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雜文集結地 點文 情人節是女生送男生巧克力的日子,可是……我好像連人都送給他了欸? 雲雀X雀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點文者:橘太太(欸)筱緹

主題:情人節(我提早發了欸嘿∼

類型:甜(雲雀要寫甜的話,只有崩!請小心食用!)

---以下正文要開始囉囉囉∼---

  今天是傳說中的情人節,二月十四號,沒錯,就是那個女生送男生巧克力情侶放閃光的日子,另一種說法是去死去死團最痛恨的節日,每人出門必備兩副墨鏡,一副戴臉上另一副是以防墨鏡破掉後眼睛直接遭受閃光傷害的。

  順便說一下,本人我身為去死去死團的一員,原本是不打算做什麼巧克力,但是……因為某些人死纏爛打還用下跪切腹這種爛招跟我逼要手工巧克力,所以我只好忍痛犧牲假日跟電腦相處的時間去買材料做那什麼該死的手工巧克力。

  手工巧克力跟外面買的巧克力味道是有差多少?這麼想吃大不了我請客啊,幹嘛要我做這種東西,如果有人用外面買的巧克力拆掉包裝重新裝飾送你也不會知道那是不是手工的啊白癡。

  明明就很受歡迎的傢伙幹嘛跟我討巧克力?還說什麼「小雀的巧克力不是情人的也沒關係送義理也好啊!」是有沒有這麼可憐啊?你是想讓那些送你情人巧克力花大錢或者手工製充滿愛心的巧克力往哪裡擺啊!跟我這種粗糙爛製的巧克力比起來,那種高級滑順貴得要死的巧克力才適合你們這種傢伙啊啊啊!

  雖然我想是這麼想,但還是做了……以後如果他們要請客我絕對要把他們荷包榨乾!順帶一提,我除了班上的人之外也有做老師們學長們朋友們學姐們的巧克力……我想說材料有剩就多做一點,結果越做越多材料還不夠用,加上包裝的費用,我的零用錢又少了三分之一。

  這種燒錢方式就另類說也是挺痛苦的啊。

  所以今天我帶著一大袋巧克力來學校,一走進校園立刻遭到上百種不同的視線攻擊,一般來說女生會把要送人的巧克力收在書包好好保護著,但像我這樣明目張膽的很顯然根本是在踩去死去死團的底線……

  我簡直就像是情人節版的聖誕老公公……明明巧克力成品都是小小的,全部裝起來為什麼這麼多!

  「小雀!早安!」黃瀨的眼神閃閃發亮的看著我,不要以為你擋著我我就看不到你桌上的巧克力山!渾蛋!

  「你挺受歡迎的啊黃瀨,看來你的我白做了。」我面帶微笑語氣平淡的說著,現在非常有想把黃瀨丟到巧克力鍋的衝動,你淹死算了死金毛!

  「咦!我會吃小雀的巧克力啦!那些全都是不認識的女生送的啊!」你以為我聽到這句話會想把巧克力給你嗎渾蛋!認識你了解你的人想送你巧克力我才想替她們哭!

  我一拳打飛準備攻擊我的黃瀨,掃了一眼我們班的桌子,還蠻多人有巧克力山的欸……這意思就是我們班很多帥哥,我怕今天我走不出這所學校就會被一群女生當成沙包揍死。

  「小雀……妳怎麼可以攻擊模特兒的臉……」「你再吵我就連你的腿也打斷讓你在情人節這天住院當哈比人。」「不要啦!」我無視黃瀨嘰嘰喳喳的聲音,把巧克力拿出來放一份在黑子桌上。

  「謝謝。」「不會啦。」黑子貌似只收到了桃井給的巧克力,但顯然他並不是那麼在意巧克力的數量。

  其他人我都有給一個,幾乎全班都有,有些人還很正經的問我:「妳真的是要給我的嗎?沒有認錯人?」害我哭笑不得,至於黃瀨嘛……雖然他很吵很煩但我還是有把他那份給他嘛!

  要是送黃瀨巧克力的女生們知道,她們送這一大堆的巧克力山都沒辦法換得黃瀨的真心燦爛一笑,居然只為了一塊不到掌心大的手工巧克力還用求的,不曉得會有多辛酸。

  凡舉例像是赤司啦、折原啦、山本啦、獄寺啦這些人都有非常壯觀的成果,雖然我們班的其他人也是有啦,但就是有那麼幾個人連一個都沒有拿到……其實他們也不是不帥,只是因為身邊帥哥太多,光芒才會被掩蓋啊。

  我們班的兩個吃貨吃完後又黏上來問我有沒有多的,巧克力我做的份量是剛剛好,但早就知道會有這種情況,我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棒棒糖打發他們。

  這兩個傢伙明明也收到一堆巧克力……我想新八現在八成在詛咒他們那些巧克力太多的人吃巧克力吃到流鼻血失血過多而亡吧?但有些人說不定會直接丟在學校的垃圾桶,這樣說實在的超糟蹋別人心意的,但是我也懂啦因為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吃掉那麼多巧克力的啊。

  「黑子,剩下的麻煩你保護,裡面是我其他朋友的份,絕對不能讓他們吃!絕對不行!一點點也不可以!」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我知道了。」黑子慎重的點頭,接下了我那一大袋的巧克力。很好!看來我可以放心去完成我的工作了,交給黑子肯定沒問題!

  「如果我回來發現袋子裡的巧克力有少,以後都別想我送你們東西,不管是情人節還是什麼狗屁節日就算生日我也不會送!」我瞪了幾個可能的人選一眼後,就往接待室前進。


  果然……接待室滿滿的都是裝著巧克力的紙箱和袋子,雖然早就料到這種情況……那些只看外表的傢伙們要是知道雲雀實質上是個暴力又自我中心的打架狂會是什麼表情啊?

  「學妹,等一下再打掃,我們要把這些搬出去。」草壁學長說著,後面進來一大群飛機……風紀委員把接待室裡的巧克力全都搬出去。

  「啊!草壁學長!」「嗯?還有事嗎?」他顯然很疑惑,轉過身之後,我拉起他的手,「這個,」我拿出口袋裡的巧克力,放到草壁手上,「巧克力。」他好像很訝異,嘴裡叼著的草都掉了。

  隨後又恢復平常的表情,然後又露出落寞的滄桑臉,「這是義理的是吧……」草壁你到底有多不受女生歡迎啊!不要露出這麼可憐的表情啊喂!

  「如果草壁學長想把它當成喜歡的女生送的巧克力也行啊。」反正我做巧克力也是希望平常不起眼卻又默默努力著的人能夠在這個節日覺得自己也是有人喜歡的,而且平常草壁學長雖然對我還算普通,看到我被打也沒辦法救我,不過對我還算是挺不錯了吧……不,光是看到我被雲雀揍卻沒來阻止就有足夠的理由能讓我收回這個巧克力了。

  「謝謝,」他把巧克力收進口袋後,又開口問我:「那妳有準備委員長的嗎?」你是看穿我的意圖才趕快收起來的嘛草壁學長?雲雀學長的我當然……

  ……完蛋了,我雖然有做但是放在教室!為什麼啊啊啊!我這個白癡記得拿草壁學長的居然忘紀雲雀學長的我到底在幹嘛啊啊啊!

  「有,我有準備。」我剛剛那一秒的空白和停頓說不定讓他誤會我沒有做,他還想說些什麼,但其他的風紀委員出聲叫他,「我先去忙了。」「好。」等到草壁走遠,我趕緊衝進接待室,快點掃完,然後衝回教室拿巧克力回來放!想是這樣想,但我打掃的效率又不能變低,不然情人節這天就會變成我的忌日了。

  「好!還有十分鐘,要來的及啊!」我趕緊衝到教室拿巧克力,殊不知誤會,會從這刻開始。




  雲雀早上起來的時候,還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到了學校看到那一堆巧克力的時候,才想起來,今天是他最討厭的日子。

  每年的這個時候,接待室都會被巧克力淹沒,連教室座位的抽屜、置物櫃也全部被這種強烈甜味的東西塞滿,那讓他有種地盤被侵犯的感覺,所以非常的討厭。

  早上巡邏的時候,想說時間差不多的雲雀聽到了草壁和雀的對話而停下了腳步。

  那個小動物送巧克力給草食動物?「草壁學長能把它當成喜歡的女生送的巧克力……」喜歡的……小動物喜歡草食動物?

  雲雀平常靈敏的耳朵偏偏在今天失靈了,聽錯的話,讓雲雀開始產生煩躁感,令他生氣的是他也不知道這種煩躁感從何而來。

  他沒有多做停留,只是又折返再去巡邏一次,回到接待室的時候,看到的是和平常一樣的接待室,他用腳粗魯的關上門,咋舌發出聲音後,反常的把自己的拐子丟到沙發上。

  「該死。」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麼,是那個小動物一塊小小的巧克力?還是期待看到她在接待室親自交給他包裝精美的甜食?雲雀皺緊眉頭,感覺自己的神經在這彌漫著巧克力甜味的空間絲毫沒辦法放鬆。


  我原本想趕快把巧克力拿去給雲雀學長,但很不幸的打鐘了,原本想說下課再去,結果那群傢伙各個都一副還想再吃的表情,我只好先拿著那帶巧克力去發給其他要給的人,最後再拿去給雲雀學長。

  話說回來,雲雀喜歡甜食嗎?我拿去會不會被他拐死?但是不拿去好像怪怪的,雲雀學長……好像一直以來都只有虐待我,除此之外沒有其他了,我根本就不該準備他的那份啊!他平常對我又不是說多好!可是……雲雀學長,一直以來,都很辛苦的在守護學校吧……

  發到中午,巧克力還有三分之一,有些人看起來很高興又不可置信的樣子,但是大家看起來都很開心。

  我趕緊吃完午餐後,還得去廣播室廣播今天的節目,由於今天是情人節,因此有很多人希望藉著這個機會跟喜歡的人表白,我就擔任唸情書的DJ,剩下的就看當事人的努力。

  這實在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比逼我看八點檔還要狠毒啊!

  下午總算是把巧克力都發完了,但是當我回到教室,我們班的一堆人身上不同地方都有瘀青的痕跡,我還以為是他們又打架了,但是看到連黑子身上都有我就抓著黃瀨、紀田兩個人逼問。

  但這兩個就像看見什麼牛鬼蛇神,死命搖頭,嘴巴閉緊到像用三秒膠黏住死都不肯說。

  能夠把我們班上所有人都打傷的……到底是哪來的超OP角色啊?


  ……煩躁。

  雲雀經過一A教室的時候,看到了裡面的每個人,幾乎手上都有跟草壁收到的包裝一模一樣的巧克力,所以,他痛打了那群傢伙。

  他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煩躁,但是看著從以前就很想戰鬥的對象們,他們的共通點,竟是自己所想要的東西在他們手上。

  我想要小動物的什麼……我只是跟往常一樣,看別人群聚不爽而咬殺罷了!

  ──我不討厭雲雀學長喔。

  既然如此……為什麼……

  每看見一次那包裝的巧克力,拿著的人就被莫名其妙的扁一頓,但是這樣也沒有讓雲雀的煩躁減少一點。

  他不想到滿是甜味的接待室,所以轉移陣地,到頂樓去吹風休息,邊聽著雀迴盪在校園的廣播聲音,唸著情書中一字一句保含心意的字句。

  「我喜歡你。」

  雲雀翻了個身,伸出手讓雲鳥停在上面。

  「喜歡、喜歡。」「……吵死了。」他掩住耳朵,為了不再聽彷彿在諷刺自己心情般的「喜歡」。


  雲雀學長不在接待室……平常都在那堛滿A幹嘛突然失蹤啊!我在校園裡到處亂找,完全忘記雲雀常去的地方是頂樓。


  「一年A班皇雀,請立刻馬上現在到接待室。」這樣有意義嗎……沒有工作要做了,我叫小動物來……難道不是為了安慰自己她還肯來嗎?別說笑了,怎麼可能。


  「雲雀學長!」聽到那熟悉的聲音,雲雀想也不想的直接抓住雀的制服領,冰涼的唇直接貼在她因為跑步而微張喘息著的嘴。

  ……巧克力的味道……吸入鼻腔的是殘留著的巧克力香氣,還有雀身上的微微淡香。

  雀滿臉通紅不知所措的推著雲雀的身體,可是雲雀卻像是要掐死她一樣死抓著制服,領口束緊壓迫著氣管,大腦缺氧讓全身失了力氣,恍惚的腦袋還想著,這是意外?雲雀學長不小心撞到我又忘了放開,要不然這種情節怎麼可能發生在我這種平凡人身上……

  雲雀稍稍退開,讓快昏死過去的雀呼吸,看到被自己抓亂的雀的領結還有被扯下一顆扣子的襯衫,底下白皙泛著誘人嫣紅的肌膚彷彿在驅逐他的理智。

  雀的腦袋還昏昏沉沉的,身體又被抱住,脖子因為感受到溫熱的吐息而一顫。

  「雲、雲雀學長……呃、嗚……」濕潤的感覺襲上了肌膚,尚有餘溫的短暫接觸,在接觸到空氣時瞬間把溫度帶走,只剩下冰涼的水痕。

  雲雀緊緊抓著雀的肩膀還有腰,在平時看不到的地方留下一塊與花瓣相似的豔麗記號,然後又不停的吮吸著那塊肌膚,發出羞人的水聲。

  雀的臉已經紅到與窗外的夕陽不相上下,聽到這樣的聲音臉頰更是像被抹上一層嫣紅。

  雲雀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只是,好像沒辦法接受……單純的認為在她身上留下記號,她會記得自己,而別人會知道她已經屬於了自己。

  已經踏進來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是自己在認定她不會有威脅而把鑰匙交給她的時候嗎?那個時候認為她就算踏入了這片領域,也不會對自身有所危害。

  但是現在……好像沒有她就會變得很煩躁。

  雲雀放開了雀,眼神一如往常,冷冷的看著雀為了忍住聲音而咬破的下唇。

  「雲、雲雀學長……」雀的聲音在顫抖,雖然聽起來與平時並無差別,但是卻帶著一絲恐懼跟不安,彷彿在指責雲雀的不是。

  「小動物……」雲雀用一隻手遮住雀的眼睛,低頭舔舐她唇上微微滲出的血珠。

  「呃……」雀的身體因為恐懼和不解而發抖,唇上的觸感讓她全身僵硬的不敢動。

  「妳是……我的……」為的是不讓她看見自己眼中一閃而逝的暴戾,彷彿一折就斷的身體,要是再使點力,說不定她就會這樣……死在自己懷裡。

  「那個……雲雀學長……」雀努力的壓住恐懼,讓自己從喉嚨發出聲音組成字句,接著掏出口袋裡的巧克力,畢竟原本的目的就是這個。

  「嗯。」雲雀只是應了聲,但是手還沒打算放開,用另一隻手打開巧克力的包裝,有點開心的發現自己明明已經沒有抱著她,這個小傢伙卻還是不敢動一下。

  難道連逃跑都不會嗎?這個笨蛋。

  滲入味蕾的滋味,苦中帶甜,簡直就像是他今天的心情寫照,雖然小巧但卻能感受到製作者用心的感情。

  「小動物。」「啊、是!」雲雀抿了抿唇,輕輕的,在雀的髮梢落下一吻,「謝謝妳為我所做的一切,雀。」


  咦?我沒有對那一吻反應過來,又聽到了這種就算世界毀滅都不可能聽到的話,腦袋轟的一聲像是被投下原子彈一樣的爆炸,我呆呆的站在接待室的門口,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然後又摸了下自己的頭,接著用力扯自己的臉頰。

  「嗚!會痛,所以……」不是做夢。

  我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不自在的感覺再次竄過全身,真的……不是做夢。

  我剛才一直被遮住眼睛,但是我好想知道那個時候雲雀學長是什麼表情啊……他就那樣把我推出來,可是……感覺比平常還要溫柔一點……



  情人節的最後,總算有一點情人節該有的氛圍,真是可喜可賀!


  在那之後……「早安,雲雀學長。」「早安,小動物。」「啾。」「雲、雲雀學長!」雖然雲雀開始會對雀進行小小的騷擾,但是不代表就變得比較溫和。

  「我們……做錯了什麼……」從此一A的大家有事沒事都要被拐一下,真是可喜可賀……不!對一A的人來說這根本就不是好結局啊!

END
---我是分隔線之祝凜生日快樂WW---

我是孤影星,提早把這篇情人節的文章給打完了
不知道筱緹太太喜不喜歡W果然雲雀要甜只能崩了(欸
更重要的是我居然讓雲雀越過那條線了啊啊啊WW至今為止只有臨也一人達陣成功,如今又多了一個WW
是說這篇文章把一A的大家全都弄得好弱W劇情需要別在意,因為要寫出雲雀揍他們的時候那種驚心動魄的場面我覺得好麻煩(欸
今天是凜的生日,雖然我不是他的粉絲
之前去找的時候看到好多帥氣可愛的御堂筋生賀好幸福WW是說我幾乎沒有看到滑瓢、黑子跟白哉了……果然是完結人氣就(嘆
總之希望筱緹會喜歡囉∼說時在我原本還想加上「觀看中若有不適請立即按下X鍵」之類的東西
如果喜歡我的文章,可以按下推薦、收藏、加書櫃讓我知道,也可以到會客室找我泡茶聊天、點文、詢問問題都OK!
順便說一下推薦快四百了∼WW
我們下次更新見∼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