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雜文集結地 點文 那年,我們一起追的流星! 土方十四郎X雀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點文者:虛幻之夏

主題:那晚的星空

類型:清水甜(我其實不是很懂清水的界限是到哪,所以Orz

---以下正文,滑動開始!---


  暑假的最後一天,班上的人突然決定要到學校頂樓看星星,雖然我很想揍黃瀨,但暑假最後一天看星星的體驗似乎很不錯,不過安排的工作都落在我身上讓我很不爽。

  「聽說那天晚上會有流星雨。」而常常幫我的土方這次也自願幫我,有時候真心覺得,要嫁老公就要嫁這種的,要不然娶回來當妻子也不錯。

  「不過機率不一定吧?城市的光害那麼嚴重。」我漫不經心的回答,已經獲得了班導同意,再來就是校長、主任他們同意使用頂樓了,也為此拜託了認識觀星社的人。

  「也是啊,不過能夠留下最後一天的回憶也不錯。」「前提是沒有準備,那樣我會更開心。」用了一點手段,我們獲得了使用權。


  當天到了下午五點,大家就決定先集合,不過我原本是打算七點去,想不到土方居然五點半跑來我家門口。

  「雀!妳朋友來囉!」「好!」是誰啊?我不是跟黑子說我七點過去,這個時間明明還早,這會變成賞夕陽啊。我一邊下樓一邊順手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呃、雖然T恤跟短褲怎麼整理都一樣。

  「土方,你怎麼跑來了?」我走向門口,順手帶上門,跟土方在外面談話。

  「我想先去架設照相機,倒是沒想到是第一個到的。」土方無奈的說著,臉頰微微泛紅,我發現到他的視線並不在我身上,不過也沒想太多。

  「我跟黑子說我七點到,不然你先進來吧?反正照相機用五分鐘架設就行了。」要不是因為觀星社的人很堅持,不然我想我一定不會去特意研究照相機怎麼用,更何況觀星社借我的相機看起來比我的命值錢。

  「我……不太好意思打擾……」「不會不會!進來吧!」我都還沒開口,我家老媽就把土方給拉進門了。……有種不好的預感,我還是去換衣服然後準備出門吧。

  「媽,我先去換衣服。土方你坐一下,我馬上好。」我上樓去換衣服,花不到半分鐘時間,下樓之前還聽到老媽的聲音。

  「土方同學?是吧?你看起來很值得依靠,太好了。」「是,謝謝。」……老媽想幹嘛啊?是說土方用敬語感覺好新鮮啊,平常很少聽到呢。

  「覺得雀怎麼樣呢?」太直接了吧!老媽!閉嘴啊啊啊!土方很純情又專情,他有三葉了不需要妳問!

  「……她是個很好的人。」「這樣啊……那孩子很好強,要好好照顧她喔。」不要一副嫁女兒口吻啊,物色女婿什麼的等二十年後再說!還有土方你居然直接發我好人卡也太過分了吧。

  「不,我沒辦法……比起我,對皇更好的人也有。」土方……你其實是A班的良心之一,只是你本人不知道而已啊嗚嗚。

  「……是啊,我相信有的。」我聽到我媽的笑聲,之後她又接著說:「不過土方同學看我們家雀的眼神,很溫柔喔。」……老媽真厲害,我剛剛只覺得土方一直避開我的視線,為什麼老媽隔著門觀察就能讀心啊?這就是所謂的人生經歷等級差嗎?

  「土方!久等了!」我假裝跑下樓,然後抓住土方的袖子就把他往外拉:「九點前會回來的!走吧!」


  「……土方。」「嗯?」我抬頭看著他,感覺這是第一次仔細去看他的臉,土方長得果然很帥啊,為什麼會沒有女朋友呢?

  「幹嘛啊?班長。」他微微皺起眉,伸手把我的頭髮往後撥,他的手好溫暖……

  「沒什麼。」我微微一笑,拉著他的袖子邁步向前。

  「來太早了吧?」「是誰決定要五點集合的?」「……黃瀨吧?」「好,我要揍他。」「咦?」

  我們兩人的影子,在夕陽之下,無限拉長──

  「能不能就這樣,走到世界盡頭呢?」土方的喃喃自語,被我聽到了。我抬起頭,看著他那張若有所思的側臉,平靜的時光,如果能持續到永遠該有多好呢?

  短短五分鐘的路程,卻像是永恆一般漫長。

  等我們到頂樓的時候,夕陽已經開始沒入地平線,暖風吹起來有青草的味道,我走向早就架好的攝影機,默默的按下開機鈕。

  「聽說會有流星雨。」土方到底是多想看流星雨啊?不過看他這麼期待,我還是別多說什麼好了。

  「那就可以許很多願望了。」「……妳相信那種傳說?」土方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我,好像我說這種話很稀奇一樣。

  「……多個樂趣總是比較好吧,講一些現實面的理想也可以的吧?」比如世界和平之類的。我笑著揮了揮手,抬頭看著水塔。

  「妳想上去嗎?」土方走近我,也看著水塔上的平台問。

  「我想先看看城市的夜景。」現在的夕陽很溫暖啊,我抓住了有溫度的鐵梯,沒幾下就爬上去了。

  果然,這城市很大。一望無際的天空跟染得澄黃的世界,一盞盞燈開始默默點起,我深吸了口氣,有著夏天的味道。

  「真美啊。」土方有感而發的說,注視著我的側臉,「我還真沒上來過這裡看夜景呢。」「比想像中漂亮,對吧?你們平常就是保護著這樣的地方。」風紀委員的工作絕對不輕鬆,每每看到雲雀學長跟土方的臉就能明白的。

  我一屁股坐下來,看著夕陽沉沒,眼睛瞇了起來。

  這樣和平的時光,真的好幸福啊……土方的大手揉了揉我的頭,他輕輕的與我相依靠。


  「啊──熱死了。」熟悉的聲音從下面傳來,我跟土方探出頭去,看到的是青峰、黑子,還有黃瀨。

  「剛才才買過冰棒不是嗎?」「兩三口就吃完啦。」……青峰隱吃貨屬性確定。

  「晚上好像會變冷,感覺小雀一定會只穿短袖短褲。」……我應該要高興黃瀨這麼了解我嗎?還是應該拿小石頭丟他?

  「反正笨蛋又不會感冒。」聽到青峰這麼說,我反射性的朝他大喊:「全世界只有你沒資格說我笨蛋!籃球白癡!」

  「嚇死人了!妳幹嘛躲在那裡不出聲!」「吵死了,要你管。」我跟青峰一高一低的乾瞪眼,旁邊的土方跟黑子招了招手。

  「雀不是七點才要來嗎?」「是我搞錯了,才會提早把班長帶來。」土方率先爬下水塔,他著地之後,我正在考慮著要不要直接跳下去。

  ……我這一跳可能腿會斷,還是算了。

  我就當個「俗仔」慢慢下去就好了,原本還想說慢慢爬,爬下去比爬上來還恐怖,我抓得比自己想像中的緊,不過很不幸了,腳底一踩空,我就做好腦袋變番茄炒蛋的命運了。

  最好是爬個不到十公尺的鐵梯也會出事啦啊啊啊!

  「咖啦。」「噗。」預料中的疼痛不是從腦袋,而是從腳踝傳來,溫暖的人體肉墊把我的身體接得穩當當的,不過倒是沒拯救我腳踝扭傷的命運。

  「班長!」「白癡啊!爬個梯子也會掉下來?」「小雀!」「雀!妳沒事吧?」我看了看他們擔心的表情:「沒事沒事。」想著要站起來,天不從人願,別說站起來,光是支撐我的身體就會痛,我真是多災多難啊……

  「不要勉強,我扶妳吧。」土方……說是要扶我,他直接把我抱起來,把我放在頂樓的椅子上,該說真謝謝校長放了椅子在這裡休息用嗎……

  「……小雀,妳跟土方的感情本來就這麼好嗎?」黃瀨湊到我的耳邊問。拜託,人家土方人本來就很溫柔啊。

  「還好吧,土方人本來就很好。」「是嗎……風紀委員看起來都很兇呢。」「我聽到了,黃瀨。」「咿!」也難怪啦,我們班的風紀看起來就是壞人啊,更何況雲雀學長也是很凶暴……不過其實他們都很溫柔的啦。

  「離集合還有點時間,我帶妳去保健室吧。」我聽到這話後立馬搖頭,說真的,雖然保健室是個非常好的躲藏地點,但我本身其實不太喜歡消毒水的味道。

  「……別鬧彆扭了。」他半跪了下來,把我受傷的腳抬起來:「等一下!你要幹嘛?」他看了我一眼,手壓上我有些紅腫的腳踝,感到一陣刺痛的我下意識縮回腳,土方把手伸到我眼前。

  「走吧,去保健室擦個藥。」我看著他的手,再看著他的臉。土方不像剛剛那樣抱我去嗎?啊、別誤會啊!我純粹只是懶而已!絕對不是因為貪戀土方抱我的感覺啥的!怎麼感覺越抹越黑……

  「為什麼是你……嗚喔!」黃瀨突然抱著肚子跪地,黑子揮了揮冒煙的手,抬頭看著土方:「雀拜託你了,土方同學。」呃、這感覺像是嫁女兒的畫面是怎樣?黑子你是我爸嗎?

  土方讓我搭著他的肩膀,話雖如此……我們身高差得有點多,真不知道是我這個要墊腳尖才能勾到的人辛苦,還是他這個要半彎腰才能支撐我的人辛苦。

  「……啊!麻煩死了!」才剛走完一段階梯,土方就直接把我抱起來,用衝的到一樓。

  「報告!」他一腳踹開保健室的門,幸好裡面沒半個人,不然大蛇丸老師可能要叫警察了。

  他用超乎常理的速度把我放在椅子上,然後伸手去翻藥品。

  你知道為什麼我沒有吐槽嗎?因為這之間從他抱起我那刻到放下的時間,時間短到我沒辦法反應!我要怎麼吐槽!

  「土方……」「幹嘛?」「消腫的話不是要冰敷嗎,冰箱在那裡。」「……我知道!只是我要先找消毒水!」嗚哇,惱羞成怒了。

  「忍著點啊。」土方把沾過消毒水的棉花靠近我只是稍微破皮的膝蓋,有些低沉的聲音溫柔的說著。

  還不到不能忍耐的程度,他到底是把我想的多不耐疼?雖然我出生入死那麼多次了,每次被關心的時候,還是覺得心裡暖暖的……

  「土方好溫柔。」我忍不住這麼說。他的動作一瞬間停下來,可是不到一秒又繼續幫我包紮。

  隱約看到他的耳朵紅了,是我的錯覺嗎?土方的表情好溫柔……眼神……專注的好像在看著珍愛的事物。

  「班長……」土方突然抬頭,我們的鼻尖距離大概幾釐米而已,皮膚都、感覺到他的呼吸……

  「我們趕快回去吧!他們那些笨蛋說不定會用壞攝影機呢!」我趕快往後退,放大音量說。差一點、感覺會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是說這樣沒問題嗎?這種發展是怎麼回事?土方喜歡的人,不是沖田的姐姐三葉嘛!所以說之後發展完全不用期待啊,完全不可能啊!

  「好冰!」我抖了一下,往自己的腳踝看,一個被手帕包住的冰袋壓著腫起來的部分。

  「班長,失禮了。」「咦?嗚哇!」還想說你說啥失禮!不要突然就抬別人的腳啊!往後栽變成番茄炒蛋怎麼辦!是說為什麼我要一直用番茄炒蛋這形容啊,這樣會無法直視番茄炒蛋的……

  「放椅子就好了!」我看土方一副想把我的腳抬到他膝蓋上的樣子,我趕緊說。

  「蛤?」「放椅子就好了!」我又說了一次,他隨即露出了理解的表情:「喔,這樣啊。」然後土方直接張開腿,把我的腳放在他跨間……這位大哥其實你是故意的吧!你不是天然角色幹嘛這時候改變形象啊渾蛋!

  「放旁邊不就好了……」「那樣位子太小了。」「……保健室又不是只有一張椅子,用板凳就好了,不用這麼麻煩。」重點是把腳放在別人跨間什麼的我真的不想體會!

  「吵死了,班長妳平常沒這麼多話的吧。」「欸?我的錯?」我開始跟土方有一搭沒一聊的說起話來。

  外面的夕陽完全消失,只剩下微弱的街燈,和保健室的幾盞白燈亮著。

  被土方的手壓著的冰袋,指尖碰到的部分冷不下來……

  「我們上去吧,可以走嗎?」「嗯,可以。」「不用勉強,我也可以背妳。」「……不需要!」


  「土方同學喲!啥時變成多情浪子專拐良家婦女,好好當你的風紀委員吧,別想著談什麼青春戀愛喜劇了。」身為老師說這種話沒問題嗎?完全就是把自己交不到女友的怨氣發洩在土方身上啊。

  「才不會!是說這捲毛要來為什麼我不知道!」「這是對老師該有的態度嗎!」「對你這種上課看漫畫的廢柴老師要什麼尊重!」吵死人了……

  「班長,別被土方同學騙了呦,他可是狗食星人啊。」我覺得抖S也沒有比較好啊……「你說誰是狗食星人啊!渾蛋!」明明平常都很冷靜,為什麼在跟別人吵架的時候,都這麼幼稚啊?我無奈的笑著。

  「土方同學人其實還不錯,雀是這麼說的吧?」黑子這麼問,好吧我是白癡不知道他想幹嘛,就當黑子把大家當做觀察對象老實回答吧。

  「是啊,他很溫柔啊,只是有點彆扭。」「雀覺得土方同學怎麼樣?」怎麼突然變成女生話題了?我表情奇怪的看了黑子一眼,眼神望向天空。

  「……很好啊,我覺得土方一定能入選最想跟他結婚的男人名單。」「……那妳對我的評價還真是出乎意料的高。」「嗚哇!」黑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了,土方頂著爆炸頭走近我,話說同學你不處理一下你的頭髮嗎?

  「第一顆星星出來了。」「啊,真的。」後面一群鬧騰的小夥伴,也不影響我們看星星的興致。

  「班長……」「嗯?」土方紅著臉,眼神撇開,我看著他的手,然後疊了上去,清楚的感覺到他抖了一下:「好冷喔,明明是夏天。」「啊、嗯。」「土方的手好溫暖。」「……是嗎。」他不再緊張,而是緊握住我的手。

  「小雀!」「嗚哇啊!白癡!」黃瀨突然從後面撲上來,害我差點體會無繩自由落體的感覺,我反身賞他一個肘擊,沒好氣的喊。

  「土方!你們這個位置感覺還不錯呢!」「呦、山本。」「太好了!有壽司!」「不要吵!三歲小孩嗎!」山本笑著在水泥地上鋪桌巾,然後把好幾盒豪華壽司放在上面,紀田跟帝人也各抱著好幾罐飲料,頂樓瞬間變成同樂會的場地。

  「雀,給妳。」赤司拿著一杯果汁給我,我感激的接過:「謝謝。」他老大非常自然的坐在我旁邊,似乎是不想加入後面吵鬧的人群。

  「土方同學。」「啊,謝謝。」黑子坐到土方的旁邊,將手上一盤子的壽司都給土方。

  「黑子,你不吃嗎?」「我吃不下了……」「原來你是拿吃剩的給我,把我的感謝還來。」土方抱怨歸抱怨,還是吃了幾個,我跟赤司也拿了幾個邊吃邊賞月。

  「啊,開始了。」黑子的聲音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大家全部湊近我們。


  「看到了看到了!」「哇!」「好壯觀……」「沒想到這麼美……」


  到底有多少流星呢?其實我也不知道,白銀色的光芒在深海藍的天空消縱即逝,流星雨持續了好一段時間,我偷偷看了土方一眼,發現他也在看我。

  「許好願了嗎?」我小聲的問,土方笑了笑,也小聲的回:「已經實現了。」




  就算流星雨停了,也沒有關係。

  因為我知道,願望已經實現了。


  不過觀星社的攝影機不知道為什麼錄到一半就沒電了,結果我們班就被禁止以後再觀星了。

END
---以下是廢話可以跳過---

大家好,我是孤影星,我感冒了(欸

在冬天打夏天的文章我果然有病,希望小夏會喜歡這篇文章啦,有點短,然後土方變純情了(偷笑
昨天才把銀魂動畫補到將軍暗殺篇結束,害我哭得死去活來的真的是喔……
好啦!下一篇點文是小莫的白色情人節,大家就等著小雀被回禮給淹沒吧!
是說我想重新整裡介紹文,會有人介意嗎?(沒人在乎,走開
好啦∼∼我們˙下次更新見∼∼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