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雜文集結地 點文 夏日祭典果然還是要穿和服看煙火之類的! CP:All╳皇雀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點文者:冷雲夜寒大大

主題:夏日祭典

風格:超甜(對不起我已經盡力的真的Orz

---以下正文開始---

  好熱……熱到快死了……我攤在沙發上,旁邊放著冰淇淋,加上電風扇吹著我的小肚肚,我還是很熱。

  今天是正常上學日,但是我卻還賴在家裡,我凌晨就被熱醒,想說既然睡不著就到樓下看會不會涼一點,結果沒有。

  一大早就吃冰淇淋害我的腸胃現在變的脆弱無比,等到親愛的媽媽把早餐買回來,我的胃才終於好了點,但我還是很熱。

  「我出門了……」我有氣無力的說著,用艱難的步伐朝學校走去。


  「早安啊!」你一大早幹麻就這麼有精神啊……看的我更熱了。

  「早……好熱啊。」我無力的回答,黃瀨在我眼前晃來晃去我都不想理他。

  「雖然熱但是也不能這麼沒精神啊小雀,妳看!」他拿出一張類似宣傳單的東西,上面畫著煙火和類似小神明的人物。

  什麼東西啊……附近神社的祭典?

  「幹麻啊?」「我們今天晚上去逛好不好?」「不要。」「欸?小雀妳拒絕的太快了啦!」我才不想大熱天的還跑出去累死自己。

  「有什麼關係嘛!幾乎全班都要去欸。」正臣也晃了過來,沒有人叫你幹麻跑過來?

  「就是啊,而且晚上比較涼啊,現在是夏天,祭典上肯定會有不少賣挫冰的攤販。」聽到剉冰兩個字,我終於抬起無力的眼皮,看著黃瀨。

  「你請客我就去。」「好!」別說我厚臉皮,這種時候就是要坑一下有錢模特兒,免得他都把錢花在奇怪的地方,那還不如請我吃東西拯救一條米蟲的生命,不對,米蟲救了也沒什麼用處。

  早上就在黃瀨整天跟我說祭典上有什麼好玩的或好吃的事情中度過,下午我得跑去網球社。

  其實我不太想去……因為感覺就好累。

  等到放學回家後,我洗完澡,把校長送我的那件礙眼和服穿上,老實說我不太清楚浴衣跟和服的差別,反正我就是穿上那件黑色的和服了。

  踩著不太習慣的木屐,我兩手空空的出門,反正有人要請客我就不帶錢啦。


  「小雀,讓妳久等了,抱歉抱歉,因為在出門前我還在整理。」黃瀨這傢伙用跑的過來,聯忙擺出雙手合十的姿勢。

  我說通常不是男的等女的嗎,雖然我不在意這種事。

  「有來就好,總比沒來好,走吧。」我刻意不去問他身上的浴衣是怎麼回事,自顧自的往前走。

  「嗯!」真不愧是長腿一族,馬上就跟上了,他身上那件浴衣讓我覺得有點好笑,底色是偏橘黃的顏色,上面有柴犬的圖案,雖然很零散但是有點可愛。

  該不會是工作的衣服吧?畢竟是模特兒啊……而且還戴了頂不太搭的帽子,這樣反而更引人注目吧我說。

  「小雀身上的衣服很好看喔。」「是嗎?我覺得你的倒是很有趣,柴犬是怎麼回事啊?」「這好像是我小時候買的,但是從來沒穿過,因為尺寸太大了,現在我的身高剛好能穿,所以……」看黃瀨奇怪的表情,我突然覺得他有點可愛,這一定是錯覺,一定是因為沒看過他穿浴衣的關係。

  「橘黃色跟你還蠻搭的,你很適合這種溫暖的顏色。」大概是習慣害的,但是我真的不得不說暖色系的衣服很適合黃瀨。

  「真的嗎?好高興喔!小雀居然會這麼說。」「奇怪的傢伙……」黃瀨閃亮亮的表情讓我不經小聲的低喃,不過,我卻是笑著的。

  「我們先買吃的還是要先去玩遊戲?」「都可以。」「那我們先吃東西好了。」黃瀨指著最近的章魚燒攤販,他的表情和平常在學校見到的笨蛋笑臉不太一樣。

  很溫柔的感覺……真是,我怎麼今天一直有奇怪的錯覺。

  「小雀是美乃滋派還是海苔派?」「我是綜合派。」「欸?小雀意外的不挑?」「意外是什麼意思啊?我超挑食的,只是你不知道。」我挑的東西可多了,就是因為這樣腦袋才會有點智障智障的……

  「比如什麼?不會跟小紫一樣是紅蘿蔔吧?」「剛好相反,我覺得紅蘿蔔不錯吃。」搞不懂為什麼有些小孩會討厭吃紅蘿蔔,我覺得吃起來口感還可以,也沒什麼怪味道。

  「那到底討厭吃什麼?」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海鮮。」「……那我們還是不要吃章魚燒好了……」「沒差啦,我章魚燒會吃的,不過要是我有剩下你可要幫我吃喔。」想起以前和朋友分食章魚燒的經驗,真是不算美好……

  我看著黃瀨說道,他露出淡淡的笑容後點頭,跑去買章魚燒的同時,我在附近的遊戲攤販看。

  有很多遊戲,像台灣夜市的那種射氣球、撈魚、遊戲台什麼的,還有常在動漫裡看到的套圈圈、撈水球、射靶之類的。

  「小雀!給,小心燙喔。」黃瀨輕輕拍了下我的肩膀,用手遞給我一盒還冒著熱氣的章魚燒。

  「謝謝。」我立馬打開,用竹籤戳了幾下後才放進嘴裡,剛做好的章魚燒燙的讓我無法咬動。

  「還好吧小雀!我去幫妳買飲料來!」「沒、沒關係……是我太急了。」我苦笑著咀嚼嘴裡香氣四溢的章魚燒,突然發現黃瀨旁邊多了一個人。

  「吃的太急小心燙傷,班長。」「土方,你也來參加祭典了啊。」他手上也捧著章魚燒盒子,和我最大的不同就是有一大坨的美乃滋。

  「原本是不想來……不過巡視社區安全也是風紀的工作。」對了,既然雲雀是風紀委員長,而且他又很保護這個地區,除了學校外當然也會巡視這個地區週遭,真是辛苦了土方這個傢伙。

  「風紀委員管然很辛苦啊。」「也還好啦……就是順便逛逛。」他有些不自在的搔搔臉,然後吃了一顆章魚燒。

  土方穿著跟他髮色很相近的墨綠色浴衣,雖然沒有花樣,但是素色的浴衣非常適合土方。

  「小雀有想玩的遊戲嗎?還是要繼續買吃的呢?」黃瀨湊到我旁邊問,眼神閃閃發亮的看著不遠處的遊戲攤販。

  「還好啊……解決章魚燒的時候慢慢逛吧。」「那我就當小雀玩什麼都可以囉!」首先他的目標就是射氣球的攤販,然後我發現有個很眼熟的人在那裡。

  那個是不二學長吧,旁邊似乎還有誰在……手塚?

  「啵!」氣球破掉的聲音讓我下意識的掩住耳朵。

  「還真有趣呢,不過飛鏢的數量有點少。」我聽到不二學長這麼說,看看牆上的汽球,不二學長玩的那區幾乎全破,然後手塚學長旁邊放著一堆應該是獎品的東西。

  不二學長你難道看不出老闆的表情多麼痛心嗎……

  「老闆,我要玩。」黃瀨你仔細看一下獎品架上幾乎都空了啊……

  「哎呀,真巧,學妹也跑來逛祭典啊。」「是啊……」我苦笑著回應,不二穿著藍白直條紋的浴衣,非常適合他用來騙人的文藝氣質。

  「這件浴衣很好看呢,很適合妳喔。」「謝謝……」我實在不擅長和不二聊天,「這裡沾到囉。」他伸手抹我的嘴旁邊,然後我看到章魚燒上的海苔跟美乃滋有一點點在他的手指上。

  「抱歉……」原本想找找看附近有沒有可以讓他洗手的地方,不二卻自己從口袋拿出衛生紙擦手。

  「沒關係,妳不用那麼緊張。」他溫和一笑,怪怪,他平常是這樣的嗎?不是很喜歡耍我……不對,抹嘴的動作就是在耍我吧!

  「意外的困難呢。」黃瀨似乎玩完了,有些懊惱的撥著劉海。

  「沒關係小哥,這裡有安慰獎。」攤子的老闆臉色沒有那麼難看了,拿出紙箱子。

  裡面的東西雜七雜八的,有些小玩具還有其他有的沒的。

  「小雀妳挑吧,這裡沒我想要的。」「是喔,那就這個。」我抓起在雜物裡顯得非常突兀的兔子娃娃。

  「……小雀喜歡這種東西?」「也不是,我這個人沒什麼特別喜歡的東西啦,只是覺得這隻兔子造型很奇異。」我手裡的兔子有刻意用線弄出來的痕跡,感覺就像是斷過耳朵、手腳後再補上的。

  應該是眼睛的鈕扣顏色不一樣,手上拿著一把小電鋸,耳朵跟監獄兔的紅兔子一樣有別針。

  其實是因為它的耳朵像基廉我才選這隻的。

  「好吧,隨妳。」黃瀨聳肩,表情有很奇怪的無奈感。

  「真不愧是怪咖班級裡的班長,品味果然不一樣。」「土方你的意思是自己是怪咖?」「對啦對啦。」快要被遺忘的土方從旁邊閒閒的插話,你根本是加入不了話題才這樣說的吧。

  「那我們就繼續逛囉,掰。」我看不二還有手塚帶著大包小包的戰利品逐漸走遠,突然又開始同情射氣球攤販的老闆。

  「我們去玩撈球吧!」黃瀨很積極的找事做,而我只是跟在他旁邊。

  其實我一直不懂日本為什麼會發展出撈球這種遊戲,撈其他東西不好嗎?雖然也是有撈魚跟烏龜的攤販……等等,烏龜?

  「這傢伙還真吵。」土方一邊咀嚼嘴裡的食物一邊說,我第一次如此同意你說的話。

  「啊!小黑子!」走近撈球的攤販,就聽到黃瀨那傢伙大驚小怪的聲音,坐在撈球攤販旁邊的塑膠板凳上,穿著米色浴衣的黑子一手拿紙網一手拿盆子的在玩。

  「黃瀨君?還有雀跟土方同學啊。」黑子轉過頭來看著我們,他手上的盆子被裝到快滿了……這貨的撈球技術跟不二的射氣球技術有得比。

  「黑子你真厲害欸,撈球很困難吧?」雖然我是沒有實際試過啦,不過總覺得這個的原理和撈魚很像。

  「只要熟練就會很有趣的,雀要試試看嗎?」三隻網子一百塊,這個價錢實在有點那個,而且我沒帶半毛……

  「不用了,我根本就不會,而且我沒錢玩啦。」「那我就幫雀撈一個,就當作祭典的紀念品。」「欸?真的嗎?」真的假的?黑子要撈球送我?雖然這看起來不過是普通的球而已,但是總覺得……

  想到是黑子要親手撈給我就有點高興。

  啊,不對不對!我不是桃井!別因為黑子的舉動就覺得開心啊!

  「那個,請問妳想要哪一個?」「嗯?」我還在胡思亂想,突然聽到黑子的聲音才回過神來,看著水池裡五顏六色的球載浮載沉的漂浮在水中,我指著水藍色白花紋的球。

  「那個就好了……謝謝。」「不客氣。」黑子對我微微一笑,之後就專注的盯著那個球看。

  剛剛那個笑容太犯規了啦!可惡!

  「他誰?」土方出聲詢問,那個……這位先生,黑子跟你同班欸,你這話是開玩笑嗎?

  「同班同學不認得喔?黑子哲也啦。」「嗯……嗯。」他在敷衍我嗎?看到他嘴角有殘留美乃滋,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角。

  他注意到了,用舌頭舔卻舔不乾淨,看他伸手想用袖子抹我趕緊組止。

  「喂喂喂,用衛生紙擦啦。」我跟撈球攤販的老闆要了張衛生紙,順手就幫土方擦掉嘴上的美乃滋。

  「唔……謝了。」「小事一件。」我的優點就是不隨地亂丟垃圾,所以我把衛生紙揉成一團握在手哩,打算等等看到垃圾筒再丟。

  「雀,給妳。」我看向聲源,黑子的水盆裡多了那顆我想要的球,他請老闆用繩子單獨綁這顆,其他的綁在一起自己拿。

  「謝謝。」我接過,下意識的道謝的話又脫口而出,黑子笑了笑。

  「妳剛才說過了,雀。」然後恢復平常的表情用無奈的語氣說著,好像剛才的笑容只是幻覺似的。

  「哈哈……話說,黃瀨呢?」從剛剛就聽不到他的聲音,我四處張望了一下,很快的發現有一群女的聚在一起,而中間的那位……就是那個黃毛笨蛋。

  「真不該問的……黑子,你要跟我們一起逛嗎?」我決定無視黃瀨的求救揮手動作,轉頭問黑子。

  「如果方便的話,我很樂意。」「那就一起走吧!」「欸,那個黃瀨不管他嗎?」土方你人太好了……「沒關係啦,反正他有其他女生陪嘛,走吧。」不曉得為什麼總覺得很火大。

  「雀是在吃醋嗎?看到黃瀨君被女生包圍不開心?」我用奇怪的眼神看著黑子,我吃醋?誰的醋?那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

  「才不是,那個笨蛋就算被那群人生吞活剝也不干我的事。」「……雀在奇怪的地方倒是很彆扭。」「黑子你還要繼續說下去嗎?」「抱歉。」

  似乎已經離黃瀨那傢伙有段距離了,我繼續跟黑子、土方兩人交談邊慢慢逛。

  「真是痛快絕頂!」聽到這熟悉的口頭禪我忍不住吐槽,你除了這句沒別的好說了嗎?不要什麼都痛快絕頂好不好。

  射擊遊戲的攤子,子彈是軟木塞,可以看到白石跟謙也在開心約會。

  「我這個浪速之星不會輸的!」謙也說完,馬上開槍,可惜速度雖快,準度卻是零。

  白石穿著深藍色水滴圖案的白底浴衣,而謙也則是土色的短浴衣,這些人的浴衣其實還挺符合本身的氣質的,真的。

  「喔?小雀,妳也來逛祭典啊?」白石注意到逐漸走近的我們,笑著跟我打招呼。

  「嗯,有人邀請就來了。」只是邀我來的人現在不在。我點頭回應白石,順便在心中補句子。

  「這是玩遊戲拿到的嗎?品味真特別呢。」他指的是我抓著的兔子娃娃,我第一次覺得白石這傢伙的臉有夠欠揍的,好想扁他!但是不行,會被白石迷打死的……

  「這不是誇獎吧……」我無奈的說,眼睛看著白石手上的槍。

  說真的,還蠻想玩玩看的。大概有注意到我的眼神,白石臉上依然帶著笑,然後突然開口:「要玩嗎?」

  「我沒錢,所以不能。」「我請。」你是有錢人家的公子哥嗎?黃瀨是有在賺錢的模特所以我能毫不心虛的坑他,但是白石你有在工作嗎?

  「這樣好嗎?好像有點……」「沒關係啦,先把手上的東西放在旁邊吧。」他邊說邊拿走我的球跟兔子,之後很自動的拉著我到槍前。

  我很慎重的拿起槍,然後塞軟木塞後就準備瞄準把心。

  砰!沒中。

  再一次……砰!又沒中。看樣子我技術比自己想像中的還爛。

  「我來幫妳好了。」白石笑著說,看到他這種表情我就很火大。

  「不用了,反正還有三次機會。」說完,我又射了一發,雖然還是沒中把心,但是已經很靠近了。

  「好吧,那我幫妳調整就好。」白石你很喜歡多管閒事欸……我這麼想,他伸手在調整我拿槍的動作。

  ……白石學長的味道……等等!今天到底是怎樣?我好像很反常的一直在對別人心動,明明平常都不會這樣的啊……

  「可以了,試試看吧。」扣下板機,又更靠近把心了,再射一次,雖然還是沒命中,但是跟剛才射氣球那裡一樣有東西能拿。

  嗯?這是啥……也太可愛了吧!這個!跟雲豆長的超像的娃娃!

  「這次選了正常的東西呢。」土方你閉嘴。

  「只要雀喜歡就好了。」黑子你人最好了!跟土方這個傢伙比起來坦率多了!

  「欸?好巧喔!班長!」我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轉頭,看見穿著黑色浴衣的山本。

  「山本!你也來逛祭典啊。」「哈哈,是啊,因為剛好我家就在附近。土方、黑子你們是陪班長來的嗎?」山本不愧是山本,居然找的到黑子!

  「剛好碰到而已。」「嗯。」土方回答,黑子附和。

  差點就被我遺忘的白石笑著打招呼,「小雀的朋友嗎?人真是越來越多了。」「你好!請問你是班長的朋友?」「是啊,算是吧。」算是吧是啥意思?你只是個學長Ok?

  「白石學長,忍足學長要拋下你囉。」「欸?謙也那傢伙……真是的。」我指了指離這裡有一段距離的炒麵攤販,白石露出無奈的表情後,道了別就跑去找謙也了。

  「時間也差不多了吧?」土方突然說這句話,我一時之間不曉得他在說什麼。

  「什麼差不多了?」「煙火施放的時間。」黑子很貼心的為我解答,對了,聽黃瀨說過這次的祭典是跟煙火大會一起舉辦的。

  「那就買些吃的再找個風景好的地方看煙火吧。」「同意。」「我沒意見。」「隨妳。」就這樣,我們的小隊伍又多了山本。

  一路上邊買吃的邊聊天,這是很開心沒錯啦,但是……差不多十分鐘左右吧,土方跟山本因為有事先走了,剩下我跟黑子。

  但是黑子的存在感實在是太過薄弱了,以至於我逛到一半就發現他不見蹤影了。

  你是忍者嗎?黑子你去當暗殺者之類的一定很有潛力,保證目標能夠百分之百被幹掉。

  「早知道至少要帶手機……」空手而來的我有點後悔了,手上還掛著黑子送的球,懷裡抱著黃瀨送的兔子還有白石送的小雞,走了一段距離,肚子也有點餓了,但是我沒錢啊……

  果然只吃了一些小吃,沒辦法完全填飽肚子。


  「喂。」


  欸?好、好熟悉的聲音……

  不會是那個傢伙吧?雖然我知道他很喜歡逛祭典,可是,不會在這種情形下遇見他吧?

  我慢慢看向聲源,之後在心裡嘆氣。

  「你也跑來啦,高杉。」紫色的浴衣幾乎要跟夜色融為一體,衣服上華麗的圖案讓他跟背景的熱鬧街道格格不入。

  「也?之前有人遇到妳嗎?」他挑眉問,我說你這傢伙幹麻在意那種小細節啊……

  「嗯……現在應該算是跟某個人走散了。」「妳該不會是跟家人一起來的吧?」「才不是,原本是黃瀨陪我來的……」想到這裡,不知為何我的聲音越來越小。

  雖然是我丟下那個傢伙的,但是……他應該不是回去就是在跟其他女生聊天吧?反正他八成忘了我這個存在。

  「他丟下妳嗎?妳現在的表情很像受了委屈的小孩子。」高杉帶著笑容這麼問,讓我很想揍他,笑屁笑啊死獨眼!你家住海邊的喔,幹麻問這麼多,煩死了……

  「才沒有……是我丟下他,現在……」「咕──」肚子突然發出抗議聲,我抱緊手上的娃娃,丟臉死了!幹麻選在這種時候叫啦!

  「呵……妳逛了不久,難道沒吃東西嗎?」不要以為我沒聽到你在偷笑渾蛋!你不會肚子餓喔!

  「有啦,幾顆章魚燒。」「那個吃不飽吧?」關你什麼事……可惜我不能開口說出口,因為是事實。

  「煙火快開始了。」嗯?怎麼突然岔開話題了?「想看嗎?」高杉的嘴角依然帶著淡淡的笑,老實說我真的蠻想在最後看完煙火在回家的,所以我老實的點頭。

  他二話不說拉起我掛著球的手走,不曉得他要帶我去哪,不過我大概可以相信他……吧。

  這傢伙的手好溫暖……我不自覺的握緊那隻溫暖的手,總覺得不管他要帶我去哪都不會害怕,我好像自從到這裡後就沒有跟人牽過手了,人的溫度好像是很久以前感受到的。

  那種能夠令人放心的溫度,一點一滴的滲入身體以及心裡,那是種會讓人不想放開的溫柔。

  「這裡離比較遠,但是能看到煙火的全景。」這裡是神社的前方,又是日本常見的那種有長長階梯的神社,旁邊放著木椅,後頭似乎有種樹,白天應該是個很美的地方吧。

  透過神社的鳥居看出去的街道,就像城市裡常見的夜景,只不過那些燈光的顏色都是很溫暖的橘紅色系。

  「咻──砰!砰!」一朵朵美麗的花,佈滿了夜空,五光十色的煙火簡直就像是在天空飛舞的妖精,讓人無法移開目光。

  雖然在台灣也看的到煙火,但是我卻覺得現在的這種方式比那些要好太多了。

  這種回憶大概很難忘吧?我在今天穿上了浴衣走出來、逛了祭典、看了煙火。

  看似平凡無奇的事,卻是我一直在嚮往的。

  「高杉。」我偏過頭看著他,才發現高杉沒在看煙火,而是在看我。

  「謝謝你。」我沒多想什麼,露出笑容來答謝他。我也只能道謝了,其他什麼都沒辦法做到,明明他只是帶我來這裡,我卻有點高興。

  他的嘴在動,但是煙火的聲音讓我聽不清楚,那個嘴型似乎是我的名字。

  嘛,就算不是也無所謂,我就當是祭典的紀念品吧。

  煙火悄悄的結束了,但是我跟他牽著的手還沒放開。

  這是什麼情形啊……少女漫畫嗎?今天好像遇到很多這種情況……

  「結束了,我要走了。」他放開,我的手自然的垂下,手指還勾著球的線,但是卻覺得好沉重。

  「對了。」他停下腳步,轉頭看了我一眼,「妳穿這樣挺好看的。」然後不管我就走掉了。

  我、我好像聽到了什麼……奇怪的台詞,而且說的人是高杉……腦袋混亂成一團,完全不明所以啊!

  「剛才他到底在說什麼啊……」那隻被他握住的手似乎還在發燙,我輕輕撫摸自己的臉頰,才知道原來自己的臉也跟掌心殘留的溫度一樣的燙。

  我邊胡思亂想邊走,好想回家,可是回家的話腦袋會繼續亂想停不下來……

  「可惡……他以為他是言情小說的男主角嗎?」「學妹!」又來了……這次又是誰啊?現在不管遇到誰我都不會覺得稀奇了。

  「是入江學長跟德川學長啊。」兩個人分別穿著白底紅條紋跟藍底白條紋的浴衣,你們是穿夫妻裝手牽手共同出來約會的是不是?

  「剛才的煙火秀真精彩呢。」「對啊,很漂亮。」其實到後半部我沒什麼注意看呢……可惡,都是那個獨眼傢伙害的!

  「妳不舒服嗎?臉很紅。」我驚!德川你不要在意那種細節好不好!

  「沒事,我沒事。」「如果不舒服就別勉強,早點回去休息。」「好啦,知道了。」是我的錯覺嗎?德川的話好像有點怪怪的?……一定是我想太多,一定。

  他們有問我要不要跟他們一起逛,我拒絕了,繼續毫無目的的逛著,直到我又回到了跟黃瀨進來的地方。

  「還是回去吧……」還很熱鬧的街道,讓我的腦袋不能思考,我原本就很討厭太過吵鬧的地方,雖然熱鬧是好事。

  「班長?」不會吧?又遇到熟人了!我跟你們會不會太有緣了啊!

  「欸?你……」你誰啊?我不記得我認識鹹蛋超人啊?剛才出聲的人是手拿棉花糖身穿白底藍花紋的浴衣,金色的頭髮加上臉上的鹹蛋超人面具。

  「該不會是靜雄吧?。」這幾乎是肯定了。小野大輔桑配的聲音我絕對不會認錯!

  「嗯……妳剛逛完啊?要回去了?」靜雄用空著的手把臉上的面具轉到旁邊,讓面具蓋在側邊的腦袋上。

  「是啊,我很累了。」「那我送妳回去吧,女孩子單獨一個太危險了。」……或許跟靜雄在一起,我可以冷靜下來呢。

  「好啊。」「我幫妳拿妳的戰利品吧。」我沒有拒絕的意思,反正有人要幫我何樂而不為?我把手上的娃娃交給他。

  「謝謝。」「這沒什麼好謝的……」他這是在害羞嗎?也太可愛了吧!

  「要吃嗎?」你不會是認真的吧?我看著靜雄湊到我嘴旁的棉花糖,再看看他那張單純的臉,對,他是認真的。

  「可以嗎?」「……妳不介意的話啦。」他的臉又開始紅了起來,但還是沒有把手移開。

  既然如此我就收下他的心意,咬了一口棉花糖。

  在口腔散開的味道是甜的,心中的感覺也是甜的。

  難忘的夏天,難忘的回憶,以後我得好好珍惜這件衣服才行。
END
---以下是廢話跳過沒關係的---

昨天終於完成了這篇文,但是今天才放上來

雖然點文者有指定說要一A+網王╳雀,但是我真的沒辦法寫那麼多人啊!

光是指定類型是超甜文就難倒我了,我覺得超甜的地方只有高杉那裡……而且網王出現的人物才六隻,有實際互動的也才兩位(不二跟白石啊……
該死的我居然忘記讓幸村出場!還有跡部也是想寫卻沒機會出場的其中一位……
我這個人不太喜歡某些人的特意示好啦,想說既然是ALL的話那就公平點,但還是會忍不住讓某些角色重複出場……
這篇戲份最重的就是黃瀨跟高杉(在水上樂園時一個沒機會一個沒出場
之後的試膽大會我會考慮讓其他人(例如臨也、阿綱、新八這些傢伙
有多一點機會的(不然他們實在很可憐啊XD
至於點文的CP指定人數太多寫起來真的很恐怖,我原本還想讓所有人全部都來啦勒個幾句帶過,但是這樣劇情會拖很長,而且很煩XD
再說我光是打一小部分的人甜就很困難了,你還要我打出所有人示好的方式或者製造情境來讓我們主角感受到粉紅泡泡氣氛嗎?鋪梗要鋪很久知道嗎!

下次的更文大概就是正文,好啦,接下來就是老話一句

你的回文是我的動力!歡迎來會客室找我喝茶聊是非還有整主角的事件或故事!我會盡可能滿足大家點文的要求,雖然無法達到超級完美但還是會努力!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