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國一屁孩的日常生活 第七節 自己的認知與別人的認知,在黑子眼裡我是個白痴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真不想來上學……」我嘆氣,自從遇到舊鼠之後我就發現,我好像能看到妖怪了……還有那個啊!虛!死神裡面的那種很大隻又很恐怖的白色巨物!虛啊!奇怪的是我看不見什麼「其他東西」只看的見妖怪跟虛,怎麼想都有點……

    「我是普通人欸……看的見又沒用,這樣我只會死的更快啦!」我絕望的抱頭,對著天空吶喊。

    「妳不是……」聽到聲音我瞬間恢復正常,雖然我剛剛那樣瘋別人可能覺得我是怪咖,「欸?妳是……」半長的咖啡色長髮跟同色的大眼睛,非常令人熟悉的面孔這不是可奈嗎!旁邊還附贈人類陸雄一隻?

    「妳是跟我還有由羅一起被抓走的人!原來妳也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嗎?」她到底在驚訝什麼?我點個頭,算是簡單的回應。

    「妳說的由羅是那個叫我跑卻害我被抓的那個可愛的女孩子啊?」啊,糟糕……我講了可能會傷由羅自尊的一句話。

    「啊、嗯!對啊。那個……謝謝妳保護我們。」可奈這個樣子其實還蠻可愛的說,我有點不太好意思,被可愛的女孩子道謝我當然很高興啦,「不會啦,這是我該做的,更何況保護妳們的是那個帶著魑魅魍魎來的傢伙。」陸雄──感謝我保密吧!

    「嗯……真希望能再見他一面。」可奈妳這樣會讓我有想去打陸雄的衝動,他就在妳旁邊啊!

    「哈!我可不要,在看幾次妖怪有幾條命都不夠賠!」我撇嘴笑著,我好像瞄到陸雄滑下三條線的樣子。

    「對了,還不知道妳的名字呢,我叫家長可奈。」她送我一個免費微笑,我也勾起嘴角,「我是皇雀,多指教了,家長。」風吹起,雖然只是小風,但也足夠為之間的氣氛帶來安心感。

    打開接待室的門,我原本只想掃完趕快回去,卻意外的發現躺在沙發上補眠的雲雀。

    我緩緩的靠近,雖說他在哪裡睡是他的自由,但這樣我哪敢拿掃具啊!拜託!一片葉子掉在地上都能吵醒他欸!我小心翼翼的拿起掃把跟畚箕,決定先從附近地板掃繞過沙發,「碰!」我被嚇到跳起來,「極限!雲雀!來決鬥吧!」這算什麼!

    聽到極限就知道,再加上銀色的草皮頭跟包著繃帶的手,百分之百是了平這位熱血大哥!雲雀學長會被吵醒的……不管是誰都會被他拐死的……就算對方是五歲小屁孩只要踩到他底線都一樣!

    「哼,別煩我。」簡直就像鬧彆扭的女朋友一樣嗎!這什麼語氣,跩什麼啊……「喔喔喔!一大早就是要極限的跑步啊!」會一大早極限的跑步的就只有你而已啦!

    雲雀學長起身了,看來是準備要拐死了平了……我為你默哀,了平。

    至少我可以打掃了。

    上完第一節的國文課,我有些興趣缺缺的轉動手上的筆,看著剛剛在重點旁畫的塗鴉,我的嘴角悄悄上揚著。

    「想不到班長畫畫蠻厲害的,雖然只是塗鴉。」「喝!嚇死人……折原,你會找我聊天還真少見。」我們學校的人怎麼走路都不出聲的……話說近距離看臨也真是件幸福的事欸,他的笑容好妖魅、好帥喔──

    「還好啦!不過班長的塗鴉還真好玩呢,這隻到底是天使還是惡魔呢?」我在課本上畫的是天X他們,分別是冏圖案的香菇、有著天使翅膀和惡魔角的小男生、一朵戴著太陽眼鏡的向日葵、一隻看起來很欠扁戴眼鏡的兔子、看起來像不倒翁形狀的企鵝,而臨也指的正是那個小男生的圖。

    「他啊,是個有天使笑容惡魔心腸的傢伙。」是啊……Boss他的確是這樣的人,明明長的帥又常笑容滿面,卻偏偏有著抖S的性格,這到底算什麼!

    「喔──妳說的好像真的有這個人呢。」他露出有點感興趣的笑容,「他就真的存在啊,是我蠻尊敬的朋友呢。」我笑著,總覺得又有些懷念穿越前的生活……

    並不是能跟動漫人物同校同班感到不高興,而是偶而會想念自己在原本世界的朋友們,明明……有那麼意氣相投的朋友,難道在這個世界……我真的不能再認識他們一次嗎?

    「班長妳真的很有趣呢。」「啥?」不解。他怎麼突然說這種讓我感到驚恐的話!不要這樣臨也君我會怕!

    他笑著,讓我覺得有點不舒服,臨也的笑容是很有魅力沒錯,但如果你是像我這樣直接看就不會,臨也現在的笑容讓我有種雞皮疙瘩掉滿地的感覺。

    「雖然平常看起來很冷淡,對朋友卻很溫柔,有的時候會露出一些很悲傷卻又很開心的表情……」欸?雖然我的確對於陌生人不會給什麼好臉色,但你們都是我摯愛的動漫人物我拿敢擺臉色給你們看!我是不覺得我對朋友有很溫柔啦……畢竟這種話自己講給人有種自戀的Fu欸。

    「喔……是這樣嗎?我在平常表情這麼豐富喔?」「也不是豐富啦,就是……覺得班長妳隔著一道牆在看人的感覺。」隔著一道牆看人?難道我到現在還是用在看漫畫動畫的角度在認識他們嗎?

    「什麼意思?」我皺起眉,但他只是笑笑,「沒什麼──」「臨──也──君!」靜雄舉著飲料販賣機衝過來了啊!「我先閃囉!小靜──」他開始跟靜雄玩起傳說中的你追我跑。

    你們這對靜臨也太好笑了吧!讓人哭笑不得欸你們!

    「我想想……星期四是網球社,五是籃球的話,剩下的是什麼?」目前為止我只去過兩個社團,不知道今天是什麼社團,我希望是足球社!我想早點去看照美!

    「雀,妳在說什麼?」「啊啊啊!黑子你不要突然跑出來嚇人啊!」我現在可以體會火神的感受……人嚇人是會嚇死人的,更何況是黑子這樣三不五時就嚇一下。

    「就跑腿的社團啊,是說跑腿有時候還拿的到錢真好!」有些學長會非常好心的給小費呢!「今天是什麼社團呢?」「喔喔!謝謝你問我,但我也不知。」好像一瞬間看到黑子無言的表情。

    「黑子……」「嗯?」「就是那個啊……全國大賽……」「還很久。」其實我是想問怎麼比,我們學校一個社團好多部喔,這樣要怎麼比全國賽啊我說。

    「不,那個……我們學校分部的意義到底是啥?」「妳不知道嗎?還真是無知呢。」「我無知真是對不起你啊!」我知道我現在表情一定很扭曲,「我們學校由於人數過多才決定要拆分部,全國大賽是把我們學校跟其他學校打散進行。」也就是說我還是看的到影籃裡面的對戰就是了……這是我最想知道的重點。

    「原來如此。」我瞬間感覺鬆了口氣,等等,這不就代表國中他們在帝光發生的是全都轉成小學!這也太灑狗血了吧!國小就經歷這樣的風雨沒問題嗎?

    「黑子……你跟奇蹟他們是在國小就認識的?」「奇蹟……妳指的是誰?」欸欸欸!難道他們小學還沒得到奇蹟的稱號嗎!揪豆媽得,小學沒有運動社團吧?沒有也是理所當然的……

    「沒有啦!黑子你跟黃瀨他們很熟嗎?」白癡啊!我幹麻這樣問啊!「嗯?我們只是同校,並沒有同班。」「那為什麼黑子你跟黃瀨一副要好的樣子?」難道是黃瀨對黑子一見鍾情!雖然我不反對黃黑但我比較喜歡青黃!不過如果是黑黃的話就勉強接受我在說什麼啊我!

    「有嗎?那只是黃瀨君擅自黏過來而已。」黑子講話還真是一針見血,不過這也是事實啊。

    「對了,我們今天好像要比練習賽呢。」練習賽!我突然變的非常有精神!聽到這個我整個人都活起來了!「真的?」「嗯,是隨機的比賽。」什麼啊……我聽不懂,「隨機的?」「每個分部隨機抽五個五個組隊練習。」「這樣……默契不能培養吧?」「這是學校傳統。」這叫哪們子傳統?我從沒聽說哪間正常學校會有這種詭異的傳統,不對!光是學校社團會有分部就很奇怪了有詭異的傳統也是正常的,這哪叫正常?我覺得我快被洗腦了。

    仔細想想……除了家教裡面的人之外,其他人好像都變年輕了一點……也不能這樣講,就是感覺青澀一點吧?他們都還只是剛從國小畢業的小鬼能高到哪去呢?真要形容的話,大概就是比我所知道的身高還要矮一點眼睛大一點臉圓了一點點這樣。

    反正簡而易言之,就是比原本的樣子還要呆一點,我這樣講會被粉絲揍?那換個說法,就是外表縮水一點。

    我現在才發現也太慢了吧……我真的是……

    「皇雀同學……」我眨眨不知神遊到哪去的視線,「什麼事,老師?」「真是,上課給我專心點。」你能想像嗎?死神裡面的薩爾阿波羅是我的自然老師欸!就是那個粉色頭髮戴白色眼鏡看起來雖然很美但其實是個變態的傢伙。

    我現在已經不想在大呼小叫了,你知道,久而久之看見他們是非常正常的事,熱情也會被削減不少,不過無可否認還是有些小動作會讓人覺得萌。

    像是現在,赤司撐著下巴一邊寫筆記的樣子非常的優雅,而黑子也是撐著下巴但他是在睡覺,我想是練習太累了,正臣把課本立在桌上不知道在幹麻露出一顆深黃色的腦袋,我後面的高杉正呼呼大睡,但也沒有被老師噹。

    我相信我們班會認真上課的人絕對不多。

    但考試出來一百分的多到嚇死人。

    你說,這班夠不夠BT?

    ---我乃分隔線桑是也---

    各位各位我好久沒來更新了(你也知道啊

    我知道我廢話很多但還請各位耐心聽完

    我是慢更,而且不是普通的慢

    或許等到以後會變快也不一定,但仍然是未知數

    我很感謝那些知道我是慢更但仍然按下收藏的大大們

    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還有我超愛監獄兔的基廉大哥!(根本沒關係啊喂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