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觀察神子的日子 第十三章 難得的美人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第十三章    難得的美人

    「陽月,快跑!」昏昏沉沉中,有個人拉著陽月穿梭在森林中,他背對著陽月,使的陽月看不清楚是誰,但他的聲音很耳熟,是……

    「他們在那!快追上去。」

    「別跑!」他們的身後,一群人正緊迫盯人追著他們。

    「神子?」陽月遲疑的問著,好奇怪,他們為什麼要追著他們不放?他又為什麼會在這裡?

    「陽月,抱歉。」范克萊德回頭望向陽月,臉上一副悲痛欲絕的表情,讓陽月愣住了。

    「為什麼要抱歉?」陽月迷迷糊糊問,感覺腦袋很混亂,沒辦法認真思考事情。

    「我……不是……」范克萊德的話消散在空氣中,拉著陽月的手也不知何時放開了,濃霧升起,范克萊德的身影消失在濃霧裡。

    「等等!」陽月想追上去,但雙腳沉重的彷彿黏在地上般,動彈不得。

    身後的追兵何時消失了?森林安靜地彷彿只有他一樣,他明明是在光明神殿睡覺的,到底……

    「小月兒,我給過你機會,你為什麼還要……抱歉了。」聖德基尼的聲音從背後響起,語氣是如此冰冷。

    陽月迅速轉身一看,聖徳基尼口中詠唱著:「向炎之精靈祈願,請用火之力為我清除眼前的障礙,火箭!」

    話一落,無數隻箭矢形狀的火焰紛紛對準了陽月,完全不給他解釋的機會,「去!」一聲令下,火箭帶著熾熱的溫度朝陽月而來。

    陽月聽見了因害怕而瘋狂跳動的心跳聲,撲通、撲通,第一次強烈的感覺到,會死!

    遵從活命的本能,陽月狼狽的轉身逃跑,他不能死,大姐、家人都還在等他回去,怎麼能死在這裡!

    然而,陽月所踏的地區已不是森林,在他的面前是深不見底的懸崖,漆黑的似乎要吞噬了他一樣。

    聖徳基尼的火箭來勢洶洶,根本沒給陽月思考的時間,也沒有機會,他的腳踩空了,匆匆一眼看到了聖徳基尼驚愕的神情,下一秒,陽月墜落了。

    「不!」這是誰的吶喊?

    「小月!快醒醒。」伊莎貝拉的聲音伴隨著一陣搖晃,把沉睡中的陽月叫醒了。

    「嗯?我在哪?」剛醒來的陽月迷迷糊糊,他好似做了什麼不好的夢,讓人不想去回想。

    「我聽到你在呻吟,好像很痛苦,是做惡夢嗎?」伊莎貝拉擔心問著。

    「我覺得頭好沉,不太舒服。」從密道回來,陽月腦海奡坐坐ㄔh的陰影,耳邊依舊傳來鐵鏈鞭打時扯下皮肉的聲音,噁心的讓人想吐。

    「不舒服?我去請牧師來幫你看看。」

    「不!讓我休息一下就好。」他現在不想看到那些神職人員。

    「好吧,我幫你請假,今天就好好休息吧。」伊莎貝拉溫柔地撫摸陽月的額頭。

    很快的,陽月又再次睡著,這次他沒有再夢見什麼。

    不知道過了多久,庭院外傳來了聲音,把陽月從沉睡中吵醒,其中還提到了他的名字。

    他睡了多久?

    轉頭望向窗外,從太陽的位子來看,已經是下午約二點左右。

    陽月緩緩地坐起來,睡眼惺忪地打了個哈欠,睡飽了,精神也好了,只是想起昨天的事,他還是會覺得不舒服。

    早知道就不要那麼好奇了,『該死的好奇心』,陽月自我唾棄。

    「啊!醒了,還有不舒服嗎?」伊莎貝拉推門進來,她沒想到陽月已經醒了,被嚇了一跳。

    「嗯,好多了。」

    「那就好,小月你都不知道,帆願跟聖徳基尼一聽到你生病了,緊張的跟什麼一樣,居然還想衝進侍女的院子來。」伊莎貝拉半抱怨半好笑的說。

    光是聽到聖徳基尼的名字,就讓他有種不舒服的感覺,而且,早晨那場夢,好像就跟聖徳基尼有關,可惜因為伊莎貝拉忽然叫醒他,害得他想不起做了什麼夢。

    「唉∼」陽月不由嘆了口氣。

    但這口氣卻讓伊莎貝拉誤以為陽月是煩惱帆願跟聖徳基尼兩人,笑道:「怎麼?在煩惱兩人誰比較好啊?」

    「什、什麼,誰煩惱他們了,再說,我可是男……」最後一個字,陽月硬生生咽下去。

    「男?」

    「咳咳,難得的美人,怎麼能被他們綁住呢!」陽月為自己的辯護感到羞恥,可惡!為什麼他非得自稱美人呢!

    「喔!也是。」伊莎貝拉認同的點頭。

    「……」好歹也反駁他一下嘛!

    這時,咕嚕、咕嚕肚子餓的聲音,在兩人間響起,令陽月不由臉紅了,睡了一整天,肚子餓也是正常的,偏偏叫得那麼響亮。

    「啊!抱歉,忘了你還沒吃飯,我去幫你拿飯。」

    「貝拉等等,不用麻煩了,去餐廳吃就好。」睡飽的陽月精神飽滿,不想賴在床上,而且讓伊莎貝拉為他服務,很不好意思。

    「好吧。」

    出了門,外面兩個傻缺的堵在門口,看起來就像門神。

    「陽月!」

    「小月兒!」互瞪眼的兩個人見陽月走出來,爭先恐後的在陽月面前刷存在感。

    「混蛋,別那樣叫陽月!」帆願忌妒又生氣說,他也想叫陽月小月兒,但在聖德基尼之後叫,感覺像是模仿他似的。

    陽月跟伊莎貝拉直接無視這兩人,朝餐廳走去。

    「小月兒,你要去哪?別拋下我。」聖徳基尼才不管帆願生氣,緊跟在陽月身旁。

    「別靠陽月那麼近。」帆願不甘示弱地擠進聖徳基尼跟陽月中間。

    陽月果斷跟伊莎貝拉換位子,雖然有點對不起伊莎貝拉,但他受夠這兩個人。

    伊莎貝拉倒是無所謂,反而看到有人為陽月爭風吃醋很開心。

    一群人吵吵鬧鬧的來到了餐廳,還好現在不是吃飯時間,餐廳人不多,否則想這樣吵鬧,很快就會被人趕出去。

    陽月真的是餓壞了,拿了食物,找位子坐下,也不管互相敵視的兩個傻缺,大快朵頤吃了起來。

    聖徳基尼擠下帆願,搶到了陽月右邊的位子,側身看著陽月吃的腮頰鼓起來,像極了表妹家養的花栗鼠,貪吃又可愛。

    除了陽月,其他人早已吃過飯,紛紛坐在他四周看他吃東西,伊莎貝拉坐對面,聖徳基尼坐右邊,帆願在左邊,看得陽月渾身不對勁。

    「你們別圍著我。」陽月受不了抱怨著。

    「對!沒錯,你們沒事就別圍著小月兒。」聖徳基尼認同點頭,一起出聲,頓時,所有人瞪著他看。

    「你才是那個該離開的人。」帆願比聖徳基尼早認識陽月,所以他覺得聖徳基尼是外人,全然不知,在他說出陽月是他的女人時,在陽月心中,他跟聖徳基尼半斤八兩。

    「嘖嘖,我有事跟陽月說。」聖徳基尼露出了勝利的表情。

    「蛤?」眾人再次同時望向他,連陽月也一樣,他不記得跟聖徳基尼有什麼事,真要說的話,印象最深刻的只有密道裡那殘忍的行刑。

    「小月兒你怎麼能忘了,昨天不是跟問我米邱米滋城的位子嗎!我幫你找了地圖來。」聖徳基尼說著,就把早已準備好的地圖拿出來。

    「咦!小月想去米邱米滋城。」伊莎貝拉驚訝的說。

    「嗯。」陽月點頭,聖德基尼這一說,他才想起行刑前討論的事,至始至他終的目標只有一個,找到濢昱,讓她把他送回家!

    「米邱米滋城也被稱作魔法城市,在距今三百年前,魔法師快滅絕的時代,精靈王不忍魔法從世上消失,親自教導了一批魔法師,並讓他們來到米邱米滋城,無私的把魔法教授給更多人。

    為了讓魔法師們有更好的環境能教育學生,貴族們合資蓋了魔法學院,從那之後,米邱米滋城就成了魔法的天下,教宗在那裡基本上沒什麼發言權。」帆願神情顯得古怪。

    其中最大部份是教宗,在璟華大陸上,教宗擁有與國王同等的地位,但是,在米邱米滋城,地位比魔法師還不如。

    「不錯,你很瞭解嘛!我就是從魔法學院畢業的。小月兒要找的書,在學院的圖書館能找到,非魔法師身分不得將書帶出,只能在圖書館裡閱讀。」聖徳基尼感到非常自豪。

    「書?要找什麼書,我或許知道。」帆願也想在陽月面前展現自己的能耐。

    「關於魔法陣的書。」

    除了已經知道的聖徳基尼,伊莎貝拉則一臉茫然,反觀帆願的表情非常戲劇性,先是驚訝、錯愕,然後沮喪不已。

    「魔法陣是什麼?跟魔法一樣嗎?」學了幾天的魔法,伊莎貝拉對和魔法有關的事物感到好奇。

    「不,那是不一樣的東西,魔法陣更為神秘,除了濢昱,目前沒有人能搞懂。」

    「喔!我知道了,小月感受不到元素存在,借助魔法陣說不定就能使用魔法了!」伊莎貝拉開心的點頭。

    「咦!我怎麼沒想到!魔法陣跟感應元素無關。」伊莎貝拉一句話,開啟了陽月新的道路。

    「什麼!小月兒沒辦法感應元素。」聖德基尼是第一次知道這事。

    激烈討論的一群人,完全沒發現帆願神情失落,完全插不進話題,令他感到落寞,他也想幫助陽月的。

    「小月兒要去米邱米滋城的話,可以去幻雲城搭船過去,比較快但費用卻相對的昂貴。另一個方式是通過可雅村一路西行,過了惡魔谷和雪雲山就到了米邱米滋城。」聖德基尼在地圖上已經幫陽月標記好了。

    「嗯嗯,原來如此。」陽月歸心似箭,想要快點找到濢昱,目前最理想的方法是搭船,費用方面,只要完成那兩隊人馬的要求,就能拿到一筆錢。

    「小月你什麼時候要去?還會……回來嗎?」伊莎貝拉不安問,光明神殿不可能給陽月放長假,除非辭去侍女。

    「一個月後。」是了,撇去其他事不說,跟教主約定了一個月時間,到那時,任務沒完成也必須離開。

    至於會不會回來,他無法給伊莎貝拉答案,但是,他會想念他們的。

    「那麼急!」眾人一時間,依依不捨地看向陽月。

    「小月兒不用怕,我會陪你去的。」聖德基尼露出了燦爛的微笑,刺痛了帆願的眼。

    帆願忽然站了起來,不發一語離開餐廳,他無法離開首都,也不能離開……有太多責任壓在他身上。

    帆願、帆願,他只想要做一個平凡的人,僅僅這個願望,卻永遠也不可能實現。

    「啊……」陽月沒想到帆願的反應會那麼大,不就是去米邱米滋城嗎。

    帆願的離去,讓氣氛凝重了,也讓陽月強烈的意識到,離開是如此的沉重。

    這頓飯吃的陽月食之無味,直到他們回到了侍女院子,看到了蹲在門口縮成一團的麗娜,才稍微好些。

    「麗娜,你怎麼在這裡?」

    「月姐姐。」麗娜抬起頭,臉頰竟掛著兩條淚痕。

    在陽月面前,麗娜總是笑得開懷,何曾見過她哭的那麼傷心,陽月一時愣了。

    「是誰欺負你,告訴月姐姐,我幫你欺負回去!」

    麗娜哇的一聲,緊緊抱住陽月,哭喊道:「麗娜被人領養了!」

    「蛤?」

    》106、11、15《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