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國一屁孩的日常生活 第十一節 長高沒用,腦子也要長才有用……那我這種又矮又笨的怎麼辦啊喂!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雀。」「什麼事?」抬頭,看黑子,「要記得去辦公室拿英文課的東西。」「好。」

  「皇。」「什麼事?」抬頭,看赤司,「妳的聯絡簿,拿去。」「謝謝。」

  「笨班長。」「嗯?」抬頭,看青峰,「這是我的罰寫,喏。」「我不笨啊,青峰。」「知道啦!」

  「皇。」「怎麼了?」抬頭,看綠間,「訓導處在廣播。」「知道了,謝謝你。」

  「小雀!」「幹麻?」抬頭,看黃瀨,「今天陪我吃午餐!」「OK!」

  「小雀──」「嗯?」抬頭,看紫原,「妳身上有巧克力的味道喔。」「要吃嗎?牛奶巧克力喔!」


  我看奇蹟子們都要抬頭。


  「雀!剛才小考幾分?」抬頭,看正臣,「比你高就對了。」「幾分啦!」

  「皇同學,妳的擦子。」抬頭,看帝人,「謝謝。」「不會,小事。」

  「班長,有老師廣播。」抬頭,看靜雄,「感恩!」「沒什麼。」

  「小班長,又在畫圖?」抬頭,看臨也,「是啊,不然沒事做嘛!」「呵呵。」

  「班長,考卷罰寫……」抬頭,看阿綱,「這個放在我桌上就好。」「好。」

  「班長──發下去吧。」抬頭,看銀桑,「哀──知道了。」「別這麼不甘願啊。」


  我看其他人都要抬頭。


  得了吧!趕快承認自己都比他們矮啦!這是身為一百五十幾的悲哀!雖然矮也是有好處的……可是每次看人都要抬頭脖子很酸啊!

  「難道這學校就沒有比我矮的男生嗎?」我背催的說,還假裝拭淚。

  「基本上根本不可能吧,小、矮、子。」青峰一邊笑一邊用手壓住我的頭。

  「誰是矮子啊混帳!長的比我高了不起喔!去死!」我移開他礙眼的手,用手指著他的臉。

  「幹麻叫人去死啊!長的高這是靠遺傳的啦!哪像妳吃一推熱量都不知道吸收到哪去!」聽到這裡我對青峰擺了個「你還太嫩了」的表情。


  我用手指著自己的頭,然後說:「都吸收到智商了,怎樣?」


  「比我聰明了不起喔!妳這矮子!」「就算是矮子也是有好處的!」「什麼?有什麼好處妳說來聽聽啊。」他一臉大發慈悲的樣子真讓人想扁他。

  「人多的地方比較好鑽。」「長手長腳靠身體就能讓其他人開一條路了鑽什麼?」居然馬上反駁!你好樣的!「長的矮就不用擔心會撞到什麼東西!像是門之類的!」「……」我贏了!

  「也就只有這個好處而已!跩什麼!」「你別反駁不了我就惱羞成怒啊青峰君。」「閉嘴啦!」




  莫名奇妙的覺得有點累呢。我一邊看著白紙上的人物一邊想,其實也沒有特定畫誰啦,就是不知不覺就畫出長的很像史庫瓦羅的某自創角。

  說到這裡,我畫畫的習慣好像永遠改不過來,喜歡在課本塗鴉或寫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我記得在穿越以前好像有在課本練習簽名或是寫動慢角色的名字,然後在旁邊加愛心或小花花,說到底,那只是表現喜歡的方式之一,不過在這裡我可不能這麼做,不然他們會把我當變態的。

  果然……有點討厭,這種感覺。


  「皇同學。」嗯?我轉頭看向叫我的人,「是帝……龍之峰啊,找我有事?」「之前老師有問妳要不要參加學校的繪圖比賽,妳要嗎?」欸?我怎麼不記得有這回事?「……是什麼樣的繪畫比賽?」「好像是家庭故事的四格漫畫。」「……好麻煩,算了。」真的,我只是不想做這麼麻煩的事情而已。

  「可是皇同學的畫技很不錯啊。」你一臉稱讚我的表情我也不會高興的帝人,「算了算了,麻煩死了。」我甩手,表示話題結束,雖然聽到他說我畫技不錯有爽到一下,但我可沒這麼簡單被收買!我不會參加!就這麼說定了!

  「是嗎……原本還以為如果皇同學肯參加一定能拿到第一。」「不可能不可能,我每次去比賽不是優獎就是沒得名爛的要死。」我抽著嘴角說著,我是爽在心裡卻不敢說大話啦!因為我真的不想去參加後沒得名辜負別人的期望。

  「是嗎……算了,既然皇同學不想參加就不要參加吧,我去告訴老師。」他無奈的笑笑,帝人你別這樣啊!搞的好像是我在欺負你似的。

  我擺著一臉奇怪的表情目送帝人離去時的背影,啊啊──真的現在有一種莫名的感慨呢。


  真的,好莫名奇妙啊。




  啊啊──每次一到社團活動時間,就會覺得很累呢,怎麼回事呢?


  我默默的看向體育館挑高的天花板,然後很不願面對現實的看向板凳上的水壺。

  「去裝水吧,學妹。」花宮,我第一次覺得你的笑好欠揍,我可以扁你嗎?我可以把你扁到連你媽都認不出來嗎你這個性格扭曲的S!

  「遵命,學長。」我咬牙切齒的說,不過花宮還是一臉笑笑的,我想,我還是別跟這傢伙吵起來比較好,雖然他根本不削跟我這種咖吵架。

  「花宮你別這樣欺負學妹啦。」喔?喔喔喔!這個高大,看起來就是一臉呆樣與帥樣兼具,從頭到腳標準的好男人不就是木吉鐵平嗎!

  「我幫妳吧。」嗚嗚木吉你人好好!以後嫁給你的人一定會很幸福的!你根本是標準的好老公啊!

  「謝謝學長。」我露出欣慰的笑容,喔喔木吉你人這麼好在球場上又是熱血男兒一個難怪人氣這麼高!

  花宮貌似很不削的恥笑聲,雖然他比木吉矮,但是就某些方面他還是比木吉強的,像是霸氣啦惡質度啦討人厭程度啦聰明度啦……欸?都不像稱讚?沒關係沒關係,這種小事就別在意了,不然怎麼征服世界呢你說是不是?

  「她來這裡就是幫忙跑腿做打雜的,根本不用多管閒事。」呃,我知道我是打雜的但不要這麼直接說啊!我的心在淌血啊!想當年花宮是個用棒棒糖就能拐騙的純真小正太長大就完全不可愛了還欺負姊姊我!好啦一切純粹幻想,我根本不可能知道花宮小時候可不可愛啦,但是有件事能肯定。


  就是所有反派小時候一定是白拋拋幼綿綿的可愛小孩!這是定律OK?別跟我說你不知道!


  「欸?真的嗎?我還以為妳是經理呢。」呃……木吉啊,真正的經理拿著你們的體能訓練表站在那裡看你喔!她會哭喔!她正站在教練旁邊看著你一臉快哭的樣子喔木吉君!

  「木吉學長……我怎麼看都不像吧?好歹那位學姊也當了你經理兩年了欸……」我無力的說,木吉這種人,果然長時間相處會腦神經衰弱啊……

  「這麼一說的確是呢!」你發覺的太晚了啦!同是籃球隊的人有聽到木吉跟我的對話的人,臉上都一副這樣的表情。


  嘖,什麼嘛!結果討論到最後我還不是被叫去裝水!花宮真你給我記住!等我打敗雲雀……基本上那是不可能,好吧換一個,等我考試分數比赤司高……再換一個好了,等我比腕力贏了靜雄或神威……算了,總之我一定會給你好看的!


  當我裝水裝到一半的時候,離飲水機大概兩個樓梯寬的男廁所洗手檯的水龍頭被轉開了。


  我很清楚的聽到水龍頭扭開的聲音,但是往那方向一看,沒有人。


  ……該不會這就是傳說中的靈異事件吧?我抽了下眼角,鎖緊瓶子,趕著離開,一雙淡藍色的眼睛出現……離我不到五公分。

  「嗚哇哇哇啊啊啊!」果然是黑子哲也這個傢伙!「黑子!你不要再這樣嚇人了啦!總有一天被你嚇死!」我拍拍因為驚嚇而調動快速的心臟,嗚嗚我可憐的小心臟在繼續被嚇都不知道少掉幾年壽命了啦!

  「雀,妳剛剛的慘叫真是奇怪。」「誰害的啊!」你以為我是自願的嗎蛤?我也不想發出那種丟臉的慘叫啊還不是拜你這有隱形外掛技能的傢伙所賜!

  「黑子啊,你現在這個時間不是在練球嗎?怎麼跑到洗手間來偷懶?」我在問什麼啊!男生到洗手間除了上廁所跟嗶之外還能幹嘛!不過我相信黑子的理由一定是前者……我的思想未免太骯髒了點吧?我可是清純的國中生欸,怎麼能有這種骯髒齷齰的思想,惡靈退散惡靈退散!

  「原本是在練球的,但是突然不舒服。」現在仔細一看我才發現,黑子的臉比平常還要蒼白,而且聲音有點虛弱的樣子,我有點擔心的皺眉,看到他滿頭大汗卻又一副隨時會昏倒的樣子真叫人難受。

  「是練習太嚴格嗎?黑子你別太逞強啊。」不過估計這麼講他還是不會聽,因為黑子是那種死都不放棄的人啊……這就是只屬於少年的青春熱血啊!咳,對不起情緒不小心就嗨起來了。

  「我沒問題的,請不用擔心。」黑子對著我慎重的點了頭,然後就轉身走掉了。


  真是的,逞強並不代表堅強啊黑子。


  不過啊……也是因為黑子不放棄的性格,才讓他有如此高的人氣吧?雖然在這個世界,是沒有人氣排名的。





  怎麼每個人都一副熱血少年郎的樣子啊,熱血少年們!

---黑子我對不起你!(跪---

啊啊∼終於到了放暑假的時候,我超級高興的說!

雖然如此這個快樂並沒有持續很久,我們學校的返校打掃是在放暑假後不到一個禮拜的時候!這像話嗎?一個禮拜都還沒過完這麼喜歡我們想把我們留在學校喔!

之後還有一件小事要說,那就是……

我、被、盜、文、了!!

雖然對方有附上作者是誰,但是我還是很不爽,最近盜文事件層出不窮有不少作者也跟我一樣

就算如此要抓盜文者也很困難,因為那是大陸的網站

然後我估狗搜尋,打了不少我個人很喜歡的冒天文章的作品名稱去找,發現真的很多

更扯的是作者的被盜文公告,叫盜文者不要盜文的文章也被全部一字不漏的PO上……當下看到很無言

我在此聲明,我的這篇文章是只有「冒險者天堂」才有!!

順便說一下,盜文的行為不管是在哪個國家都構成犯法,這已經觸犯了著作權,這是可以提出告訴的

這種事情要制止不是打個公告文章就能解決的,如果盜文者也沒有心要改,那麼打在多浪費力氣也是一樣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