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國一屁孩的日常生活 第八節 我是否有惹到不該惹的東西體質?不要問,你會怕。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有種……腰酸背痛手快斷掉腿快廢掉的錯覺,這是,為什麼呢?


  如果你現在手肘兩邊都掛著兩大袋的衣服及書包,手上還抱著快高過頭的零食飲料,爬幾乎看不到頂的超長樓梯你就知道這種錯覺從何而來!

  他馬的我跟你們說過好幾次跑腿不等於打雜你們聽不懂人話是不是!偏偏每個傢伙都喜歡這樣虐菜是不是!看到別人痛苦你們很爽是吧!蛤?你說!小心我把心中養的那群草泥馬大軍全部通通放生到你家門口混帳東西!


  「呼──在心裡罵完感覺爽太多了!你們這群不懂得珍惜柔弱女性的傢伙都會有報應的!」害我今天根本不能去社團活動!只能乖乖被導師們、學生會們、風紀們當作跑腿小妹兼打雜的。

  把東西放下之後,我動動僵硬的肩膀,我下次要讓他們知道我的厲害!做完如此不可能的宣言,我準備要回教室拿我的小書包。

  「啾!」我踩到什麼東西!仔細一看,這不是魂嗎!為什麼魂會在這裡……沒看過死神的或有看過死神的,現在照過來照過來──我手上這隻獅子玩偶雖然很可愛,但是看到他的臉我相信會有一種想扁他的衝動,所以我就伸手去扯他的頭果不其然聽到一聲慘叫。

  「啊──好痛啊!要被扯掉啦!啊啊啊!」看到布偶會講話,一般人會嚇到,但自從穿到這裡之後,就在也沒有什麼能嚇我了……還是有啦。

  「小獅子,你的主人在哪啊?」我用異常欠扁的語氣問他,臉上的笑容大概能跟銀桑的招牌淫笑比了。

  「啊!」他驚訝的看著我,「我是一隻普通的布娃娃呦!」說完還眨眼,這讓他完全破功了,「普通的布娃娃是不會這樣說的!而且!哪有娃娃會眨眼的啊笨蛋魂!」啊!糟糕……吐槽的太順口講出他的名字了。

  「妳怎麼會知道我名字?難道!妳是我的粉絲!」「不可能。」我一秒速答,「啊啊──回答的太快了吧……」看他的表情非常的豐富,現在我也不曉得該怎麼辦,要是有人看見,我的面子……不對,我早就沒有面子了。

  「嘛,小獅子,那你的主人在哪?」「哼!我才不要那種對我無情的傢伙當我的主人!所以從現在開始,雖然妳的胸部比大姐的還要平坦但我就委屈一點讓妳收留我如何?」……我好想宰掉他!


  「我改變心意了,我要把你毀掉再丟到焚化爐。」「喂喂喂!不要扯!棉花要跑出來了啊啊啊!」


  「找到了!喂!那邊那位學妹!」這聲音聽起來非常之熟悉,我轉頭,果然看到一顆顯眼的橘子頭朝我這裡走來。

  啊啊──居然是以這種形式見到一護的,我有種好丟臉的感覺──嘛,不過也見到了。

  「請問有事?」我基於禮貌的問,我想一護大概是高中部的,別問我為什麼,因為他的制服跟國中部的不一樣!

  「那個……可以把妳手上的娃娃……給我嗎?」他一個高中男生要他來跟我要這隻奇怪的獅子娃娃,果然還是覺得很丟臉吧……一句話不但講得斷斷續續的,還一臉不好意思,實在是……萌死人了啦!那種表情根本犯規!

  「喔……還給你。」「謝謝妳,學妹。」他給我一個帥氣的感激笑,現在我不管看到什麼表情都覺得好有愛!

  「不會。」一句簡短的話,我瀟灑的轉身離開。





  該死的我聽到咱們偉大的風紀委員長在呼喊俺的聲音!其實是廣播我去接待室啦……



  「報告!偉大的風紀委員長找我有何貴幹?」「……才剛來妳就想先被咬死嗎?」「對不起我錯了請不要打我。」



  我好奇的看向接待室桌上的一大堆粉色信封,我大概猜到了個八九不離十,那是情書。

  「雲雀學長啊──你叫我來是要?」他好看的手指著那堆粉色小山,「處理掉。」我就知道準沒好事!你不會叫草壁處理掉喔!有免費的搬運工你不用還叫我來你有問題啊!

  「學長,我不是清潔工。」「妳想被拐?」「好我馬上拿去丟請把你的寶貝拐子收回去。」抽出放在接待室裡的隱藏垃圾袋,當然這垃圾袋是我放在這裡的,我把粉色小山往垃圾袋一推!

  像聖誕老公公一樣把它背起來,準備拿去丟,「等一下。」走到門口的我突然停頓,大大拜託你不要再叫我拿東西去學生會了!雲雀的手上拿著一盒差不多手掌大小的方形盒,「這個也處裡掉。」這個該不會是犯罪證據什麼的吧?「喔……」雖然好奇,但有句俗話說「好奇心會害死一隻貓」,所以我還是別開好了。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開!


  「……巧克力!是巧克力!又不是情人節這誰送的啊!雲雀又不愛吃甜的這哪個白目送的啊!」百分之百不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因為我們學校,什麼不多,帥哥最多,比雲雀帥的隨便抓都一大把……喔喔!雲雀迷們不要揍我!

  看這巧克力貌似是高級貨,而且包裝的挺複雜精緻的,真是浪費地球資源啊──我吃的話不會怎樣吧?看起來好好的,而且就算吃了也沒有人會發現嘛,畢竟雲雀還叫我丟掉,乾脆吃了算了!

  不行不行!這是雲雀交代的任務,要是我吃了留下巧克力的味道被他發現我一定會死的!我不想被掛在旗桿上!

  漱漱口就好了咩,幹麻這麼猶豫?我最喜歡甜食了欸!更何況這個看起來這麼漂亮丟掉也是浪費啊!


  就在我跟內心的小天使、小惡魔決戰,突然伸出一隻長手在我的眼前把巧克力拿、走、了!

  「啊!巧克力還來!」我不該猶豫的!應該馬上吃掉才對啊!「想說妳怎麼這麼慢還沒回到學生會,原來被雲雀當作清潔工啊,嗯?」「呃,跡部……學長。」我嚇到了,是說這傢伙為什麼在這裡?你不是還有工作要做嗎!幹麻跑到外面偷懶!其實也不算外面這裡還是在校園內就是了……

  「這種廉價的巧克力該不會是雲雀送妳的吧?」「請不要開這種玩笑,就算酷斯拉襲擊世界末日來到雲雀學長變的瘋瘋癲癲的送我巧克力的機率不對是送我一張衛生紙的機率都只有百分之零點零零零零零零一。」我一臉正經的對著跡部這說。

  他的臉愣了一下,之後像發瘋似的開始大笑:「啊哈哈哈哈哈!天啊!真不敢相信有妳這種女孩!」


  他是被我嚇到腦袋趴帶了嗎?我用一種像是看神經病的眼神看著他。



  「雖然不二那傢伙跟我說過妳的工作效率有多好,現在看來……」他還很刻意的看了我背後的垃圾袋一眼,「不只工作效率不錯,還是個不會被長相迷惑的笨蛋學妹啊。」其實不是不會被長相迷惑,而是像跡部你這種的根本不是俺的菜。

  「我聽不出這是褒還是眨欸,學生會長大大。」我露出無言的表情說,基本上我不想招惹跡部,真的。

  「啊嗯?哼哼……果然是個笨蛋學妹。」我是笨蛋還真是對不起你喔。


  「跡部!」是忍足!


  微長的藏藍色頭髮,以及眼鏡還有那種精明的眼神要不認出來也難啦,「跡部學長,我要先去倒垃圾了。」要是讓雲雀知道我在偷懶那還得了,他絕對把我宰了!不過,另一個原因是我不想現在認識忍足侑士這個傢伙,總覺得在待下去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錯了,我應該繼續偷懶而不是來倒垃圾!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啊啊啊!剛好看見一隻虛大搖大擺的躺在垃圾桶的蓋子上睡覺啊啊啊啊!怎麼辦?我看的見虛喔!這不就代表我現在也有一點靈力嗎!我還不想被當作晚餐啊!但是我必須倒垃圾……不然乾脆直接拿去回收室?嘖,我會被拐死的,更何況學校的回收室就在垃圾桶附近的舊教室啊!還是會被發現的啊!


  反正回去也是死過去也是死不如早死早超生,不對!還是回去吧,雖然被拐子打很痛但我至少是被雲雀幹掉。


  「好,決定了就回去吧。」我轉身,一個龐然大物擋在我前面,我抬頭,那隻虛正用「找到食物了」的眼神盯著我。

  我剛剛幹麻猶豫!我退後一步、兩步……把背上的垃圾袋往虛那邊一丟盡全速奔跑!老天爺,我跟您無怨無仇幹麻要如此對待我?我做錯了什麼!誰來救救我啊!

  「我不好吃啦!走開!」我ㄧ邊跑一邊大叫,我的體力有多差我知道,所以我更不能停!停了就會死……我會被吃掉!

  「過來。」我的手被人扯過去,回過神,我已經跟著救我的人一起站在屋頂上了。


  屋、屋頂怎麼這麼高……我死死抓著那人的衣服,然後我抬頭,黑色的刺蝟頭、銳利的眼神、臉上的六九號碼刺青,他是檜佐木修兵!死神裡的副隊長!

  「喂,妳看的到我吧。」我愣愣的點頭,等等現在是什麼情形?我剛才是被他抱著上屋頂的,我要怎麼下去?我想現在我的表情應該很奇怪。

  「我馬上解決,也請妳保密。」說完,一瞬間又回到地面,他帥氣的拿出斬魄刀,俐落的衝上去絲毫不拖泥帶水輕輕鬆鬆把那隻讓我嚇的「皮皮措」的虛給秒了。


  好厲害……我都被嚇傻了,完全沒辦法反應。


  「掰了!」他瀟灑轉身離去,我就這麼愣愣的看著,「欸!你不幫我把東西撿起來喔!」我看著慘不忍睹的袋子跟地上那堆粉色小山,修兵,你救了我很帥,但我更希望你能幫我收拾垃圾我會覺得你更MAN。




  倒完垃圾了……我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在回家的路上,沒錯,就是這麼剛好又讓我看見麻煩事。


  ──阿綱正被別所學校的混混威脅要錢。


  這是怎樣啊?夠了沒有……真麻煩啊──我要救他?還是不救?我不喜歡阿綱……可是他好歹是家教主角,我還是救他好了,可是如果我也被揍怎麼辦?啊!想到了!

  「雲雀恭彌來了!雲雀恭彌提著拐子要咬殺人啦!」我躲在另一邊的路口很「俗辣」的大喊,要是我直接過去部被拖下水才怪!

  「什麼!快逃!那傢伙可是怪物!」怪物……雲雀學長你降等了,你是我眼中的超恐怖魔王兼咬殺狂人現在被路邊小混混降級為怪物。

  確定他們不會再回來了,我才放心的走過去,仔細一看,他還真是有夠慘的,不只是眼睛被打出了黑輪,臉上還多了個拳頭大小的腫包,書包裡的東西掉滿地,連學校的西裝外套都沾上了不少灰塵。

  「澤田,你沒事吧?」我蹲下身與他平視,順便把他的書包跟書本撿起來還給他。

  「啊……謝謝妳……班長。」他有點慌張的拿過書包,給我個靦碘的笑,不得不說……真是有夠萌的!他長的也太像女孩子了吧!雖然臉被打成這樣還是有點恐怖,但是他的笑容的確讓人覺得很安心呢。

  「不用謝,我只不過做個『開口』之勞。」我也給他一抹笑,然後掏掏口袋,摸出不知從哪拿到的OK蹦給他,「這個……拿去,反正我也用不到。」他愣愣的接過,「明天見,澤田。」我說完,離開。





  總覺得今天麻煩事特別多的樣子?


---我叫做分隔線---

最近陰雨綿綿,真是讓人覺得很快樂呢(燦笑

我是個怪人,因為我喜歡下雨天,最好還是那種狂風暴雨!(瘋子

感謝大家如此有耐性的等待我的慢更,所以我想做一件很虐待自己的事情

就是傳說中的點文!!

只要你有按收藏/留言/支持我的這篇文,你想點什麼儘管開口,但是!!一人現點兩次,就在這裡說,我不會再另外發公告

老實說,這是為了騙更也是為了增加會客室留言的數量,雖然收藏數很高但留言的人真的太少了(徵求同好!!

就是這樣,詳細的單子我會放在會客室,請各位自行點閱(笑

那麼各位,我們下次更新見!(眨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