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國一屁孩的日常生活 第三十四節 料理什麼的,完全不符合我的Style!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就算睡了一覺,總覺得我的身體也沒因此變得不疲勞,昨天看到一方通行還有戴斯樂讓我太震驚了,話說早上就在保有一場恐怖夢境的情況下醒來真是不怎麼開心啊。

  「喔嗨呦!小雀!」「……早。」我繞過黃瀨,把書包放在位置上,跟往常一樣拿了接待室的鑰匙後要去掃地。

  說到這裡,大家想必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還記得之前雲雀學長有丟給我鑰匙嗎?這就是接待室的鑰匙,據草壁學長說,接待室的鑰匙除了雲雀還有我之外,沒有第三個人擁有!

  每天早上我到接待室時都要先用鑰匙開門,當然只是以防萬一,雲雀每天都很早到校巡邏,所以等他出了接待室後雖然有機率會上鎖但大部分是不會的,為了讓我能夠早上方便掃地,雲雀學長才會給我鑰匙以防萬一,這麼一想,其實他也有點信任我才讓我有鑰匙的,對於這點當初在想到的時候我感到非常自豪,結果想著想著就從床上跌下去……

  總之!就各個方面來說,這把鑰匙雖然用到的機率不高,但已經成為了我去接待室時必會帶著的幸運物之類的存在喔!


  「你們這些人通通給我滾!」才剛到接待室門口處,我就聽到雲雀學長的怒吼,還有從接待室裡滾成一團的人。

  我該慶幸我還沒有靠近門口嗎……我探頭看向拿著拐子還殺氣騰騰的雲雀學長,好可怕……

  「痛痛痛……」「雲雀你這傢伙是這種態度對學長的嗎!」「我只是送個公文而已為什麼要被揍……」我看向那三個滾成一團的傢伙們,很好,完全沒有半點關連!這三個人完全沒有共通點!

  右臉腫成一包,嘴角還被打到破皮,都快看不出這位喊痛的老兄原本的臉了,但我還是憑我過人的觀察力看出他是進擊的巨人裡的艾倫……要不是那個髮型我根本看不出來啊,話說雲雀你跟艾倫有仇嗎!這樣三笠不會來報復嗎喂!

  接著是幾乎整張臉都瘀青,全身上下只有重點部位被馬賽克遮住其餘全裸的變態大猩猩……我好像隱約可以猜到近藤為什麼會被揍,原來你是學長喔,真的是個很好的榜樣呢,以變態的身分來說。

  然後是頭上種一個包,很明顯是不小心被牽扯進來的鬼灯的冷徹裡面的小獄卒之一唐瓜,原來我們學校有鬼嗎!不對……欸,可是有角……欸欸欸!不科學啊這個!

  「哼。喂,小動物。」我愣了三秒後發現他是在叫我連忙回答,「是!」「把他們三個裝進垃圾袋丟出去。」「喔好……」我回答完之後他滿意的點了頭,就從窗戶跳下去等等!這裡是三樓不要想不開啊雲雀學長!話說把他們裝進垃圾袋丟出去你已經完全不把他們當作學校學生了嘛!還是說你平常棄屍就是這樣做的啊喂!

  「你們還好嗎?要去保健室看看嗎?」我抽完嘴角看著雲雀消失在視線中,然後轉頭對他們問。

  「不用啦,這點傷放著也會自己好……」「臉腫得跟饅頭一樣大這是要到什麼時候才會完全好啊。」我都還沒吐槽,唐瓜小弟弟就先幫我吐槽了,欸?不對啊,他應該跟我年紀差不多吧?

  「放心放心!冰一冰就好了!」「你先穿上衣服吧,變態。」近藤笑了笑,他大概認為這樣很帥,但之後馬上被唐瓜吐槽。我說唐瓜有你吐槽就好了我只敢在心中吐槽啊!雖然你的吐槽沒有新八那麼激烈但是卻一針見血啊!

  「給妳添麻煩了,請幫我把這個轉交給雲雀學長……」唐瓜真的是來交公文的,就算被揍公文還是完好無缺的被他護在懷中,這麼敬業以身擋拐的文書角色我是第一次看到!突然在心底佩服起這個傢伙了……

  「好……話說你的頭沒事嗎?」「我已經習慣了,反正再痛也不會比被狼牙棒打痛。」欸?我愣了一下,雖然很想問是什麼意思,但仔細想想就知道了,是說鬼灯拿狼牙棒打學生?這是體罰吧!這是虐待兒童!要說到這個的話雲雀雖然不是老師但也早該依傷害罪被送到少年觀護所去了……這樣就能解釋為什麼我們學校有些學生有帶武器了,嗯。


  話說……居然能惹雲雀學長氣到大吼,艾倫跟近藤到底做了什麼好事啊?


  今天我們有家政課,沒錯!而且這次的家政課要做午餐!材料用具全都由學校提供!因為我們學校有料理社……

  總之兩人一組,至少要做出三道料理,這樣才不會餓肚子,而我……是跟綠間一組。不要問我!不是我找他喔!我們學校老師特愛用抽籤分組的!而且抽到的組合每個都很亂來!

  「綠間,你會做菜嗎?」「……不會。」嗚嗚我覺得我們這組大概做不出什麼好東西了……你知道嗎,很多人都認為女生要會做菜才會得人疼,可是現在男人會做菜才是王道啦!我穿越前班上可是有兩個超會做菜的男同學!我會這麼說純粹是因為我根本不會啊……

  「皇,妳不會嗎?」「我假日可是都吃便當麵包泡麵的喔,怎麼可能會做啊……」我連拿鍋鏟的動作都好像手骨折一樣,我怎麼可能會做羹湯啊!

  「我們要不要做一些簡單的就好啊?把菜切一切炒一炒就好了。」「……喔,那要從哪個先開始?」等等你要把指揮權交給我嗎!我完全不會做菜喔!你真的要把性命托付在我手上嗎!要是我害你因為食物中毒不能上場怎麼辦啊!

  「先弄高麗菜吧!把葉片剝下來,可以吃的地方洗乾淨後切一切,反正高麗菜也可以生吃,就算不熟也沒關係。」我只能憑我微薄的知識先從簡單的東西下手,我看到黃瀨跟靜雄那組,兩個人的動作都沒有絲毫遲疑,感覺相處得不錯呢。

  「高麗菜要切多小?」「嗯?好多!你、你想吃高麗菜吃到撐死嗎綠間!總之不要太大就好了。」我給了這麼模糊的回答,綠間微微皺了眉頭,不過還是乖乖動手了。

  不曉得高麗菜跟豆芽菜一起炒好不好吃……要不是魯斯里亞老師說「不可以只有單獨一種材料喔」這樣的話,我絕對不會想在高麗菜裡混雜豆芽菜炒的。

  我記得以前吃過高麗菜炒紅蘿蔔,味道還不錯呢……我洗完豆芽菜後,一手拿著削皮刀一手拿著紅蘿蔔。

  「這樣可以嗎?」「嗯?……綠間你該不會是拿尺量完後才切的吧?」為什麼每片高麗菜葉看起來大小都一樣啊!「妳那樣講我哪知道要切多小啊,我沒有用尺!我用手指稍微量而已呦。」用手指量也很講究了好不好!等等……用手指量?我放下削皮刀抓起綠間的手。

  「呃、做什麼啊?」我仔細看著綠間的手,他的右手手指有地方被劃到,雖然沒流血……而且傷口幾乎淺到不仔細看看不出來。

  「你不只不會做,連菜刀都沒碰過對不對?怎麼會去用手指量啊,幼稚園生都不會這麼做。」「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傷,不用那麼大驚小怪的……」他想拉回自己的手,但我偏不放。

  「你是籃球員吧?不管是不是慣用手都要好好保護,下課後記得去擦個藥。」「……妳就是因為這樣才常被說愛多管閒事。」「自己注意點我就不用多管閒事了。」我拿起削皮刀開始削起紅蘿蔔的皮。

  「啊、嘶──」「笨蛋!」嗚、我被廚藝笨蛋罵笨蛋了?我聽到當下的反應是想這個我想他知道應該會很錯愕吧,啊啊,我怎麼會笨到削到手呢……雖然好像沒削下肉,但是削下了一塊皮,真的不嚴重,只是小小一塊。

  「才剛說完自己就受傷,該注意點的到底是誰啊。」綠間他拿出手帕毫不猶豫的輕輕包住我受傷的地方,然後連我的意見都沒問就跟老師說:「班長受傷了,我帶她去保健室擦個藥。」

  就說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幹嘛這麼緊張兮兮啊!……我好像稍微明白剛才綠間被我那麼說會不爽的理由了,因為我現在也有這種感覺。


  「保健老師怎麼不在啊……」「大蛇丸老師本來就很常不在啊。」綠間看了我一眼,然後一屁股坐在醫療用品旁邊的椅子上。

  「手還好嗎?」「沒有那麼嚴重啦……只是流了點血……」「都流血還說不嚴重,妳神經到底是多大條啊?」嗚哇,第一次看到這麼不冷靜的綠間。

  他拉過我的手放在自己的膝蓋上,把手帕掀開,之後用棉花棒弄了點生理食鹽水開始幫我消毒。

  「嘶──」刺痛感讓我倒抽一口涼氣,不過我咬著唇死都不發出一點聲音,等他把藥塗完。

  「好了。」他在傷口上幫我貼了創可貼,我稍微動了下手指。

  「謝謝你,綠間,謝謝你擔心我,現在換我幫你。」我拉過他的右手,拿起藥膏。

  「我才不是擔心妳才帶妳來保健室的還幫忙擦藥的,只是因為保健老師不在我才這麼做的呦。」「好好好,但我還是要謝謝你啊。」「……妳果然是個怪人。」是是是我很奇怪,我是怪人班級的怪人般長,全校我最奇怪你們其他人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人好嗎?

  「哈哈。」我對綠間笑了下,之後和他一起回到烘飪教室完成我們的料理。


  「皇君跟綠間桑的料理,合格!」「哼,這是當然的。」「太好了。」雖然我們做得比其他組要來的單調,但幸好味道還算不錯。

  「小雀!過來跟我們這組一起吃吧!」黃瀨手上端著一盤看起來好像很好吃的炒肉說。

  「Ok嗎?」我轉頭問綠間,他推了下眼鏡,「隨便妳。」我對他笑了下,跟他一起把三道菜餚放在黃瀨、靜雄的料理旁邊。

  「老實說,聽到老師講做完的菜餚每一組至少要有三個以上吃過,我還以為會找不到人呢。」我想黃瀨你這傢伙應該不用擔心吧……

  「真令人意外,你居然會做菜。」綠間看著黃瀨有點訝異的說。也是啦,黃瀨的外表完全看不出來會做菜啊。

  「什麼意思啊!我家裡可是有兩個姊姊,而且我要是不會做菜的話會被我媽殺死的。」你家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黃瀨用無奈的表情回答,我抽下嘴角,然後用筷子夾了一口靜雄手上端著的料理。

  「好好吃……這是靜雄你做的?」「嗯……這種平淡無味的料理妳不用勉強說好吃啦。」「不會啦,真的很好吃。」靜雄害羞了啊……不過我還真沒想到靜雄會做菜,還是其實他也只會簡單的東西?不過跟我比起來還算強就是了。

  「小黑子這組做什麼料裡呢……嗚哇!全都是水煮蛋系列!」「這樣很失禮呢黃瀨君。」隔壁桌的黑子、阿綱端出的料理全部都有水煮蛋,名副其實的只會做水煮蛋料理啊黑子……

  「我可以吃嗎?」「喔,可以啊。」阿綱將其中一盤推出來,我夾了一塊放進嘴裡。……沒有味道?

  「欸,你們有加調味料嗎?怎麼吃起來沒味啊?」「嗯?啊,真的沒味道……」連阿綱都這麼說,沒味道的水煮蛋簡直就跟變成固態的礦泉水沒兩樣啊,有種說不出來的難吃。

  「哼哼哼……你們好像吃得很開心嘛!」臨也這時從旁邊竄出來,「來!班長也試試看我的料理吧!」「喔……」一盤色彩鮮豔的看似是沙拉的大碗出現在我眼前,他應該不會下毒什麼的吧?我小心的試吃了一口。

  「噗啊!好酸!你用的蔬菜是壞掉了吧臭折原!」我立刻把嘴裡的酸物吐在洗手台上用水漱口,這傢伙該不會是故意的吧……

  「欸──可是這道沙拉是合格的欸,真奇怪。」「不對吧!你剛才給老師吃的是沒加醬料的不是嗎!你醬料放太多了啦!」青峰看了眼臨也手上的沙拉碗才發現不對勁,是說原來臨也是跟青峰一組的喔!

  「是嗎是嗎,抱歉囉班長!」這道歉聽起來一點誠意都沒有啊……「沒、沒關係……」我用袖子擦了擦嘴巴周圍的水漬後,再也不敢看臨也的沙拉一眼了,倒是青峰的料理……

  「要吃嗎?這可是青峰大爺我的自信之作。」「不我只是很訝異青峰你這籃球笨蛋居然會做高麗菜捲這種精緻的料理。」「我才不是笨蛋啊!既然妳這麼瞧不起我那就好好嚐嚐我的手藝吧!」「等、嗚!」這傢伙居然直接把整個高麗菜捲塞到我嘴裡……我捂著嘴巴不讓裡面的東西掉出來努力咀嚼著。

  好硬!痛啊!這裡面包什麼!鑽石嗎!為什麼這麼硬啊!而且這種味道……裡面包的東西好像沒有全熟啊……

  「雀,要不要喝水?」我接過黑子遞來的水杯,為了不被噎死灌了一口。

  「唔、呼──得救了!青峰!裡面的東西根本沒熟啊!」「嗯?啊!……糟了。」「青峰同學你拿給班長吃什麼失敗作啊!難怪她差點噎死。」臨也掛著幸災樂禍的笑容對青峰說。這傢伙討人厭指數又上升了。

  「從外表根本分不出來啊!話說你知道我拿的是失敗作吧喂!」「我就是想看班長吃下去的表情才不說的啊!」「混帳死跳蚤!太過分了吧!」我伸手掐住臨也的脖子搖晃他。

  這種個性也太討人厭了吧!小心我在你明天的午餐裡下毒毒死你這地球禍害啊啊啊!

  「啊啊──要死了要死了阿,小班長表現愛情的方式太激烈了,我好像快死啦。」「那你就趕緊死一死下地獄去!」「唉呀!不可以打架啊同學!」老師聽到騷動,就靠了過來,比著蓮花指制止我。

  「好了好了,大家都過關了,不是應該好好享受美好的午餐時光嗎?」「……對不起。」我老實的道歉,但不是對死跳蚤!

  「喏,為了消氣消氣,嚐嚐看我做的飯糰吧。」有人從後面把飯糰堵在我嘴上,我接過之後咬了一口,味道就是普通飯糰啊。

  「怎麼樣?」「什麼怎麼樣……就白米的味道啊。」不過跟青峰的高麗菜捲還有臨也的沙拉比起來好太多了,我把神威塞給我的飯糰吃光後,總覺得肚子也差不多飽了。

  「嗯──班長的料理味道不錯欸!」「誰准你吃啊死跳蚤!」靜雄把我的料理從臨也的手上拿走,沒好氣的瞪他一眼。

  「跟小雀的相比,小靜的料理還真是平淡無奇到讓人覺得很可憐啊。」「沒有人叫你吃啊渾蛋!」他是什麼時候過去吃的啊……我拉住快爆走的靜雄,拍拍他的頭。

  「小雀小雀!吃吃看──啊──」紫原這時夾了一口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湊近我的嘴邊,你當我是小孩子嗎?真是的,雖然這麼想我還是老實的張了嘴。

  「嗯?……超、超好吃的!肉好像在嘴裡融化一樣!這是什麼啊?」外面煮得都不見得比這個好吃欸……紫原這傢伙深不可測啊。

  聽到我這樣說,其他人也都拿出筷子將目標對準紫原的料理。

  「紫原!讓我吃吃看!」「欸──我才不要給小峰吃!」紫原的身高在班上算是很突兀的最高了,所以他只要把盤子拿好雙手舉高基本上就沒人碰的到。

  「小雀,這只是普通的炒肉而已喔──」紫原傻笑著對我說,普通的炒肉你能做成這樣也很強了啦!我看你以後去當大廚都不是問題啊!

  「黑仔跟小赤可以吃喔。」「謝謝。」「那我就不客氣了。」「差別待遇太嚴重了吧!」吵吵鬧鬧的……

  我突然感覺到有東西在戳我,慢慢的回頭,那瞬間整個人嚇到不敢動,是貝爾,大家應該知道貝爾飛格爾這傢伙也是我們班上的同學,此時他正拿著他的小刀戳我。

  「嘻嘻,妳的料理不錯嘛……」你是什麼時候吃的啊喂!話說回來料理是我跟綠間同心協力合作的結果根本不是我獨自完成的啊!

  「為了獎勵妳,王子賞賜的壽司可要好好品嘗喔。」說到底就是想要有人吃嘛……我看著眼前的握壽司,有些猶豫。

  我不太敢吃海鮮欸……但是……他又用那把刀子再戳我了,我勉強拿起其中一個,咬了一口。

  「……很、好吃……」「嘻嘻嘻,那是當然的啊,因為我是王子啊。」總覺得……我又被奇怪的人纏上了……我把咬一半的壽司塞進嘴裡,那種吃下討厭食物的反胃感,讓我快吐了,雖然他切得的確很漂亮啦……

  「哇──這壽司上的料刀工真漂亮!」黃瀨兩眼發光的看著貝爾端著的壽司。

  「嘻嘻嘻,廢話,這可是本王子的自信之作啊,既然你這麼識貨王子我就特別准許你吃。」「謝謝。」黃瀨這種個性不管是怎樣的人都會接受的啊……就各種方面來說這種人非常適合去當牛郎。

  「哈哈哈!大家的料裡看起來都好好吃呢!」山本做的也是壽司,該說不愧是壽司店老闆的兒子嗎,果然切得也很漂亮啊……

  「山本君你是認真的嗎?土方同學做的狗食看起來會好吃?」沖田面無表情的指了指土方手上被一大坨美乃滋蓋住看不出原樣的料理。

  「啊哈哈哈!土方你加太多美乃滋了吧!」「總悟你這傢伙找死啊!美乃滋就是做來搭配所有料理的!」山本的笑容跟土方的猙獰臉簡直就呈現超恐怖的對比啊……

  「吃午飯也能吵成這樣,不過還挺有趣的。」「啊,赤司……嗚哇!」等一下!赤司這傢伙手上的料理為什麼金光閃閃的!而且旁邊還有效果線!看起來太高級了完全不知讓人從何下手的料理啊!

  「要吃嗎?」赤司勾起淡淡的笑容,對著目瞪口呆的我問。我原本想下意識點頭,但仔細想想,破壞這麼漂亮的料理會不會遭天譴啊?話說赤司果然是有錢人家的少爺,連做菜也都這麼厲害,這簡直就比食譜上的照片還要漂亮欸。

  「我想吃,可是總覺得破壞它好像不太好?」「呵呵……沒關係,料裡本來就是要做給人吃的,請。」那盤金光閃閃的料理一靠近我,就有種眼睛要被閃瞎的感覺。

  「謝謝……」天啊!我的手在抖!會不會太誇張啦?我盡量不碰最閃閃發亮的地方,夾起了一口放進嘴裡。

  「這、這種既濃郁又不膩口的味道……有種懷念的口感,但是卻又帶著有如高級餐廳的莫名奢侈感是怎樣?好順口,好像全身都要陷入名為幸福的海中……」我覺得這已經不是校園喜劇小說,而是食戟之靈的小說版本了,只是主角從創真變成赤司……我真怕從此以後我都會唾棄我媽煮的飯菜啊。

  「班長妳根本變成試吃員了嘛……不過為什麼赤司的料理看起來這麼恐怖?」「很漂亮啊,哪裡恐怖?」「你不覺得吃了之後會讓人變成那樣的料理很恐怖嗎?」土方指著已經因為太幸福而變成史萊姆狀的我說。

  「也是。」黑子你跟土方說不定可以成為好朋友喔……




  午餐時間就這麼亂七八糟的過去了,轉眼間就來到了社團,要到青學去……整個很沒勁啊,我不想去青學啊!跡部會長拜託你讓我去學生會幫忙!

  啊……在打了,校隊的選拔……反正我知道誰輸誰贏,真不想待在這啊……我打了個哈欠,就我來看就是兩個人把球打來打去的比賽啊,而且周圍的呼聲好吵。

  「這麼精采的比賽看到打哈欠的妳或許是第一個呢。」不二看著場內對我說話。

  「……我只是對網球沒興趣而已,要說精彩,也還可以吧。」「呵呵,要是他們聽到這話,說不定會生氣喔。」現在在場內打球的,是青學的新星越前龍馬VS毒蛇海堂,至於結果有看過網球王子的人都知道,不過為了不破壞大家興致所以我就不說了,有興趣自己去看。

  「不二學長認識仁王學長嗎?」「嗯……仁王啊,認識喔。」啊啊還真的認識啊,那仁王跟你有仇嗎?這句話我問不出口,怎麼可能直接問啊!要是不二知道仁王用他的外表命令我去做些累死人的工作不曉得會怎樣……或許隔天就能看到一具不明屍體倒在學校門口。

  「怎麼了嗎?難不成學妹是他的粉絲?」「我的眼光才沒有這麼差。」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句話有點火大,我回了一句仁王迷可能會揍死我的話,仁王帥是帥我承認啦,但實際被這樣問絕對不會回答「沒錯」之類的……

  「講話還真狠心呢,我沒記錯的話仁王的粉絲還不少喔。」「不二學長你什麼時候會去調查別人的人氣指數啦?」要說粉絲的話青學的你還有手塚鐵定也有廣大的粉絲群啊,不二你是優等生長得又這麼帥網球打得好看起來就一副好好先生的樣子人氣怎麼可能不高啊?說到手塚就算是個冰山面癱好歹也長得很有帥氣文書青年氣質嘛,更何況打起球來連命都不要這樣的拼勁有多少女生喜歡他啊真是……

  「比賽結束了……」「不二學長,那個越前……大概會繼續狂刷你們學長賺經驗值喔。」「嗯?」聽不懂就算了。這樣社團也結束了……希望回家路上不要遇到奇怪的人事物,千萬不要。

---我是分隔線之斷在奇怪的地方了欸欸---

大家好∼我是孤影星
我最近電繪中毒,所以就畫了一張小雀十年後的樣子……畫完之後我自己都想吐槽自己小雀哪有這麼正!
好啦、不曉得這篇日常文章大家看得開不開心,總之又出現了新角色,希望大家可以好好愛護他們
順便說一下,臨也X雀的文章完全苦手……少女情懷什麼的要搞笑超困難,我得想辦法去用搞笑喜劇的視角去踐踏雀少得可憐到跟本就是渣渣的少女心啊XD
還有我去買了新書,鬼灯的公式本、軍服圖鑑以及黑籃小說一本,滿滿的軍服我看得心花朵朵開(羞
我覺得這篇文無CP的宗旨正在消失……我會想辦法修補的(咦
好好享受剩下的暑假!對了對了,收藏人數……已經128了!
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持!也謝謝從我第一篇文章放上來後開始追到現在的讀者們!沒有你們就沒有我!(這句話好像在哪裡聽過?
差不多了,最後還是老話一句∼如果喜歡我的文章的話可以按個加書櫃、收藏、推薦,或者到會客室找我泡茶、聊天、還有提點文及問題,那麼我們下次更新見囉∼掰掰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