小說,我才不至於無聊死,不過看到一個進度就很想休息,偏偏除了滑手機又不能幹嘛。

  我的午餐除了醫院提供的飯之外,還有銀桑的便當,好感動喔……幾乎都是小朋友愛吃的菜色,阿銀你到底把我當做幾歲小孩啊!以防萬一我還先試吃了一小口:「好甜……」完全是依照自己喜好做的啊,那個甜食控銀捲毛。

  雖然當下時間過得很慢,但到了下午卻像一轉眼,我知道黑子還要練習籃球,通常會在六點半左右來看我,所以今天我就盯著時鐘倒數。

  「五、四、三、二、一!怎麼還沒來……」「不好意思。」「哲也!」「不是,我來換藥。」可惡,害我期待了一下!

  先跟大家說一下,通常我會在五點就洗好澡,不過傷口就先消毒,等到護士姊姊來才會擦止痛藥跟包紮,不然我肯定會把自己包成木乃伊。

  「傷口復原的很快呢。」「嗯。」終於纏好繃帶之後,我把衣服扣子扣好,剛好就傳來門被打開的聲音:「雀?」「哲也!先等一下喔。」做完其他簡單檢查之後,護士姊姊幫我把簾子整理好,然後就離開了。

  「感覺怎麼樣?」「傷口復原的速度很快,應該很快就能出院了。」「太好了。」黑子笑了笑,從書包拿出幾本筆記放在桌上,還有我的課本。

  「謝謝哲也,這樣就不怕之後回學校還要抄的半死。」「不會。」黑子幫我把床頭的桌子搬了上來,想不到這時又來了一個人:「打擾了。」

  「啊,赤司。」「赤司君?」呃、我跟你感情應該沒有好到這樣吧?赤司來幹嘛啊?雖然不是排斥但感覺怪怪的。

  「真巧呢,黑子。」「嗯。」黑子點頭致意後,赤司把手上的東西放下,然後看著我:「感覺怎麼樣?」每個人除了這句都不會問別的了……「恢復的很快,已經不太痛了。」雖然變成做惡夢就是了。

  「對了雀,今天發生了一件事。」喔?終於出事了,還想說到底要多久,是誰又打架了,還是石矢魔的校舍塌了,又或者是梁柱被拔起來,還是說餐廳爆炸了?

  「澤田同學只穿內褲在校門口告白了。」……什麼!家庭教師的劇情開始了!我現在的表情肯定是很驚訝,這也來的太突然了吧……

  「明天,澤田跟劍道社的池田學長要決鬥。」我知道啊,可是這也太突然了吧……赤司跟黑子看到我說不出話來的反應,也不知道是解讀成什麼意思,兩個人露出溫柔的表情。

  「放心吧,雀,如果澤田同學有危險的話,我會插手的。」「管理同學的安危,這也是班長的工作,理當由副班長代勞。」不是啊,我比較擔心持田學長……

  「不要等事情發生再阻止,有徵兆就要先阻止啊,至少問問澤田到底想怎麼做吧。」「前提是他願意。」啊啊,也是啦……突然去搭話的話,絕對會被嚇到,而且肯定還會有莫名的不爽吧?

  「希望妳早日康復。我先走了。」「掰掰。」「再見。」我跟黑子分別和赤司道別,接著繼續聊些無所謂的事。

  ……如果人生能一直都這樣和平多好,雖然我知道這不可能。

  「雀,妳真的沒事嗎?」「嗯?為什麼這麼問?我很好啊。」我疑惑的看了黑子一眼,翻開筆記開始找沒抄過的部分。

  「妳的臉色很蒼白。」啊啊,黑子果然有讀心術吧,超能力者這時代不稀奇啊,我都跟一方通行打過面照了,還差點變肉醬……

  「我做了些惡夢,夢中的我不斷的死去,用另一個人的樣子復活又死去,每死去一次,就又再醒來,被傷害,然後死去。」我不是害怕血腥的故事,但也不是說我不害怕,反正很難解釋就對了。

  尤其是在昨天聽完鯉伴所說的話之後,我開始懷疑會做這種夢不是巧合。

  「……雀之前說過,妳並不怕死。」「我知道……」我停筆,試圖勾起笑容回答:「但在幾次與死亡擦肩而過後,我每次都覺得活著真好。」

  雖然以前有過陪別人跳樓自殺跟挑釁不良少年這種蠢事,還有跟食屍鬼對峙、跟妖怪聊天打架之類的……我以為自己對這類事已經沒什麼情感起伏了,想不到我還是很怕死。

  「但這次真的太過了,雀。」「嘿嘿……沒辦法啊。」我乾笑兩聲,GAN你妹的,你以為我想去救啊,要不是因為每次我不出去救你們這些人就停住不動,如果不想要我再受傷就給我好好保護自己啊!

  「……其實我,很想對平和島君生氣。」「欸?」我愣了一下,睜大眼睛看著黑子,他繼續說:「可是……平和島君自己也很內疚,所以我說不出口。」黑子眨了眨眼睛,看著我。

  「那個時候,我追著雀跑出去,但來不及了。」我吞了吞口水,不敢打斷黑子的話,他握緊自己的手,直到骨節泛白。

  「我看到雀被鐵條穿過胸口,滿身是血的樣子……」黑子的語氣在顫抖,然後像是要確認我的存在一樣,將額頭靠在我的肩膀上。

  不是吧!又來!黑子對我用情真深啊,我該高興還是難過?我只知道,黑子都這麼激動了,等我回去後一定很大陣仗。

  「平和島君跟折原君,兩個人都臉色蒼白……我們一直一直都在叫妳,但是……」黑子的聲音開始參雜哭腔,他深呼吸了幾次,緊緊握住我的手。

  「妳卻像是睡著一樣,連動都不動。」啊啊,雖然沒什麼感覺,但聽黑子這語氣,我想我真的是差點就要去見閻王了。

  「幸好……幸好妳沒事……」「好啦好啦,哲也。」我用力握了握黑子的手,頭也往他的方向靠了過去。

  「哲也,我想跟你說一件事情。」「……什麼事?」到現在,我才終於下定了決心。

  「等我整理好思緒後,會把所有事情告訴你,還有……」我閉上眼睛,傾聽黑子的心跳。





  「我向你發誓,我絕對不會在你面前死去。」


  我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的,最後的印象是黑子溫柔的笑容,與我道別的聲音。

  然後我醒來後第一件想到的事是,靠,我怎麼會講出那麼狗血噁心又殺千刀的噁爛言情台詞啊。

  黑子一定覺得莫名其妙,一定覺得我很裝模作樣又小題大作,早知道就閉嘴就好了!幹嘛情緒那麼投入啦!我們只是國中生好嗎?我幹嘛說那種像是求婚一樣的話啊,還發誓,根本白癡!

  護士姊姊無視我心中的天人交戰,跟往常一樣走進病房檢查,我像死魚一樣動都不動,只是一直回想昨天到底是怎樣的氣氛怎樣的情況我才會那麼說啊。

  我其實很想到學校去看看澤田怎麼樣了,其他人還好嗎?黃瀨一定超級擔心,我甚至可以想像他哭喪著臉,一邊大哭一邊笑的醜臉,還大叫:「小雀回來了!」的畫面。

  六神無主的吃完早餐後,我開始抄寫筆記,途中累了就看本小說,或玩場遊戲,是說我家老媽現在幾乎都不來看我,就算來也是拿衣服或送雞湯,也沒跟我說學校最近怎樣了。

  發生了什麼事嗎?每次都只有壞的預感最準,到底是發生過幾次了啊……從穿越來已經快兩個多月了,卻發生了好多事……

  認識大家、認識犬神、與鯉伴相遇、接下無意義的工作、處理一些奇怪的事、被全校人追殺、畫下魔法陣、不小心跳樓、跟殺人犯面對面、跟惡魔交談、知道自己其實不平凡……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已經不再想起以前朋友的面容了呢?我已經快忘記他們長什麼樣子了……

  那是屬於我的回憶,我不想忘記……就算對他們來說,微不足道,但是那卻是一段溫暖的記憶……我搖搖頭,繼續寫筆記,我不知道現在我該做什麼,反正,絕對不是回憶以前美好時光。


  「打擾了。」聽到聲音的我立刻轉頭,出現在門前的是傷痕累累的澤田。嗯?不對啊?他不是應該打贏學長嗎?為什麼還會傷痕累累!

  「你、你發生什麼事了?」「……說來話長。」澤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接著站到我的床邊。

  「早上,黑子同學跟赤司同學來鼓勵我,原本我還有些嚇到,因為他們和我沒什麼交集。」嗯,我完全可以理解,被不認識的人突然鼓勵什麼的,會讓人有種不爽的感覺啊,就像你走在路上考慮要不要去告白的時候,一票路人在旁邊起鬨一樣很煩躁。

  「之後去問了赤司同學才知道,是班長妳要他們幫我。」「不要道謝。」我伸手作勢要擋住他的嘴巴接著說:「去赴約的是你本人,我什麼都沒做。」我將手抽了回來,對澤田一笑。

  「班長……」「不管過程是如何,你自己踏出了那一步,是你決定的,不是別人。」雖然我知道少年你以後會非常的悲催,但我現在還是要鼓勵你,不然要是你家那個暴力嬰兒找上我們班其他人去當黑手黨,那絕對不是我想樂見的畫面。

  「……班長,除了道謝,我不知道還能說什麼。」澤田對我深深一鞠躬,我被嚇到,不只是小心臟連身體都跳了一大下。

  「不要鞠躬啦!我說了我什麼都沒做!」要是我被你的粉絲圍毆怎麼辦啊!我現在已經確定點燃黑子粉的怒火了,不想再增加敵人了好嗎!

  「……好。」澤田紅著臉起身,接著拿出一包餅乾:「這是今天家政課做的,雖然可能,不是很好吃……」「謝謝。」完蛋了絕對絕對死定了啦!要被阿綱粉幹爆了!我絕對沒辦法活著回家!出院之後一定會被拖到東京灣餵鯊魚!

  「祝妳早日康復。」「謝謝。」道別之後,我又開始無聊了。

  「小麻雀,我想到了幾則故事可以說給妳聽喔。」「我也是,我想跟小雀說一些我小時候常聽的故事。」鯉伴跟喬托像是算準時間突然冒出來,我輕拍了兩下被嚇到的心臟,勾起微笑:「嗯,等我寫完這本,我會聽你們慢慢說的。」

  漫漫長夜,現在才開始。

---我是分隔線之肉麻到我都要死了---

大家好,我是孤影星

不得不說這次的更新實在內容有點狗血,不過狗血好用嘛

我的功課又增加了,又多了一項畢業海報的製作……這先放一邊,我們來談談新活動
會客室又多了一個地方,叫做「點歌區」
反正就是我想讓自己爆肝而死而用的,順帶一提,角色重複是沒有關係的,也就是說,如果有人點了◎◎◎這首曲子,指名臨也的話,就算再有人點臨也,也沒有問題喔
然後我要來談正文,算是把聖女這個詞大致上寫過了一遍,從那些跡象來看就能想像的到以後小雀會有多悽慘(竊笑
對於黑子,其實小雀也不是在一開始就接受他的,之前都是再刷黑子好感度的小雀,以後會繼續挑戰黑子的底線的(欸
最後是推坑!
我的英雄學院超級無敵好看啊!我記得之前有跟大家推廣過逢魔時刻動物園,是同個作者!畫風會越看越順眼,故事不拖泥帶水,非常精彩!
現在也推出動畫化的消息,目前正坐等動畫完結,我再去好好消化完
還有一部,蟲奉行!也是我最近有在追的,算是補番,完全正經不起來的江戶故事w人設槽點超級多!我還沒看過漫畫,但目前動畫給我的感覺是節奏稍快,好不容易看到一個順眼的角色,結果沒兩集就被幹掉了……

好啦!最後是老話!喜歡我的文章就按下推薦、收藏、加書櫃讓我知道,也可以到會客室找我泡茶聊天!不管是點文還是問問題都是沒有問題的!

英雄學院的本命……當然是死柄木///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